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母狌戏 下章
第35章 要帮国光洗澡
 妈妈的越挖越软,弹越来越强,就在一个小小的冲动下,拇指头也跟着开始扩张母亲的道口。妈妈看到了,但她没有说话,只有淡淡的微笑。妈妈这个模样非常动人。

 雅婷把身体完全交给儿子,眼睁睁目睹儿子在挖开她的道口,一边爱抚一边用力,让她又痛又舒服,内心完全没有不安,绝对信任自己的身体可以让儿子足。一挖就挖了半小时,国光对着母亲说:“已经很软了,看看。”

 雅婷无力的笑着:“妈妈已经等很久了。”儿子慢慢的用力推进,疼痛的感觉从下体涌上,她没有闭上眼睛,眼睁睁看着儿子的右手用力往她私处

 看着儿子正在糟蹋她这个亲生母亲,内心有种说不出的快,在体的痛楚与精神的快乐中,寻求着自己的幸福。

 “啊…”可以感受到国光用的力道非常猛,尽力往她的,她忍痛极力配合,不过,一次又一次施力,怎么样都无法让儿子进拳头,雅婷不断的在儿子怀里发抖流泪,下体的真的怎么样都不了儿子的右手,但她却没有放弃,不断的用颤抖的嘴为儿子加油打气,期望儿子用右手征服她的身体,虽然这是他的主意。

 但看到妈妈不断的痛苦哭流泪却不是自己的本意,国光知道自己的手确实比其他人来的大,瘦小的母亲似乎承受不了,如果硬造成妈妈那里的撕裂伤可就糟糕了,国光停下手,对母亲说:“好像进不去,妈妈那里还太小了。”

 “不要停。”妈妈突然抓着要入她道的手,哭泣着说:“请不要停。”“可是,万一坏了怎么办?”“坏没关系,把妈妈送去医院就好了。”

 再怀里的妈妈就像是怕被丢弃的小狗一样,他卑微的眼神非常惹人怜爱,框不住母亲的期望,国光再次的爱抚妈妈的道口,期望让会部份能够变松变宽。

 妈妈因为爱抚而发出娇滴滴的呻,国光也藉此仔细的欣赏妈妈身上的伤痕,每一道都是亲手打出来的,每一下都是吃尽力气刻在妈妈身上的。

 尤其是妈妈那发红发肿的部,更是他的精心杰作,双腿内侧都没有受伤,只有重点部位上才有红肿的痕迹,打出仿佛就像是水桃一样的颜色,不知为何,觉得很有成就感。一挖再挖,有时用力,有时温柔。

 为了要把妈妈挖出个大,又不伤妈妈的身体,只能持久抗战,细心的开发妈妈股间的小。“妈,差不多了,再来试试看。”

 “好。”“来,一、二、三。”就在儿子说到三的时候,雅婷感到一阵剧痛,但没有闭起眼睛,这最重要的一刻,他确实看到了,儿子的手埋没在她股间的一瞬间,她真的看到了。

 “进…去了…”口不断的鼓动,忍着疼痛,对着儿子笑着“进…来了,妈妈感觉…到了。”她真的觉得很高兴,她为儿子做到了,疼痛与欣喜下,她眼泪不断的涌出,依偎在儿子的怀里。

 “妈,会痛吗?”“妈…没事…妈妈只是…太高兴了,终于…让你进来了…”看到妈妈欣喜哭泣,国光心也软了下来,左手拉起母亲的身体,轻轻给了母亲一个吻。“!…”雅婷受宠若惊,张大眼看着儿子。

 “辛苦了,妈。”原本应该是自己要对儿子道谢才对,却被儿子抢先,这也让她沉下心来,用稳重的语气,对儿子说:“你也是。”

 右手觉得又热又紧,可以说是整个被夹住一样,妈妈的身体却是太瘦了,而且可以从妈妈的腹部看到自己拳头的位置。“桌上的水拿来喝吧。”“啊?可是,这是您的水。”

 “拿来喝就对了。”“是。”一下子喝光了一整瓶的水,她真的很渴,被玩这么久,身体跟那里都在出水,再不喝可能会水。这次是第一次,国光右手在妈妈的肚子内非常安静,没有过渡的动作,他很怕妈妈的那里会因为他的手而裂开。

 “还会痛吗?”“有点。”“那这次就这样吧。”“抱歉,妈妈没法让你玩得尽兴。”“还好啦,这次这样,下次可会让你哭。”“妈妈我…不是每天都被你玩到哭吗?”“喔,还敢顶嘴?”雅婷吐了吐舌头,一副俏皮的模样说:“对不起。”

 “今天就算了,明天早上先打你一顿。”“那妈妈就继续顶嘴好了。”“干嘛这样?”雅婷指着自己的肿的下体给儿子看。“让你更生气,把妈妈这里打的更肿更软啊。”

 “这样比较好吗?”“是啊,不是妈妈自夸,俊雄的手都不进来,应该就是没把妈妈这里打肿的关系吧。”“俊雄也想要把手进去吗?”“是啊,得妈妈好痛,可是都不进来。”

 “那,妈妈现在那里的手是谁的啊?”“我可爱的儿子,国光的啊。”“喔,还记得你是我妈妈啊,我还以为你忘记了。”

 “什么话?妈妈可不会忘记。不过,你也长大了,不需要妈妈了啊。”“怎么这样说,你怎样都是我妈啊。”“你还没长大吗?一个还没长大的男孩,是不可能把妈妈搞成这样的喔。”

 国光与雅婷彼此都笑了出来,这是一个非常怪异的景象,全女躺在儿子的怀里,下体还被儿子的右手着,他们不是在做,也不是在玩游戏,却是在客厅里话家常,虽然,内容都是不堪入耳,却可以听出母子二人的关系已经确实的转向另一个方向。

 与国光聊天中,雅婷恢复了不少体力,并与儿子细聊。“被关在笼子是什么感觉啊?”“恩…很无聊,不过感觉待在里面这是自己的责任,要确实的在里面等你开笼子才可以出来,”

 “那平常那个子怎么不穿?每天起来看到你那里好像烂掉的水果一样恶心。”雅婷气嘟嘟的说:“那现在是谁把手进我的烂水果啊?”这倒是让国光无法回嘴。

 “妈妈的用意,可是让你每天起来看到妈妈下的样子,这样你比较会对妈妈出重手。”“?我打的还不够重吗?”“很重,不过,妈妈感觉得出来,你都还是把我当成妈妈,这样是不能好好玩妈妈的。”

 “那要怎么办?”“…这你自己要想啊,每次都是妈妈主动,你才会用新的方法玩,这样不是好现象。”国光惊觉妈妈说的没错,每次都是妈妈主动,才开始玩新的点子。“俊雄可是很厉害,老是出一些点子,让妈妈措手不及。”

 “哪些?”“像去年第一次叫你来,是俊雄想利用你让我丢脸,一方面告诉我自己的立场,妈妈不得不照作,也让妈妈了解到,妈妈已经没有家可以回了,从那次以后,俊雄对我调教很顺利呢,没多久,妈妈就献身给他了。”

 “我被利用了吗?”“恩,还有叫你来几次,都让妈妈被调教的更顺利。”国光有点不高兴。“怎样?干嘛不高兴?”“好像被骗了。”雅婷用手弹了儿子的鼻头,这是以前他犯小错,雅婷会作的动作。

 “被骗又怎么样?如果不是俊雄,你根本不可能碰我,更不用说让你的手进来了,而且,这又不只是俊雄的问题,你爸也一样,那个幼齿的女人不是已经住进家里了吗?”

 “恩。”“我就知道,算了,跟我没关系了,我自己都故不了我自己了。”“怎么了?”“俊雄说要让我被狗侵犯,还说要用我的巴当马桶。”“这样有好处吗?”

 “可以卖比较高的价格。”雅婷耸耸肩说:“听说,一些有点钱的人想要帮狗找女人当伴,更有钱的人,还会爱犬找高学历的女人,听说还有狗娶了三个博士女,很厉害,还听说是那三个女的倒贴的,主人不用花钱,她们有工作养自己。”

 “那自己养一只狗不就好了。”“可能不一样吧,听说那只狗很厉害就是了。”“那妈妈,你的意思呢?”“反正早晚都会被狗侵犯,不如你随便找只狗来吧。”“这附近又没有野狗。”“这倒是,那…要不要把妈妈的巴挖大点,然后来大便看看?”

 “恶心,这样不是很脏?”“有人这样搞啊,好像C栋某个厕所可以这样,要那个女人要先预约,被拉一次就要送医院清洗一次,还要住院个几天,听说钱不少。”

 “真的吗?”“恩,如果俊雄缺钱,说不定会要妈妈去那种地方。”“好恶。”“没办法,谁叫妈妈是他的。”雅婷说的好像事不关己一样。

 “对了,暑假前,我应该就会被卖掉了,卖到哪里不知道,不要太想妈妈喔。”国光突然面无表情。“你看你,又来了。”“你不会怕吗?”“还好耶,都可以让你这样玩,妈妈有自信能让其他人玩得更痛快。”

 “哼。”“还有,不要说我没提醒你,在三天,妈妈就会被还回去了,到时你就玩不到妈妈了,趁最近还有时间,把妈妈搞的惨兮兮吧。”“我知道了。”“顺便用网路购物吧,社区网有些东西可以把妈妈搞的很惨。”

 “这样不算吗?”雅婷感觉到道内的手动了一下,少许的痛楚让她动容。“还是会痛啊?妈。”“好像是,糟糕,这样不好玩。”“怎么办?”“晚上找个大东西吧,让妈妈那里变大。”

 “这样干起来就没感觉了吧。”“你自己决定吧,也该要独立了,不要老是靠我的意见。”“真嚣张啊,看来明天不打久一点不行。”“那就‘麻烦’你了。”聊的够久了。

 国光用力出右手,还可以看到妈妈那里的都被拉出来的模样,十分新奇,雅婷也十分配合,开着脚让儿子观赏,直到那里自然闭合为止。就在这时,雅婷肚子咕噜咕噜叫,国光才想到还没喂妈妈,雅婷只笑笑。

 接下来雅婷没有转回奴隶的心态,国光也没有责骂。晚上洗澡,难得是母子二人一起洗,这次是雅婷提出,要帮国光洗澡,这洗倒是让国光开了眼界。雅婷儿子的手到自己股间,股间已经上沐浴,就这样用那里来摩擦。  m.SIrEnXs.cOm
上章 滛母狌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