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母狌戏 下章
第16章 无力垂吊着
 “这样啊。”雅婷看着儿子走到柜子那,开始选鞭子时,她内心一边期待,一边调适自己,准备接下一次的鞭打。”国光挑选,原本是想要拿旁边的。不过握一握感觉也是轻的,于是跳过了二个,拿取第四个,同样也是短鞭。

 “妈,这个可以吗?”“这种事情,你决定才对,妈妈没权力过问。”雅婷对着儿子说:“妈妈表现不好,本来就应该被你随便打。”

 国光拿起鞭子后,测试的心态打了母亲一下,只见母亲有反应与呻,似乎不太够力,于是放回原处,拿取第五个,比较长的一条。国光手一甩,雅婷感到刺痛,浑身抖了一下,嘴巴叫了一声。

 “看来这个还可以。”国光开始慢慢的挥动,每挥一次就可以看到母亲抖一下身子,看起来非常有趣。这鞭子会有刺痛的感觉,却不会很痛,她在被打几下习惯后,内心想着(现在打我的,是国光,是我儿子。)这想法很快的将痛楚转为,鞭子接触到肌肤的痛以后,残存的痛楚渐渐转化为爱抚般的快,在身体扩散开来。“恩…”她的身体越来越烫,汗水也开始从细孔涌出,头发盖住了脸庞,所以儿子看不到她的表情。

 不过她不断的看着儿子的动作,原本想要告诉儿子这个已经不会让她疼痛,不过儿子的眼睛盯着她的身躯,用力的摆动手臂,兴致似乎非常高,为了不影响儿子打她的兴致,就没说出来了。

 就在打了十多分钟后,国光看到母亲的跨下,那个隆起的私处滴出水来,还具黏,牵了很长的丝才滴在地板上,这引起了他的注意,蹲下去往母亲私处看时,看到妈妈的道已经半开状态。

 看到儿子注意到她的私处,知道东窗事发,只好老实的说:“那个鞭子,妈妈似乎已经免疫了,所以…”

 心脏不断的鼓动着,连被鞭子打都会有发情的女人,就在眼前,雅婷不断的用自己的体的状态告诉亲生儿子,在眼前的亲生妈妈就是这种人。

 藉由一些莫须有的罪名让儿子有藉口责罚她,还将右脚吊起,自己的器官轻易可以让儿子看到为的就是要让儿子边打边看她的女特征。

 然而,儿子亲口对她说的话,已经明白的让儿子知道了她的心意了,她内心想(好像快哭出来了,不行,我要忍耐。)羞涩与快乐的快让她几乎要哭出来了,不过她忍着泪水与澎湃的感情,努力抑制哭泣。(要留着泪水。

 等到被打的很痛的时候,在一起哭。)眼看着母亲又红又肿的私处,淋淋出了体,知晓了妈妈真的不怕痛,反而会因为被打还有快,他站了起来。转身走到橱柜,再次的选择鞭子。

 “妈妈,看来不用长一点的,重一点的打你是不行了。”握起一条长长的鞭子,连拿起来都觉得有点沉重,回过头说:“你看,这个怎样?”

 雅婷看到儿子那条长到前端都有一大节拖在地上,内心不有些害怕,不过还是对儿子微笑说:“你真有眼光,那个…是妈妈目前勉强还可以忍的一条,不过…妈妈也被这条打几次,就哭几次。”

 雅婷深呼吸一口气,说:“不过,处罚就是要打到哭,不是吗?”母亲的话暗示了可以让她疼痛与哭泣。

 而且在说话的同时,她的眼神显出畏缩与卑微。空气中充了女人发情的体味,都是母亲的身体所发出的,红肿的私处正不断的浓郁空气的气味,不断呼吸这种空气的国光,早就已经充了莫名的兴奋。

 手一用力,鞭子重重的在母亲的口上发出声音,母亲只是短暂的大叫了一下,不过从母亲的脸上可以看到,她真的感受到痛楚,也就是母亲在忍耐着。

 靠近一看,看到了妈妈口的肌肤,已经印出一道火红的条状痕迹。“很痛吗?”“还…好,还可以忍耐。”

 “我…可以继续打吗?”雅婷苦笑了一下后说:“想打就打过来吧,妈妈的身体一直在等你来打。”说完后,看着儿子抬起鞭子,她闭起眼睛,准备承受下一次的疼痛。

 “咕…”一连打二下,看着妈妈扭动身体的模样更是让他感到愉快,小腹与左大腿也跟着浮现出鞭痕。

 痕迹浮现后,他又再打了下去,妈妈抚媚的痛苦表情成了他打妈妈最好的理由,一下,在一下,又一下…国光似乎顾忌到母亲,没有连续又快速的打她,卅秒一下的速度,让妈妈得以息。

 痛楚过后,那种比爱抚还要刺的感觉从伤痕扩散,慢慢的占据了她的意识,雅婷在昏晕的意识下,仿佛游走在云端。不断的绕着妈妈的身躯打,打到妈妈除了脸以外,都布了伤痕,鞭打女人时的手感,深深的烙印在他的内心里。

 “啊…”妇女在房间内这发出了女牝的低鸣,脸上眉头皱成八字形,但嘴角却往上扬起,被儿子亲手拿鞭子处罚这种事情给了她心灵上极大的快乐,淹没了肌肤与鞭子接触瞬间给予她的体痛楚,比起被男人拥抱疼爱还要愉。

 “妈妈!?你怎么哭了?你还好吧?会痛吗?”听到儿子的关心话语,才发现到自己的眼角已经出了眼泪,摇了头对儿子说:“没事的,妈妈…一点都不会痛。”

 儿子拿着鞭子的手自然的下垂,没有用力的迹象,含着眼泪对儿子说:“别求求你,继续打,拜托您,打我这个低的畜生吧。”

 在错中,她不知不觉的对用俊雄的语词对儿子说话,不过这些话似乎让国光觉得非常爽快,又再次的紧握鞭子,一下下的打在她身上。他们彼此都忘记时间,就在听到门被开始的声音后,才惊觉到已经过了一小时了。

 “看起来不错啊,啊!?那条鞭子!?我都还没用那鞭子打过你妈说。”听到俊雄这样说,国光看到母亲难为情的微笑,原本对儿子说有被这打过的谎言被俊雄一与道穿,虽然有点尴尬,内心却非常的平稳。

 “时间到了,你打你妈也打一小时了,来,该把你妈还给我,换我打了。”俊雄要拿鞭子时,却被国光制止说:“已经可以了吧,我已经处罚我妈了啊。”“我打你妈根本不需要理由,想打就打。”

 “可是…”“请把鞭子给他,国光,他说的没错,妈妈愿意被他打。”母亲的话让他没理由在与俊雄起争执,手一放,鞭子就被拿了过去。国光走到一旁,看着俊雄手一挥,一个远比之前还大的声音从母亲的肌肤发出。

 “啊!?…”母亲的惨叫声让他吓到,随之而来看到国光一连串的打,妈妈扭着身体在躲避着。

 却躲也躲不掉,一鞭又一鞭的在母亲的肌肤上炸裂出火红的肿物,这景象非常震撼。没多久,看到母亲脸的泪水,唤醒了他对妈妈的关怀,连忙制止俊雄说:“好了,妈妈已经哭了。”

 “你在说什么啊?”“我妈妈,已经被你打到哭了,可以停了啦。”“停?我还没打到耶?这还是第一次用这种鞭子打你妈,以前都是用小很多的说,不趁这个机会让你妈习惯,以后就很难调教你妈妈了。”“可以了啦,我妈已经被我打一小时了。很累了啊。”

 “累?哪里会累啊?”俊雄指着国光母亲的私处说:“你去看看你妈巴,都成那样了,哪里会累啊。”

 国光再次的与俊雄又有争执了,雅婷想要制止,不过痛楚让她一时之间无法说话,就在争执越来越烈时,勉强开口说:“不要再说了,国光。”“可是…妈。”“我叫你不要再说了。”雅婷使出力气大声的吼,就在这时,感到有点头晕目眩。

 不过还是撑着自己的意识,口气后说:“俊雄说的没错,妈妈也觉得,刚刚你打不叫处罚,反而像是在…摸妈妈的身体而已。”雅婷含着泪水,对儿子说:“这是错误的,妈妈…刚刚不好意思跟你说,对不起,是妈妈的错,妈妈误导你了。”

 她转过头,当着儿子的面,对俊雄说:“抱歉,原本是要处罚我,不过我欺骗了我儿子,我对你自首,请当着我儿子的面前,好好处罚…我这个骗子妈妈。”俊雄一副胜利的微笑,对国光说:“怎样?我没说错吧,你妈做错事情就算了。

 还会骗人,我有责任调教你妈妈,让你妈妈更乖更听话,你妈也是这样想,才会跟我住在一起的,对吧,沈妈妈。”雅婷并非看着俊雄。

 而是看着儿子国光点头后,说:“他说的没错,而且…是妈妈自己要跟他住的,他没有强迫我,是妈妈请他调教我,让妈妈更乖,更听话,当一个好女人,所以…对不起,刚刚妈妈真的是骗了你。”母亲的眼神是认真的,那种充和蔼的眼神与沉稳的话语都充了真实感。

 “等一下俊雄会亲手处罚妈妈这个不老实的女人,要好好看清楚,怎样打妈妈才有用,怎样打妈妈才是对妈妈好,怎样打妈妈,才会让妈妈更听话,妈妈这种女人,就是要…这样打。”

 她刻意对儿子强调自己是一个妈妈,一个他的亲生母亲的这个身份,她以这种身份,用浑身鞭痕的体,当着儿子的面,对儿子的同学…俊雄说:“请您动手,用我的身体,指导我儿子,打女人的方法。”

 “我才不是为国光勒,只是没好好教你,以后就不好教了。”说完,俊雄打了她,又快又用力,无情的打击眼前这位同学的生母。

 看着俊雄开心的挥动手臂,看着母亲无用的闪躲,看着妈妈肌肤浮现伤痕,看着母亲挥洒汗水,听着母亲无助的哭喊,听着鞭子霍霍的声音,听着房间母亲的悲鸣,听着母亲仰天息。

 直到最后,看到母亲无力的吊着,无力的垂吊着,直到母亲看起来状况很糟糕时,俊雄用充健康的汗水灿烂的微笑对他说:“就是这样。”

 “妈!?”国光抱起母亲说:“快把我妈放下来。”俊雄一派轻松的放下了她,并解开一些拘束物,从国光那里抱起了着大气的雅婷,并说:“把你妈还给我吧。”  M.siREnxS.CoM
上章 滛母狌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