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母狌戏 下章
第53章 淑蕙在狌爱中
 ***天亮了,淑蕙妈妈在充汗酸味的上醒来,眼睛,看着时钟。“七点了,要起来早餐才行。”淑蕙妈妈全的起来,毫无遮掩,坦的走到厨房,准备好早餐后,走到国光的房间前面,敲了门。

 “国光,起来吃饭了。”在淑蕙妈妈的叫唤下,国光懒懒散散的起,一脸惺忪的开门。淑蕙妈妈笑了笑说:“吃饭了喔。”国光抓抓圆滚滚的肚子走到厨房,吃了淑蕙妈妈准备的早餐。淑蕙妈妈红着脸说:“那个…今天还要吗?”

 “废话。”听到国光的回答,淑蕙拿起在旁边的地下有盘的塑脂具,将盘黏在桌上,看起来好像桌子多了一具般,淑蕙妈妈爬到桌上去,在国光面前,慢慢的蹲下。

 淑蕙妈妈调整了自己的姿势,用手把具头对着自己的下体。淑蕙妈妈红着只脸,对国光说:“要进去了…”国光:“快进去啦。”淑蕙妈妈:“好…请看仔细…”

 淑蕙妈妈慢慢的蹲了下去,下体把那塑脂具整个了进去。淑蕙妈妈有点害羞的,对着小自己十多岁的国光说:“请…请看。”

 淑蕙妈妈身体向后仰,只手在后面撑住自己的体重,对着国光,张开只腿,那被塑胶具侵犯的下体,在国光面前。国光嘲笑说:“看起来好像被桌子干喔。”

 淑蕙妈妈:“是…是你要我这样子的…”国光听了,便说:“当然,你自己要参加这种换妈妈干的游戏的,我当然要好好的玩啊。”

 淑蕙妈妈听了,想了想(对啊,还有廿三天左右,我都是国光的玩具。)国光吃完早餐,淑蕙妈妈才得以从桌子上下来,收拾餐盘。

 淑蕙妈妈(昨天让我跟一些小孩子发生关系,今天会怎么玩我呢?)淑蕙妈妈既期待又害怕的靠近正在看电视的国光。国光:“坐在我旁边。”淑蕙妈妈:“好…”国光:“今天第八天了喔?”淑蕙妈妈点点头:“是啊。”

 国光:“明天会有一次聚会,到时候换妈妈干的人全部都会回到公园里的地下室去,应该会有不少人把别人妈妈到手吧。”

 淑蕙妈妈歪着头说:“这我就不知道了。”国光的手穿过淑蕙妈妈的腋下,温柔的抚摸淑蕙妈妈的房,一手绕道下体,抚摸着刚刚被开通的女,淑蕙妈妈毫无抵抗,任由一个小孩在她身上脚。

 淑蕙妈妈感觉到,国光的手进入体内抠挖着,本能的产生快,不过,这不是她想要的。淑蕙妈妈:“啊!?”淑蕙被国光推倒在沙发上,看到国光正在衣服,淑蕙也做好要爱的心理准备。国光:“还看啊,先把你的八准备,腿张开一点。”

 国光理所当然的对淑蕙下命令,淑蕙妈妈听了,确有种莫名的兴奋。淑蕙妈妈(我被一个孩子命令要张开腿,给他干…)淑蕙妈妈红着脸,腿也在国光面前,慢慢的敞开。

 此时国光看到淑蕙妈妈的模样,嘴角小幅度的上扬。淑蕙妈妈:“怎么了?”国光:“没什么啦,你的八准备好了吗?”“耶?”淑蕙妈妈迟疑了一下。国光不耐烦的再问一次说:“我问你的八准备好没有啦?”淑蕙妈妈听了。

 似乎更加的兴奋,回答说:“好了…我准备好了。”国光起的具,着淑蕙的道说:“喂,你不会说”请干我:“吗?还不快说”淑蕙妈妈:“请…请你干我。”

 淑蕙妈妈似乎开始喜欢国光所下的命令,并给予回应,国光将入淑蕙妈妈的下体时,便停下了动作,趴在淑蕙妈妈的身上,一边允着淑蕙的房,一边想着(这女人真的很喜欢被人家命令,嘿嘿嘿嘿,说不定可以把这女人到手,嘿嘿。)国光爬了起来,对淑蕙妈妈说:“今天我要你一点,听到了没有。”

 淑蕙妈妈:“?怎么个法?”国光:“你好笨喔,就是什么都往的地方想,做的事和的话啊。”国光具,一副老大的样子坐在沙发上说:“我的机。”淑蕙妈妈:“耶?”

 国光不悦的说:“不要让我说第二次。”淑蕙妈妈下了沙发,靠近国光的跨下,慢慢的把头深入国光的大腿间。

 虽然脸上显出不情愿,却还是听从国光弟弟的话,把嘴巴靠近国光的具,伸出舌头,了一下。淑蕙妈妈的味觉和嗅觉,告诉了淑蕙妈妈,这具上,都是自己的气味。

 “嗯。”淑蕙妈妈含入沾了自己爱具,并开始口,嘴巴两侧因为允的关系,呈现凹下去的状态。

 国光看着淑蕙妈妈的模样,不免笑了一下,具传来了淑蕙妈妈嘴巴的黏腻触感,使的国光更加的确定淑蕙的爱倾向。(怎么越来越小了?)淑蕙感觉到,嘴里的具开始变小,便死命的它,却还是继续缩小。

 淑蕙妈妈吐出具,问国光说:“怎么了,我得不好吗?”国光:“还好啦,没有你的八好而已啦。”被这样说,淑蕙妈妈感觉到有许些的不悦:“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可是很专心的耶。”

 国光:“我说是这样就是这样,啰唆什么?”国光大声的骂淑蕙,让淑蕙吓了一跳。国光:“还待着干什么?我想要了。”淑蕙气着说:“去厕所啊。”国光:“不会喝下去啊。”淑蕙:“啊?”淑蕙不怀疑国光说的话。

 国光又再次的说:“我要你喝下去,”淑蕙(这孩子,什么时候这么霸道了,难道…他已经知道我的兴趣了?)淑蕙妈妈不下汗来,因为国光所下的命令,都让她心里小鹿撞的,非常喜欢被这样对待。淑蕙妈妈赤红着脸说:“不要吧,反正还可以去厕所。”

 国光:“没听到我命令你做吗?”淑蕙妈妈听了,下体已经分泌出爱出来“是。”淑蕙妈妈小声的说完后,慢慢的再次含入具。国光摸摸淑蕙妈妈的头发说:“好乖,我要了。”

 不久,淑蕙感觉到一股热热的体,从嘴里洒出来,又浓又臭的味到,马上冲上鼻腔。淑蕙心想(要…要喝下去,)淑蕙开始下国光的,咕噜咕噜的声音,连国光都听的见。淑蕙喝完后,嘴巴很快的离开国光的具,害怕的问到:“你…你怎么知道,我对命令…有反应的…”

 国光:“干你干几天可不是干假的。”国光站了起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并说:“刷牙漱口一下,等一下到我房间来让我干。”淑蕙妈妈坐在地上:“要我…去刷牙漱口。然后在去给他干…”

 淑蕙妈妈像是着了魔一般,到厕所去刷牙。(好热。)淑蕙妈妈感觉到自己的望开始爆发,下体开始感觉到酥麻,心里也有种难以言喻的快。淑蕙心想(我参加过三、四次让小孩子随意蹂自己的游戏了。

 才第一次参加换母的游戏了,难道就可以找到知道我望的小孩子吗?)淑蕙摸着不断冒出爱的下体,看着手上的爱,心里想(如果他命令我要我当他的奴隶的话…或许我会答应了吧。)想到这里,淑蕙感觉到一股热又从下体出,通往国光房间的地板上,每隔几步,就有一滴水。淑蕙敲着门说:“我进来了。”国光:“进来。”

 淑蕙妈妈开了门,看到国光光着身体,躺在上。国光:“你的八准备好了没。”淑蕙妈妈害羞的说:“好…好了。”对着一个十五岁的孩童,淑蕙对着他表示自己的器官已经有所准备,这让淑蕙感觉有点怪异,却又有种兴奋。国光:“过来我看看。”

 淑蕙听从国光的话,走到旁边,国光转头看了一下,漉漉的下体,显示出住淑蕙妈妈身体的热度。国光:“哇靠,怎么成这样啊?欠干吗?”淑蕙妈妈连忙说:“没…没有。只是…正常反应啦…啊!?”

 淑蕙妈妈还没说完,国光狠狠的入三手指进去。国光:“明明就是欠干,里面都是的水,还狡辩,我要你说说,你是不是欠干。”

 淑蕙妈妈又听到国光命令的话语,心里想(又是要命令我吗?我…我快不行了,)看到淑蕙妈妈的眼睛已经朦胧起来,手指又传来动的感觉,国光更可以确定,眼前这个成女人的嗜好了,淑蕙:“我…我就是欠干…所以…”

 国光:“哈哈哈,真是溅啊,想不想被我干啊。”国光翘着自己的具,对淑蕙妈妈说:“要就上来,自己动。”淑蕙妈妈:“嗯!?…”淑蕙妈妈听了。

 身体一缩,就站在国光面前,高了起来,国光爱到国光的手肘,当然,也让国光看到淑蕙的痴态。国光看了,说:“看来你是喜欢被别人念才会的。”国光出手指,淑蕙妈妈随即瘫坐在地上。

 淑蕙妈妈:“没…没错…我就是这种女人…”或许还在高期间,淑蕙妈妈的话显的大胆和直接。

 国光摸摸淑蕙妈妈的脸颊说:“在我的身边,我可以一直命令你作丢脸的事情,也会用脏话骂你,怎样啊?”淑蕙妈妈感觉到,脸颊上的手,传来了极大的望,也传来几乎要把她给撕裂般的快。淑蕙妈妈:“不…玩玩…就好了。”

 淑蕙妈妈的回答,让国光有点不高兴。“这样啊。”国光随即陷入沉思,似乎在想要如何将淑蕙妈妈到手。

 淑蕙妈妈看着沉思的国光,心里有些期待着(快…如果你说出…要我当你的奴隶的话…我就…)淑蕙看到国光又再次的注视自己的脸,淑蕙也表现出屈服、的模样,看着国光。国光指着自己的具说:“你先上来,自己动。”淑蕙妈妈:“好。”

 淑蕙妈妈张开只腿,慢慢的将自己的器,靠近国光的具,在极具润的状态下,国光的具很顺利的进入淑蕙妈妈的体内,由淑蕙自己主动的摆动部,淑蕙在爱中,一直以期待的妇模样。  M.SiREnXS.CoM
上章 滛母狌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