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母狌戏 下章
第50章 被人命令
 小小的具对准了淑蕙妈妈的脸。淑蕙:“不…不要…”国光的小茎,开始出了,直接向淑蕙妈妈的脸,国光刻意的扭动身体,淑蕙妈妈的眼睛、鼻子、耳朵、嘴巴和头发,通通沾染上了国光的顺着颈部留下,身躯很快的充味。国光:“好。”

 国光完后,用手抖了自己的具,剩余的残,打在淑蕙妈妈的眉间。国光:“好了,快去洗吧,我要出去一下,晚上会回来。”国光说完,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淑蕙妈妈浑身,坐在地上休息着,国光:“对了,淑蕙。”

 淑蕙妈妈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国光。国光:“我不在家的时候,你要把玩具乖乖的进去玩,等我回来。”淑蕙妈妈听了。

 点了点头,国光关上门,随即出门去玩了,休息了廿分钟,淑蕙妈妈总算是恢复了力气,吃力的站了起来,拿起莲蓬头就往身上,身上的,在水柱的冲刷下,入排水孔里。淑蕙:“我…怎么会搞到这样呢?”

 淑蕙妈妈想到刚刚的情景,脸上一脸难堪、羞,手触摸着自己红肿的下体,刺痛的感觉,仍旧存在。淑蕙:“刚刚…强迫我的感觉…”淑蕙妈妈一边清洗的自己的身体,一边回忆着在被国光带到这个加里的一切事情。

 国光漫步的走在街道上,这里离自己的家里有段距离,坐公车才到,走到一个小公寓前,按了顶楼的电铃。过了不久电铃发出了声音:“谁啊。”国光:“我啦,阿国啦。”电铃:“进来。”

 电门打开了,国光直直走到七楼,一上去,按了七楼的门铃。“。”一个声音从里面传来,铁门一开,一个全女,开了门。国光:“你好。”女:“你好,请进。”女请国光进入,国光一进去,便听到了嬉闹声音。国光:“里面还有人吗?”女:“还有四个人。”

 国光进入到主卧室,看到二个长头发的成女人,坐在边缘,用妇产科的扩器,撑开自己的道口。国光:“范手义,廖笙光,你们干嘛?”一个个头较小,叫范手义的男孩说:“看女生的八里面啊。”廖笙光:“对啊,你看。”

 国光:“啊,你们好。”国光对着下体被撑开的二个女人问好。二个女人面带羞涩,点头回应。廖笙光:“手义,你妈这八里面好喔。”范手义:“你妈也一样啊,你看。”

 范手义手都是粘粘的体,现给廖笙光看。国光:“啊我知道一个是手义的妈妈,另一个是升光的妈妈啊?她们在这里干嘛?”廖笙光:“我妈说她蛮喜欢手义的,所以就待她来了。”

 范手义:“要给我干的,就要检查了一下,这八不太好看耶。”廖笙光的妈妈听了,脸红了起来,问道:“不好吗?”范手义:“还好,算了,你我就收下了。”廖笙光的妈妈听了。

 泛红的脸,羞涩的说:“谢谢。”廖笙光:“唉呀,我妈看来要变成你的了。”范手义:“还好啦,这货还不错,脸长的还蛮漂亮的。”

 廖笙光:“真不公平,我妈变成你的东西了。”范手义的妈妈这时说:“你也努力点,把我搞到手就行了啊。”

 所有的人移动到另一个房间,这房间墙上布了许多的SM用具,范手义拿起摄影机,交给那个带国光进来的女。范手义:“你来照相。”女:“是。”

 国光这时纳闷的问:“这女人是谁?”范手义:“喔,这女的啊,原本是我的家庭老师,看她长的不错,就顺便槁上她了,像女一样,一下子就乖乖的听我的话了,对不对。”女红着脸说:“是的,主人。”

 所有的人坐在墙边,看着升光的妈妈,赤的站在一台摄影机前,在女手上的摄影机里,只有升光的妈妈和范手义二个人。

 范手义身高只有一百四十五左右,升光的妈妈有一百六十左右,光着的身体,有着硕大的房,和浓密的,有点部,充了成女人的韵味。

 范手义很快的拿出手铐,把升光母亲的双手,铐在背后,拿出了一只很大的笔,和一张大大的图画纸。

 范手义拿起图画纸,对着镜头,然后放在地上。手义对着升光的妈妈说:“如果要跟我,就念出来,升光的妈妈红着脸害羞的念出了图画纸上的内容。

 升光的妈妈:“我,叫游晚霞,愿意…奉献出自己的…身体,对范手义表现出贞节,并对他献身,无怨无悔,我这一生,都属于他,绝对不会反悔,且自己没有自己身体的自主权力,完全的贡献,在此签字立誓。”

 手义拿起大笔,对着升光的妈妈说:“大腿开一点,”升光的妈妈张开大腿,手义便把笔深深的入升光母亲的体内。升光母亲:“啊…”手义:“夹紧。”升光母亲:“是。”升光的妈妈说完,手义摇动了一下笔。手义:“可以了。”

 手义手一放开,一巨大的笔,就从升光母亲浓密的下,出头来。手义:“哈哈哈,笔在你下面,都看不出来是笔了。”

 手义讥笑着升光的妈妈。升光母亲:“对不起。”手义:“还不快写,写你的名字啊。”升光母亲:“啊!是的。”升光母亲低着头,缓缓的降下身体。

 等到笔头碰触到图画纸上,随即扭动着部。升光母亲:“我…写好了。”手义拿起图画纸,看了一下。手义:“很好,来,咬着。”

 升光的妈妈,嘴里叼着图画纸的顶端,对着摄影机,让自己的脸和图画纸,一起被拍摄下来,拍了有一分钟后,升光母亲便走向了坐在墙边的人,让他们一个个确认,并当见证人。

 当升光母亲回到房间中央时,手义已经拿起了短鞭子,等着她。手义:“你这溅女人,还不快过来趴下去,”

 升光的妈妈听了,很快的趴在地上,没有手的支撑,升光妈妈用脸和肩膀撑住身体,并抬起部。手义看了看说:“干,这溅八都了,真不要脸。”

 手义说完,狠狠的挥动鞭子,用力打了一下眼前这丰股。升光母亲:“啊…”升光的妈妈放声惨叫。手义:“你这溅女人,要送我我都还嫌,这么想要当我的玩具吗?”升光母亲:“是…请…让我当…您的玩具。”

 手义随即又鞭打了二下,升光母亲的部,已经出现了三道明显的鞭痕。升光母亲:“啊、”手义:“你以为这八能当我的玩具吗?这么臭,又这么脏的烂货。”

 升光母亲:“请您…收留我…啊、”手义一边鞭打升光的妈妈,一边侮辱,贬低和践踏她,但升光的母亲,完全附和手义弟弟的话,便低自己的人格和身份,不到十分钟,升光母亲的部,已经红肿起来。

 手义再次的连续鞭打,升光母亲痛哭呻,随后,一股体,从她的体内洒出。手义:“唉呀,让你了吗?”升光母亲着眼泪,饮泣的说:“是…是的…”手义:“好了,起来。”

 升光母亲使尽力气,爬了起来,手义拉下拉炼,掏出自己的小弟弟,双手,一副高高在上的说:“我要,怎么办?”升光母亲跪了下去,升光母亲:“请允许我喝下您高贵的。”升光妈妈张开嘴,允了手义的小弟弟。手义:“去了。”

 升光母亲的喉咙,发出了喝水的声音,咕噜咕噜的进了升光母亲的胃里。手义:“好喝吗?”升光母亲:“是的,这是我的光荣。”手义:“好了,允许你当我的玩具。”升光母亲听了,高兴的说:“谢谢。”

 这时,手义的妈妈拍手祝贺,国光跟进,廖笙光也不甘愿的拍起手来。升光母亲:“谢谢,谢谢你们。”升光:“妈妈,你真的要这样吗?”升光母亲回应自己的孩子说:“妈妈喜欢他,没办法,妈妈的身体已经不能没有他了。”

 手义:“好了,你以后就是玩具二号,听到没有,二号。”升光母亲:“是的。”升光母亲在手义的妈妈、自己的儿子,和国光的眼前,顺利的成为手义弟弟的专属玩偶,在众人眼前,一次次被手义弟弟给淩,但升光的妈妈,脸上却显出痛苦与幸福的表情,这表情被拍了下来,也被所有人看到。

 晚上,国光提着一个袋子,回到家里,一进门,看到淑蕙妈妈正在客厅,手上拿着电动具,在自己的体内。淑蕙:“你…你回来啦。”淑蕙妈妈红着脸,对国光弟弟打招呼。国光:“好乖啊。”

 淑蕙:“是…是你要我这样的啊。”国光:“我知道,为了你好,我准备了好多玩具喔。”***林有直、王国威、张凯义、陈绍康:都是国光的同班同学兼任兽俱乐部的好朋友。

 方芳芳:动物园园长,张凯义的母亲,把自己送给林有直当宠物。赵瑞霞:方芳芳好朋友,林有直的宠物陈雅:林有直的母亲,将自己送给陈绍康当宠物。

 吴伊妹:王国威的妈妈,国光的宠物。林仪祺:陈绍康的母亲,张凯义的宠物。陈瑞芳:方芳芳的好朋友,陈绍康的宠物,这一天,国光给了淑娟妈妈一天的假期,淑娟妈妈却感到怪异和恐惧。

 心想(不会要做出恐怖的事吧。)淑娟妈妈一边担心着,一边在上安安静静的躺着,反而是国光跑到动物园里,找张凯义去了“凯义?你在哪里。”国光用手机联络张凯义。

 ***所有的人围着栅栏,欣赏方芳芳妈妈的表演,这时国光对张凯义说:“对了,我是要问你淑惠那个女人的事。”张凯义:“淑蕙?喔,她啊,怎样?”

 国光:“那女人真的像你资料上写的吗?”张凯义:“应该吧,以前玩过她一星期,差点搞到手,反正,她喜欢被强迫,被人命令,应该很好到手,不过,似乎不太喜欢兽。”  M.siReNxS.CoM
上章 滛母狌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