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母狌戏 下章
第3章 都要被干了
 地上还有一鞭子,显然就是被这个打的。‘今天不小心叫错主人的名字,叫到先前那位主人的姓名,被现在的主人修理,主人抱歉,我太笨了。

 请好好的惩罚我这只没用的畜生,我这个二手货在第一天就出纰漏。’只要有贩卖纪录的女人,多半被叫做二手货,只要契约书上有写可以用鞭打的方式调教,被卖的前几天都会因为不适应新主人的玩方式与指示命令,基本上都会被新主人用鞭子打,藉由痛来让奴隶害怕与服从。

 由于效果很好,所以奴隶多半会乖乖被打,伤痕不断是贩卖后最常看到的。下一张是她自己的器官,还自己用双手拉开,另雅婷感到惊奇的,就是居然有处女膜。

 此时的她,身上还是有许多伤痕,依照照片的期可以知道,与上一张是同一天。图片下面的附注上写:此图证明我在被登记要卖的时候,经过医师检查无病也没有怀孕,就用这处女膜代替贞带,听说是最硬的处女膜类型,有点怕怕的,现在主人要帮我开封。

 第三张是一张大大的图,居然是这个女奴被一张椅子的脚座给入,那女人坐在地上,表情明显的很痛苦。

 “怎么用椅子呢?太过份了。”雅婷不为这女人抱屈,第四张是她被扫把的柄入,第五张是拖把,第六张则是腿开开的站在厕所,拿着马桶刷被拍照,马桶刷还是白色的。

 不过刷子部分明显有黄污渍,是使用过的刷子。第五张是她坐在马桶上,手握着马桶刷的柄,用力将握手的部分往自己私处,疼痛从她的表情可以看出,双腿间红色的血都已经顺着双腿内侧到地板上。

 下一张期是隔天,她又再次被拍下私处,很明显,处女膜已经消失无踪了,这些图是我被开封的纪录,最后可以看到处女膜已经在新主人的指示下消失,完成了开封手续。

 最后还附注:真的很痛,我还以为主人要亲自跟我上开苞,没想到会要我用那些自己破,新主人说我就跟那些扫除用具一样,都是用钱买来的东西,主人没说错,我被买来是要给主人玩,被这样对待也是主人给我的命令,我也确实做到了。

 雅婷不想,被别人这样对待会觉得好吗?怀着疑问,继续在社区网站内寻找答案,答案没有找到,却一直看到不少‘奴’们都是些不堪入目的照片,照面内的女人被绑、被打,做牛做马的模样真的感觉很悲惨。

 虽然如此,脸上却是充微笑与幸福的表情。当别人的女奴,有这么好吗?雅婷内心不想到。日子一天天过,终于来到游戏指定的日子。陈国光已经准备好行李,在客厅等母亲好澡与打扮自己。

 “久等了,国光。”雅婷一出来,让儿子眼睛为之一亮,母亲难得穿上裙子,还穿上有贵妇韵味的洋装上衣。

 “妈妈,好漂亮喔。”“谢谢了。”雅婷也拿出一箱旅行箱,把门锁上并与儿子出门,丈夫并没有送行,因为他不在家里。

 一路与儿子沉默的走在灰暗的路上,社区有不少大楼,靠近大门的社区大厦是主要活动中心,会场也在此处地下三楼。进入指定的会场,会场布置的简单,但灯光却很暗。

 她起裙子,对女社工人员证明贞带确实穿上,并把钥匙交给了她,得到一个号码牌,是十一号这个号码,她与儿子分开坐,母亲做到靠近墙壁的地方,儿子坐在社工人员前面。

 看到陆续有几个男孩带着母亲进场,没多久,社工人员就把门关上并拿起麦克风主持这场游戏。

 “各位踊跃参加,这次的游戏总共有廿一对母子参加,感谢你们的加入。”她把串着号码的一个个丢入箱子后说:“我还是必须再次重申,由于孩子年纪小,做妈妈的必须要体认这一点。

 发生什么事情,都必须要自己承担,这点是绝对的,再来,我必须说,这种游戏常会发生衍生一些比较特别的玩法,例如SM一类的,在规则下,我们希望是孩子当S,妈妈当M,以符合这游戏的规则,所以小朋友要注意喔,如果想要让跟你在一起的妈妈当被你待的一方的话,要记得说服她,让她给你刮下面的,就可以了。”

 这时台下的小朋友一阵喧哗,似乎很有兴趣。“好了,开始吧,坐在第一个的小朋友上来吧。”小朋友一个一个上去,并大声的念出到的号码,被念到号码的妇女,就举手答有,并与孩子一起到一旁。

 一个男孩突然念到十一号,雅婷举手并站了起来,男孩慢慢的走了过来,在昏暗的灯光下,她看到一个个子比她还要高一点的肥胖男孩靠近她,并将她拉到旁边。

 “来,我们来看看这钥匙是不是你的。”雅婷起裙子,没多久,就听到喀的声音,随后贞带就掉了下来。“没错,就是你了。”就在这时,男孩抚摸了她的私处,虽然隔着内,但刺还是让她抖了一下身体。

 “不要大声叫喔,你看别人也是这样。”听到这句话,雅婷转头一看,确实有些比她还要早被到的妇女,还在墙壁那被孩子进行确认动作,麦克风的声音与昏暗的灯光掩饰了这行为。隔这内,她感受到这男孩似乎很有经验,忽快忽慢的节奏挑逗了她的

 没多久,内有了点润的水渍。男孩似乎感觉到她的状态,对着她说:“好了,让我摸摸你这里吧。”男孩说完就拉下她的内到膝盖,雅婷没有阻止。

 “这味道还不错,不过有点少,不太像是一个妈妈,好了,看你这里紧不紧。”“恩!?”雅婷感受到异物进入她的体内,是男孩的手指,她尽量的忍耐,毕竟这孩子将要陪伴她整个暑假。

 “还不错,蛮紧的,好了,帮你穿上。”“我自己穿。”“怎么可以?伯母,这铁的内一穿上去,你的巴就是我的了,还是我来吧。”男孩说话毫不修饰,把她的内拉上,还亲手把贞带穿回去。

 “你来之前有洗澡吧,看你那里还干净的。”男孩的话令她害羞到无法回答,也很后悔会参加这游戏,不过,已经来不及了,就在所有的妈妈们都被男孩们‘领取’后,光灯被打开,所有孩子们都找自己的母亲,母亲也会问一下儿子的情况。

 “妈。”她看到儿子跑了过来,脸都是愉快的笑容,便问:“怎么?遇到一个好的妈妈啊。”陈国光害羞的抓抓头说:“是啊,有在家附近看过她,虽然不知道名字,不过感觉还不错。”

 “那太好了。”感到欣慰,因为她的牺牲让儿子有了收获。“那妈妈呢?”儿子的问题,她有点勉强装出一副没事的笑容说:“还好。”罗友芳似乎没察觉到母亲的隐忧,于是对母亲说:“那就好。”没多久,灯光又暗了下来,社区管理员拿起麦克风说:“相信各位都已经跟妈妈儿子打好招呼了。

 等等我唱名号码,请依照号码的妈妈与小朋友一个一个出去,要跟对号码喔,不然,女方的贞带就无法拿下,今天晚上就倒楣了,好,我们开始吧,一号,一号的女士请带好行李出来与一号小朋友走吧。”

 就在轮到她时,她拿着行李,与那位胖男孩一起走出去,往后面别墅区走,前方还可以看到比她还早出来女人与小孩一起走同样的路。男孩这时说:“我问你喔。

 除了你老公以外,你还跟其他男人上过吗?这问题令她难堪,她回答:“这个你不用知道吧。”

 男孩嘲笑她说:“哇哈哈,看来没有很多吧,没关系,有的是时间,我可以在上边玩你边问,问到你说出来为止。”

 这孩子给她的印象真的遭透了,他们来到度假的区域,这里有着一排小木屋,周围都是山林,是个很幽暗又安静的地方。

 进入与她们号码一样的第十一号木屋内,内部还算大,共有二房一厅一卫浴,外面还有一个可以绕房子的庭院,与隔壁用高墙来区隔的构造,即使发生什么事情外面也不容易看到。男孩坐在沙发上,对着她说:“把衣服下。”

 就在想要反驳时,她下了一跳,因为男孩的眼神仿佛吃定了她一样,微笑的嘴角就像是在对她出胜利的微笑,内心一时退缩,小声的回:“一定要吗?”

 “废话。”男孩不高兴的说:“你不我怎么看啊?我妈现在也应该被别人看,你被我看也算还好吧,我也要看一下你的身体啊,不然怎么知道我有没有吃亏,我妈可是还不错的喔。”男孩说的没错,其他的女人应该正在被跟他一样年纪的孩子相好,看身体其实也还好。

 “我知道了。”雅婷开始在男孩面前宽衣,虽然感到羞,但还是在男孩面前到只剩下贞带了,双手遮掩部站在孩子面前。男孩站了起来,把她的手拉开说:“不要遮住部。”

 拉开双手的部,整个呈现在孩子面前,孩子靠近观察她的部,令她很不自在。“颜色还不错,有点小但形状还可以,可以一手掌握的喔。”男孩双手抓着她的双着说:“你看。”就如同男孩说的,双都被他的手所握住把玩着“恩…不要这样啦。”她的声音如小鸟一样,这声音反而让男孩感到高兴。

 “看来你这女人不错,有的玩了,看着男孩的手探索他子的口袋,拿出钥匙,就知道男孩准备要对她下手了“可以关灯吗?”“怎么可以?关了我就看不到了,都要被干了,还害羞什么?”

 男孩蹲了下去,开启了她最后的关卡。男孩看着她的内说:“已经了,你这么想被干啊?伯母。”

 “我…我哪有?”男孩下她的内,故意把底在她面前拉开说:“还没有,这是什么?”润的内宛如铁证一样的无法动摇,男孩似乎硬着她承认,令她颜面尽失。  M.siReNxS.CoM
上章 滛母狌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