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母狌戏 下章
第22章 肚子饿了吗恩
 雅婷几乎有点忘我,沉浸在被亲生儿子拍下不堪入目的模样的快中。房、脸、着秽的下体与全身,这一刻都被留在相机之中。

 拍了三分钟,也拍下了四十多张高解析度的照片,国光似乎有点受不了,放下摄影机跑去抱住母亲。雅婷温柔的问儿子:“怎么了?主人?”国光说:“妈妈,你那里真的被我干过了吗?”

 国光似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真的侵犯了母亲。“当然。”雅婷抱住儿子的身体说:“妈妈确实的跟你有了体上的关系了,而且你还在我里面,我现在还留着你给我的呢。”

 国光把头埋没在母亲的怀里,允着母亲的房。“真像个小孩子,不过,妈妈那里还没有母喔。”雅婷怀抱着母爱,让儿子不断的房。

 “国光,你已经得到妈妈了,这二星期,你打算怎么对妈妈呢?”“我不知道?”雅婷听了后,摸摸孩子的头说:“我知道了,不管你怎么对妈妈,妈妈都会接受的。”雅婷抱着儿子,让儿子房,这情况维持了将近十分钟。

 “妈妈,我等等可能又会站起来,”国光在母亲的怀里对母亲说。只听到母亲回答说:“傻瓜,你又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会站起来是很正常的。”

 听到母亲充母爱的温柔话语,国光真的有点起的感觉。国光又问:“那我等等可以继续跟你做吗?”他抬起头,看到母亲红着脸说:“对奴而言,被主人侵犯是一种奖励,所以,你不必在意妈妈的意愿,只要你想要,妈妈都很乐意接受。”

 雅婷看到儿子那儿已经起了,不论是身心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妈妈。”雅婷又被儿子扑倒在上,这时候的她,对着儿子说:“国光,听妈妈说一下话。”

 “啊!?好。”“虽然我是你妈吗。但我已经跟你发生了关系,加上你侵犯了我,坏了我的处女膜,也已经得到了我的身体的使用权利,妈妈跟你发生关系也是因为妈妈是你的奴隶了,不过。”

 雅婷看了看儿子已经硬的具后,看着儿子的脸说:“没想到我生的孩子,已经长大到可以侵犯我的地不了。”雅婷笑了笑说:“我还记得你小时候喝我的的模样呢。”

 这些话似乎又让国光更加兴奋了,那硬的入母亲的下体后说:“妈妈,我长大了。”

 雅婷:“妈妈的肚子感觉的到,你已经是成的大人了,你用这个侵犯我,成为我的主人了,来吧,妈妈这女人需要你来疼爱。”

 二人第一次突破母子关系,几乎整晚没睡,器官的融让她们无法控制自己,活活上演着宵一刻植千金的完美写照。***“早安,国光,啊,应该叫你主人,主人,早安。”

 眼睛一睁开,就看到母亲在耳边细说着恭敬语,身体的皮肤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妈妈的体温与触感,棉被一掀开,便看到妈妈全的依偎在身边。“抱歉,吵到您睡觉了吗?”

 “不会,妈。”“啊!?”国光双手抱住了母亲,一股脑的往她的部钻去,虽然妈妈的部有些平扁,但头却却弥补了这点,宛如拇指的大小正好可以含在嘴里。

 “对…对不起…妈妈还没办法提供主人母当早餐。”母亲的话让他觉得备受尊重,于是回说:“我想你的就好。”

 “是的,主人。”妈妈温柔的双手抱住了他的头,让他感受到温暖,着妈妈的头,就像是小时候一样,母亲的一样让他感到安心。着,便察觉到自己的分身又再次的立。

 不过他没去在意,继续着,不过,母亲却摸摸他的头说:“妈妈知道,你已经起来了,如果想要,妈妈随时都OK。”冲着母亲这句话,左手摸了母亲的私处后,确实感觉到润,妈妈所言不假,真的随时都可以被玩。

 “我肚子饿了。”“知道了,请先放开妈妈吧,妈妈去做饭,啊,对了,你昨天没吃晚餐对吧。”这时才想到,昨天因为太兴奋了,一直与母亲在上,忘记吃饭了“干脆我多一点,好吗?”

 “好。”双手放开了母亲,看着母亲就光着身子,走了出去。穿上了衣服,到了客厅,看到妈妈居然穿着围裙在做饭。

 感觉真的很新鲜,就拿了张椅子,坐在妈妈的身后,看着妈妈做饭做菜。十多分钟后,只见妈妈做了三盘小盘的青菜、一份与一大碗的饭,怎么看,都不像是二人份。

 “开饭了,主人,请起来,不要用这椅子吃。”国光站了起来,只见母亲把椅子拉开,便问:“我要站着吃啊?”“您误会了,怎么可能让您站着吃呢。”这时。

 看着妈妈在餐桌旁双手与膝盖贴地,抬起头来看着他说:“你不觉得,妈妈比那张椅子更适合当椅子吗?”

 国光看着妈妈,妈妈却笑着说:“放心,妈妈很有经验喔,已经被当椅子很久了…还是,您觉得妈妈连椅子都不如?”国光:“我没这样想啦。”看到妈妈笑得很勉强,也知道妈妈也有点难为情。

 “那就坐上来。”国光慢慢的坐在母亲的背上,虽然妈妈这张椅子有点矮,不太适合用来坐,不过,部传来母亲的体温,这种椅子可不是随便就可以坐到的。拿起筷子,夹起母亲亲手烹饪的,口感还是跟以前一样,淡淡的香与一点酱油的味道,这就是妈妈的味道。

 “还是跟一样好吃,妈妈。”“我就知道你会喜欢,以前作这个你都会把饭吃光光呢。”就在这时,雅婷突然有了母亲的自觉与高兴,不过随之而来的,就是一种莫名的辱,令她沉默了下来,国光也感觉到妈妈突然沉默,有种感应似的,也与母亲一起沉默了起来。

 这菜贩完全都是以前常吃的东西,也都是家常菜,平常吃没有任何感觉,只是隔了很久才吃,份外有味道,加上,坐在烹饪这些菜贩的母亲身上,享用母亲的料理,更是有种异样的怪感。

 国光并没有吃很快,一边细嚼漫咽,每一口都咬的很碎,每一口都吃的很有味道。“好好吃喔,妈妈。”“那您…慢慢吃…”听到母亲气的回答,往右边母亲的部一看,看到了着汗水的肌肤。

 “妈?我很重吗?”“没有啊?怎么…这样问呢?”“你好像有点累了。”“妈妈不可能累的,妈妈只是一张椅子,您有看过椅子会累吗?”“是没有,不过,妈妈是人不是吗?会累也很正常。”“您别这样说,妈妈现在是椅子,就当作…是做的椅子,您安心的坐妈妈就好,不必管妈妈的情况。”

 国光感觉到妈妈的手脚在发抖,似乎在勉强自己当一个可以供人乘坐的椅子,想到妈妈这么努力,就觉得很高兴,一顿简单的饭菜,也慢慢的吃,期望多坐妈妈一会儿,这让饭菜的味道非常美味可口。(肚子好饿,再忍一下,等儿子吃完就可以了,)她的发抖其实是饿了。

 但是她没有说,饿着肚子让儿子当椅子坐着吃饭,这个是她被俊雄教育的结果,现在,她对着展现出俊雄调教她的成果。“吃了,妈妈。”吃了四十分钟,儿子终于吃完了。

 这比以前吃的还慢的多,明显的就是在享受骑成她的乐趣,对这感到欣喜的她,对儿子说:“吃…不适合马上动…要不要多坐一会儿。”

 国光虽然很想,不过妈妈的身体确实在颤抖了,就做罢,站了起来后,对妈妈说:“妈,我去客厅喔。”“好,那妈妈先收拾一下,等等就过去。”

 看到儿子离开视线后,整个人趴倒在地,并非是累,而是真的是饿了,休息一会儿,聚集了一点体力,开始洗餐盘,就在这时,看到儿子最不喜欢吃的青菜都吃光了,会心的笑了,想不到她也成了调味料,让儿子以前不吃的东西都吃了下去。

 看着电视,想着妈妈刚刚的模样,真的很,国光想到晚上吃晚餐还是可以这样时,就开始期待晚餐的时间。

 “洗好餐盘了,国光…主人。”听到妈妈有点别扭的声音,看着妈妈没穿衣服,慢慢的靠了过来,跪坐在他的面前,真的很兴奋。

 “国光主人,请让妈妈先洗个澡好吗?”就在这时,闻到妈妈身上真的很有味道,昨天的绵,今天的汗水,都增添了许多的女人味。“请允许妈妈帮您把这个身体洗干净,好吗?”

 “帮我?”妈妈微笑着。说:“因为,这个身体现在是您的,我只不过帮您管理好这身体罢了。”就在这时,理解了妈妈的话,于是回妈妈:“好,你去洗澡吧。”

 “谢谢主人。”看着妈妈看着他,用倒退的方式退到浴室,模样实在是很好笑,就在这时,看到浴室的门没关。

 而浴室就在客厅旁,转过身就可以看到妈妈正在里面洗澡,而妈妈也看到了他正在看,对着他鞠躬一笑后,开始洗澡。

 电视与母亲入浴画面,国光选了看妈妈洗澡,坐在椅子最右边,亲眼看母亲洗自己的身体与头发,这可是比电视好看百倍。

 上肥皂、洗发、冲水、洗净、再次洗净、擦干身体与头发、吹头发,稍微打扮梳理一下后,直接在儿子的视线内,从浴室走向儿子,并站在儿子面前,转了一圈,对着儿子说:“您的东西妈妈已经帮您洗干净了。请问要检查吗?”

 看到儿子没说话,似乎不知道如何应对时,她又对儿子说:“还是…您要检查重点部位,虽然妈妈已经洗得很干净了,不过您要的话,也可以检查一下。”“不…不用了。”国光对着母亲这样说。

 不过还是看到妈妈很贴心的站的很近,伸手就可以摸到妈妈的任何一个部位,此时,听到了妈妈饥肠辘辘的声音。“妈妈,你肚子饿了吗?”“恩,妈妈也从昨天中午到现在都没吃东西。”

 “那刚刚怎么没煮?”“国光主人,您真是的,妈妈现在这种身份,怎么可以跟您吃一样的东西呢,妈妈是吃另外一个东西。”国光好奇的问:“什么东西?”雅婷看到儿子非常有兴趣,也笑着说:“如果您愿意给妈妈吃,妈妈就去拿。”  M.sIreNxs.cOm
上章 滛母狌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