首页 滛母狌戏 下章
第58章 愿意尝试
 又是在那个半废弃一个公园里,在那个隐密的游乐建筑之中,有着避难用的地下室,空间不大,有如四个教室般大小,这个地下室,除了一些人知道外,没有人发现,它被一道铁门锁上,门附近又杂草丛生,因此不容易被发现。

 不过,却成了一个特殊嗜好的人聚集的地方。平时这里是没有人的,但是每当有特殊聚会的时候,这里就充和变态的气息。今天就是有特殊聚会的时候,很多小孩和一些成年妇女聚集在了这里。

 每一个成年妇女都乖乖的下了自己的所有衣服,戴上了贞带,并且主动的把钥匙统一放到了一个箱子里。

 这里要进行的是换母亲的游戏,不过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换了,所以很多小孩被换出去的不是自己的母亲。在仪式开始之前,按照规定是有一个简单的告别。

 此时每一个母亲都在和自己以前的主人告别,不过其中一个妇女最显眼的跪在林有直的面前,泪面的对自己以前的主人说:“主人,你真的不想要我了么?

 我离开了你以后不知道要怎么生存呀。我求求你了,不要把我换出去好么?我要跟着你一辈子,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会顺从你的。我求求你了。”

 “你真他妈的罗嗦,我不是已经说过了么?我已经玩腻了你了,我还想尝尝别的新鲜的,你还说过要永远听我的话,怎么现在就不听了?”林有直一脸怒气的说道。

 “我只是舍不得…”“你给我闭嘴,还敢顶嘴?”“是的,听主人的话”那个妇女哭哭啼啼的说出了这个句话。

 从她的表情可以看出她的内心有多么的痛苦。这个妇女就是张凯义的亲生母亲方芳芳,而此时的换仪式上恰巧张凯义也来参加了。

 这一切张凯义全看在了眼里,张凯义很清楚自己的母亲对林有直的眷恋,也知道自己的母亲被林有直调教成了什么样子,他不又回忆起了上次在动物园中自己的母亲在众目睽睽下被狗干的样子,当时他的母亲脸上的各种各样参杂在一起的表情让他一直难忘,那是对狗茎的渴望,对暴的向往以及在自己儿子面前的羞涩…

 正当张凯义回忆的时候,主持仪式的国光宣布的换仪式的开始,不一会儿就念道了张凯义的名字。张凯义马上停止了回忆,慢慢的走到了号码箱的从里面拿出了一个乒乓球,按照习惯,他自己并没有现看号码。

 而是把有号码的一面先对准了大家。他感到很惊讶的是没有听到大家的鼓掌表示祝贺的声音,而是大家一脸的困惑。他感到事情的不对,迅速把乒乓球旋转180度,此时他自己也震惊了,因为他清楚的看到了他到了7号,而这个号码对应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母亲方芳芳。

 此时,他不望了自己的母亲一眼,心里骂了一句:该死的,居然还在那里闭着眼睛祷告,居然没有看到我到的是你!

 他拿着这个号码迟疑了一下,尴尬的想把乒乓球放回箱子重新取,正当他要这么做的时候,只听国光大喊一声:“慢!”“凯义,你是知道我们的规则的,到号码后是不允许更换的,除非到的是自己带来换的那个女人!”

 “我知道,可是…”“没有什么可是,既然我们玩这个游戏就要按照游戏的规则玩,你说是不是?我首先为了表示祝贺你取到了方芳芳这个美丽可爱的女人向你表示祝贺!

 “说完,国光鼓起掌来。在国光的带动下,大家也都鼓起掌来,此时方芳芳才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按照规定此时她是没有发言权的,她只是感觉到自己恍恍惚惚的。

 后来她记不清了自己是怎么穿上的衣服,记不清自己是怎么离开的那间房子,记不清是怎么跟着自己的儿子回的家。她只记得林有直一脸坏笑的对她说了一句:“要听新主人的话!

 “她只是下意识的回答了一句”是。”“妈,我们回来了,你在那里想什么呢,你说我怎么把你给到了,这事情怎么办?”张凯义气急败坏的说。

 他这次去参加换大会,本想换一个更优秀更适合自己口味的女人回来,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是这样子的结果。方芳芳仔细的想了一下,慢慢的光了自己的衣服。

 除了那件她无法打开的贞带,低下头慢慢的走到张凯义的身前,更让张凯义没有想到的是,他的母亲居然跪在了自己的面前。他清晰的听到了自己母亲的话:“主人,请你调教你的玩具吧!”“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呀,你是我的母亲呀!”“不,凯义,既然我们参加了这个游戏,就要遵照游戏的规则,而且你不知道,妈妈一直在内心深处想当你的玩具。”

 “什么?”“是的,自从上次我被有直强行借给你玩后,我就一直幻想着能和你在来一次这样的事情,原来虽然每次我和牛都能带来高,但是从来没有过那天那样子的高

 是的,主人这都是真的,请你收下我吧,我会乖乖的,我会成为你的优秀的玩具的!请你来调教我吧!”“妈…”“不要叫我妈妈,我是你的玩具,请主人叫我母狗,人或者直接称呼玩具都可以。求主人不要抛弃我好么?”说完后,方芳芳深情的望着张凯义。

 望着自己母亲那双哭无泪的眼睛,张凯义终于恨下了心,决定按照规则继续这个游戏!其实在张凯义的心底,也是有着对自己母亲的调教的冲动的,只是碍于理念才没有这么做,不然上次在动物园怎么会只玩自己的母亲一天呀!

 “芳,你给我过来!”“哦?”方芳芳迟疑了一下,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会这么快就接受了自己。

 “你听见没有,真不知道有直是怎么调教你的,这么烂,要想做我的玩具就要努力了!”“哦,主人对不起,我刚才有些走神没有注意到您的命令,我以后一定会努力的!”方芳芳说完,慢慢的走到了张凯义的面前。

 ***“妈,既然你选择了做我的玩具这条路,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吧!”“主人,请不要叫我‘妈’。我只是您的玩…”

 “闭嘴,还敢顶嘴,你不觉得叫你‘妈’更刺么?更有意思么?回答我,我的奴隶!”“主人,既然主人喜欢,我没有什么意见,我要听主人的话,做一个乖乖的主人的玩具。”

 “恩,这还差不多。你跟我来”方芳芳顺从的跟着张凯义来到了地下室,在这里她清楚的看到了她的儿子主人的嗜好,地上堆了各种各样的sm类型杂志,很多的封面上印有女人和动物配的图片,还有一些上印有女人戴着各种各样的刑具受刑的图片。

 当方芳芳抬起头来的时候,差点晕过去。因为她清楚的看到了这个地下室与其说是一个地下室,不如说是一个地牢。

 天花板上吊有两个巨大的铁环。铁环的下面是一个木质的十字架。十字架的旁边放各种各样的刑具,有枷锁、口球、脚镣等等。“妈,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呀!”“快什么?”方芳芳不知所措的回答。

 “真笨,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蒜?要你衣服呀!”“啊,这就要衣服了!这也太突然了呀!”方芳芳心里想,不过,动作上还是乖乖的把衣服的只剩下一件贞带。

 “把你的衣服给我。”张凯义命令到。方芳芳很识趣的把衣服交给了自己的儿子,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儿子居然拿出了打火机,在地下室中点燃了她的衣服。她张嘴想说话,但是看到儿子的严厉的目光的时候,她选择了沉默。

 “好了,以后你就呆在这里吧,没有我的命令你是不能够出去的。”“是的,我的主人,我会很乖的,谢谢主人对我的调教。”张凯义听了以后,没有说话。

 而是拿出了绳子把方芳芳捆在了十字架上,不过,并没有把她的两条腿捆上,而是命令方芳芳把腿叉开,之后,张凯义从手里拿出把钥匙…就是那把唯一的开启方芳芳贞带的钥匙。他打开了方芳芳的贞带,用手指轻轻的抚摸方芳芳那个已经没有的女象征…

 道,频率由慢到快的抚摸。方芳芳渐渐脸红了起来,气越来越,正当她准备享受高的时候,却听到了一句:“你的这个地方已经被牛狗等畜生玩过了,我对你的这里已经不感兴趣了。”这句话好像一盆冷水,把方芳芳的高的快洗刷的干干净净。

 她诧异的望着自己的儿子,没想到张凯义拿来一个特殊的假具,那个具上面带有螺纹,而且异常的壮。张凯义慢慢的旋转着把那个进了方芳芳的道中,方芳芳以前和牛过,所以她的道口异常的宽大。

 但是她此时在被入的过程中还是由于疼而忍不住的叫出声音来。那个具真是太壮了,随着那个具的全部进入,张凯义擦了一下子额头上的汗水,兴奋的表情好像完成了一件及其重要的任务的似的。

 张凯义对方芳芳说道,又好像是自言自语的嘟囔“终于把你的这个让我讨厌的给堵上了,以后你的这里就永远这么堵着好了。”

 “你这个人,幸亏后面的那个还没有用过。不然,换你回来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了!我要试试前几天刚刚从网上看到的门调教,正好你的这个处女门就是调教品了!”

 “你喜欢么?妈妈。”“只要主人喜欢,我愿意尝试,我会劲力做到最好的。”方芳芳说完,给了张凯义一个及其的笑容。  m.SIrEnXs.cOm
上章 滛母狌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