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母狌戏 下章
第37章 瞬间理解到
 学校开学了,国光没有妈妈服侍的生活有些不习惯,不过也没有办法,妈妈终究不是他的物品,不过俊雄却在开学第一个星期五的时候告知,星期六要他去一趟,当然,国光不太想去。

 不过想到有机会可以跟妈妈见面,说不定可以顺便再搞一次妈妈,抱着这个心态,就在星期六一早就去了“你,国光。”来开门的妈妈意外的有穿衣服,身上还带着香气,脸上充了朝气与精神,完全不像是一个奴隶的样子。

 “有什么事吗?”“当然,有大事。”就在此时,听到屋子后面传来了狗的叫声,国光看了母亲,看到妈妈在微笑。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走到屋子后面,看到一条又大又凶猛的大型犬,似乎是獒犬一类的,既凶猛又可怕,看起来光是体重就超过了妈妈。俊雄坐在离狗有点距离的位置喝着饮料,对国光招手。

 “这里,在这坐着看就好。”与俊雄一起,说真的怎样都不太舒服。“抱歉,国光,这次妈妈还是请你来一趟,希望你能够亲眼看到…”妈妈眼睛游离到一旁,羞涩着说:“看到…妈妈跟狗的第一次。”

 “最近我很忙,又不能不管你妈这女人,没办法,只好找条狗帮我照顾你妈。”“找狗照顾我妈妈?”国光讶异着问:“狗要怎么照顾我妈?”“就跟平常一样啊,吃睡,睡干,干完吃就好了,对了,那只狗是我跟我爸爸借来的,没问题的。”

 “什么?”俊雄的话根本就是矛盾,国光‘养’过妈妈,所以知道,如果没人拿饲料给她,真的会宁愿饿肚子也不会提醒要吃东西,人都会忘了,更不用说是狗了。

 “我妈可是会饿死的啊。”“随便啦,反正饲料在冰箱,就可以吃了,叫她自己吃就可以了。”

 对于俊雄对母亲不太认真的态度,国光已经没那么生气了,雅婷也注意到了,国光虽然有帮她说话,不过却没有用很烈的语气与动作,显然之前的辛苦有了代价。

 “那调教怎么办?”“我也在烦啊,早该把你妈卖掉的说,我在你妈身上花太多时间了,还被我爸爸骂。”

 俊雄圆滚滚的脸显的更圆了“我没那么多时间搞你妈了,只好把你妈让狗完一阵子,这次让‘凯萨’(狗名)搞你妈二个星期再看情况,如果你妈进入状况的话,在找五个狗来轮搞你妈,看能不能让你妈有变得更像母狗一样听话。”

 “我妈还不够乖吗?”“是另一种乖啦,这不是用打用踢可以调教的,要让你妈连想法都跟狗一样才可以。”国光听都听不懂。但看了一下心平气和,站在国光身后的母亲,却异常非常冷静。

 “就是说,要把你妈到在哪都可以发情被干就对了,现在带你妈出去你妈还会怕,这样不行,这次完以后要找多点人来玩你妈,练一练你妈的胆子。”

 “找多点人?你不玩我妈了吗?”“哼,你妈自从自愿把自己给我以后,我就没那么有兴趣了,只不过是一个可以卖的东西而已。”

 “…”国光无话可说。“你妈也很好说服,一下子就自己倒贴给我了,不卖都对你妈不好意思。”雅婷没有怨言,确实是自己倒贴,把人生都给了俊雄,不过却在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另一种人生。

 “卖多少?”国光这话一出,倒是让雅婷吓到。“干嘛?你要买啊。”母子二人眼神会了一下。

 这一会似乎传达了许多事情,雅婷脸红低头,国光却叹了一口气。“看看啦,我零用钱没那么多,应该买不了。”

 “不一定啊,如果你妈没人要的话,家人要买回亲人奴隶,只要出其他出价者的一半就可以了,虽然我会拿的比较少。”“喔!”国光似乎对买卖有了点兴趣。

 商品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一般人都会抗拒与排斥,但身为儿子的国光完全没有任何异样,还与卖者商量母亲的价格,母亲还在一旁静静的听着。

 这跟她有切身的关系,却没有上嘴。“我妈可以这样搞吗?”“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大不了被搞到变成神经病,就直接卖给社区管理处处置就好。”

 “这样啊,那你都想好了,干嘛找我来?”“你妈这货希望你在场,所以找你来了。”“妈希望我在场?”就在儿子目光对上时,她尴尬得开口说了。

 “妈妈有说过,希望你找之狗来干妈妈,虽然没有成功,但这次我用这条件,答应俊雄主人的调教方式。”“被狗干吗?”

 “是要妈妈当狗的奴隶。”国光听了瞪大眼,雅婷则是红着脸笑。“你妈可是冲劲十足,还为了这次,要求去了处女膜来,说要跟变成你的玩具时的情况一样,让那条狗搞烂她的处女膜。”

 国光想起第一次与母亲沟的情况,那是值得纪念又特别的一次,妈妈忍着疼痛拼命要献身,脸上的泪水与跨下的血都可以看出妈妈的绝对奉献的诚意。

 而现在,妈妈要再次展现这种诚意,对一条狗展现诚意。这次雅婷并非是要对狗表现自己献身的意念,其实是为了对俊雄有代,也顺便让儿子观赏她堕落的一刻,说穿了。

 就是要表演,只不过是用自己的女人体、灵魂与母亲的尊严,通通交给一条狗践踏。想着想着,她的房却硬起来,没穿内衣的她,很快的被识破。“你看你妈,似乎发情了。”“恩…”

 “你等不及了吗?”雅婷点了头。“一星期没搞你吗,你妈似乎不管对象是谁,都可以上她了。”雅婷在儿子与俊雄面前下自己唯一的一件衣服,自己的身体,暴自己的身体状态。

 泛红的脸庞,抚魅的朦胧双眼,硬的双,与已经让股间润的女器官,发情正式她现在的写照,即使对象已经订为一条狗,也可以在儿子与儿子同学面前发情,比等待配的母狗还更像母狗。

 “看来你妈已经发情了。”“恩。”自从被俊雄调教后,身体异常好水量更是比一般女人更丰沛,这让她有天生的条件,就是可以持续被侵犯,这并非是俊雄调教的结果,是天生的,如果不是俊雄,她还不知道自己有这种天

 “把我妈给一条狗,不会太浪费了吗?”“你说这什么话。”雅婷带了点凶的语气斥责儿子:“凯萨大人是俊雄主人的父亲所养的狗,比起妈妈这低的女人来说,高贵太多了,它愿意疼爱像妈妈这样随随便便就发情的女人,是妈妈的福气。”

 雅婷的无力斥责让俊雄与国光笑了出来“去吧。”“是。”在俊雄的一声令下,雅婷开始走向仓库,那条狗就在仓库前趴着,这次献身是认真的,雅婷抱着即使会被咬死的觉悟,走了过去,大獒犬的脸非常凶猛,体重又比她还重,但雅婷没有恐惧,身体还散发出惑的气味,就像是自动送上门的一样。

 獒犬没有理会她,打了哈欠继续躺着,虽然是自己主动献身,但这样对雅婷来说,受到了点打击。俊雄在后面大笑着:“哈哈,你看,连狗都不理你妈。”

 国光听了感到有点不是滋味。雅婷在獒犬身边走来走去,发现獒犬有在看她,却不对她下手,雅婷沉稳的靠近獒犬身边坐着,(这条狗看起来好可怕,但我不能害怕,好不容易下了决心,还叫国光来,一定要当着他们的面,要让它跟我做。)雅婷作了决心后,含情脉脉望着身旁的公犬,着的体不断的散发出女人的魅力与气味。看到自己的亲身母亲体坐在公犬身旁真的有点莫名的兴奋与期待,妈妈是认真的吗?

 妈妈真的会被狗干吗?内心疑问的所有答案都在那条公犬身上,只要公犬爬起来靠近母亲,就可以知道妈妈对狗的心意是不是认真的。

 等了又等,雅婷知道这样不是办法,鼓起勇气,伸手抚摸獒犬的短,打算主动用接触的方式,让獒犬对她有兴趣。

 雅婷身为人类的女光衣服,抛弃女人最后的尊严与羞,当着儿子与儿子的同学面前与一条獒犬在作肌肤的接触。

 这条獒犬是俊雄父亲的宠物,而她是俊雄的玩物,即使自己是女人,在地位上已经比这条獒犬还要低下,人不如狗的写照正是如此,她也明白自己的立场,抚摸的动作极尽轻柔。

 “凯萨大人您好,低的我叫做雅婷,主人都叫我巴,请多多指教,如果有荣幸,烦请您疼爱我的巴,巴随时都可以使用。”

 雅婷说的话不大也不小,都维持在可以让儿子与俊雄听清楚的音量,俊雄非常自豪,对着国光说:“怎样?我把你妈教的很吧。”这让国光无话可说。

 原本的贤良母已经成了在对狗表达献身之意的下女人,而且怎么看都已经无法回复成普通人了,獒犬站了起来,眼睛看着雅婷,雅婷楞了一下,与獒犬四目相望。目睹着獒犬那充的侵略的眼睛与锐利的牙齿,女人的本能顿时被发出来。

 她的眼神充了卑微,嘴巴出谄媚的微笑,看着看着,她无法再注视獒犬的眼睛,她移开了目光,闭起双眼,这举动仿佛就在对狗表示自己被怎样都无所谓,张开双腿,双手向后撑着身体,抬起下半身,出自己的女器官。

 一星期前打的伤还没有痊愈,妈妈身上还有许些的鞭痕,更令人喜爱的,是妈妈被打肿的私处,原本以为恢复得差不多了,看到妈妈对着狗大开双腿才发现到,妈妈私处依旧肿,瞬间理解到,是俊雄的杰作。

 那肿中,埋藏了最有意思的东西…处女膜,这个特制的假处女膜,可以使女人痛哭涕,还可以让女人出不少破处的血,其中最有意义的地方,就在于女人愿不愿意为了对方忍受这种疼痛,先前从俊雄手中‘借’到母亲时,用力突破妈妈的处女膜。  m.SIrEnXs.cOm
上章 滛母狌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