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沈嫣日记 下章
第28章
 夫二人的关系不冷不热,梁言不会过于冷落沈嫣,只是也不像以前那么疼爱,就连做,都像例行公事,前戏时间更少,整体时间也少了更多,完事之后,有时候会搂搂抱抱,有时候直接睡觉,甜言语几乎再也听不见。

 沈嫣就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女孩,呵呵,她确实犯了错,这种压抑让她非常难捱,倒不如梁言把事情挑明,可是,她又不确定梁言是否知道了她出轨的事情,有时候真的好想对他坦白一切,无论他做什么样的选择,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也不想再像这几个周这样下去,两个人的关系也影响了沈嫣的工作状态,频繁出错,被领导斥责,无助的时候,一个人默默哭泣承受,连个倾诉的对象都没有,想到远在南方的赵玉,可是这种事情,又怎么说的出口呢?。

 下班出了大厦,刘亚飞几步追上前面的沈嫣:“沈嫣,最近状态很不好吗?”下午她的一切表现他都看在眼里,这个痴情的小伙,即使知道她已婚,有女儿,对她还是痴心一片,也许只是在遇到对的人之前,给自己找了一个情感寄托?沈嫣看见是刘亚飞,随口说没事,谢谢了。

 “我送你回家吧?你家住哪?。”

 “不用,我家很近,坐地铁不到20分钟就到了。”

 “那我陪你坐地铁送你。”

 她知道他对自己的心意,她也知道他知道自己已婚,可是他没有表白,也没有任何出格想法,行为,她有时候会拒绝他,比如今天,她拒绝了他开车送她回家,也拒绝了他同坐地铁的请求,可他温暖依旧,就真的只是暖,一点都不让人烦,他很安静,祥和,人长得也不错,在公司和每个同事关系都好。两个人一起进了地铁站,等车的时候随意地聊着,上车后人挤人紧挨着,偶尔说一两句话,基本沉默着。

 沈嫣到站了,刘亚飞要陪她出去,这次沈嫣真的不能让他陪自己了,他也就不再强求,不让她为难,只笑着说:“你有什么难事,尽管告诉我,我愿意永远做你忠实的倾听者,只倾听,然后帮你消化掉,不管是什么样的事情,你可以把我当成一个树,对别人不能说,不敢说的话,尽管对我说。”沈嫣认真地看着这个阳光干净的男人,没有说话,她目光如水,让他心动,她圣洁如女神,在他心里,让他甘愿没有回报地付出和守护。

 “当然,如果你相信我。好了,回家吧,明天见。”

 说完,刘亚飞挥了挥手,沈嫣道谢告别,上了扶梯。坐到一半回头看,这个男人还在微笑着看自己,看见自己回头,又温柔挥手。

 “他是一个好人,一定会遇到属于他的幸福。”想起这半年来的遭遇和梁言这几天对自己不冷不热的态度,在刚刚的一切对比下,眼泪又默无声息了脸。

 今天梁言回家早,做好了饭等她回家,其实这几个周以来,梁言的态度并不差,或者说,只是有时候会比较冷,话少,真正用犀利的眼神看自己的次数,不过三两次,可是沈嫣自己心里有愧,梁言态度从来不变的话,她不会心慌害怕,梁言若是知道了真相骂她打她甚至离婚,她都没有怨言,可是…正沉思着,害怕着,梁言从厨房出来了,温柔如往常,解开围裙,一家四口准备吃饭。

 今晚他们又做了,像新婚时那么甜蜜。

 第二天早晨,梁言接到了电话,侦探所来电了说昨天看见一个年轻男人送他夫人到地铁出口,视频拍下来了,一会给他送过来。

 “年轻男人?那个韩晓说的佟天赢不是个中年人吗?”在困惑中,等来了视频资料,导入电脑看,梁言托着下巴看了几回,觉得子与这个年轻男子之间应该没有问题,他不是直男癌,不会因为子同事同路或者即使不同路送她一段而打翻醋瓶,可是,嫣如果真的出轨的话,真的,出轨的话,那么,那个中年人可以,这个年轻人为什么不可以?。

 想到这里,梁言的心咯噔一下,烦躁地一股坐到椅子上。三个星期多,就他妈的查出这么点不算信息的信息,可是没有消息不就是好消息吗?韩晓?那个女孩把话都说的那么具体明确了,不可能空来风无中生有!!!沈嫣一定出轨了!!!等下去,必须得知真相!!!梁言一拳砸在木质的桌子上,桌面碎裂了一大片。

 这三周来,佟天赢约过沈嫣,但是她没答应见面。

 多数时间,佟天赢都和珊珊睡在一起,珊珊剪了短发,刚刚没过耳朵,染成了酒红的颜色。约不出沈嫣,佟天赢就带珊珊去玩高尔夫,总之,无论带谁去,都没带韩晓,韩晓也知道佟天赢这个财神对于她说也只是历史了,所以现在只想报复沈嫣,还有连珊珊,讽刺的是,她不知道自己刚交往的同乡富二代男友郭树皮,也是曾经的好友珊珊的情人之一。

 上次和沈嫣搭讪的杜站长(是不是姓杜来着)约了佟天赢,要他带着上次的小娘们一起,佟天赢应着,带去的却是连珊珊。杜站长带的还是许欣,这个女人极有味道,清纯美丽虽然不及沈嫣,但是一双更修长健美的腿让佟天赢每次都目不转睛,脯比沈嫣更大,更难得的还非常丰,目测至少D罩杯,大概大嫣至少一个罩杯。

 许欣今天穿了一条白色运动短裙,里面黑色的丁字虽然不是很明显,但以佟天赢“敏锐”的目光,还是穿了一切。两个女人在练球,两个男人喝着茶闲聊起来。

 “老佟,这你不实在啊,说带上次那个小娘们,怎么无信带来个小孩啊?。”

 “杜兄别生气,上次那个都孩儿妈了,这个还是大学生呢,青春粉着呢。”

 “呵呵老佟,我就是喜欢有老公有孩子的,就是不喜欢没结婚的小青年,搞别人的老婆,别人的妈,我就是喜欢那种刺,你看我这列车员怎么样?”佟天赢顺着杜局的眼光又盯上了许欣那硕大的股,这和连珊珊沈嫣都是不同的味道,倒是韩晓那两片肥有点这个意思,韩晓她妈的腚片应该比这许欣大,想到这,佟天赢笑着说:“杜兄真是有福啊,列车上这样的尤物很多吧,都是你的盘中餐?”地笑着,对面的秃顶老头回应:“果然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我就喜欢你家那个小娘们,要不咱们换换?”

 “这个不行?”佟笑着指珊珊。

 “不行不行,这个不行。”老杜笑着摇头摆手。

 “那,下次我带上沈嫣,你带上许欣,咱们四个一起玩,好吧?”听佟天赢这么说,老杜眯起那双眯眯的小眼点头笑着慢悠悠地说:“好啊,好啊。”正聊着,许欣过来了,只是走路,前那对沉甸甸的房就像100度的开水上下浮动起来,红色紧身低运动衫,让佟天赢的眼睛直了又直,挪不开。老看到他的痴态,把手放在他眼前,嘿老弟,真直了还是装的?佟天赢大笑:“哈哈真的真的!”

 “别眼馋了,我眼馋你那个小娘们比你眼馋我这个下属还厉害!”说着,贴到佟天赢耳朵上小声说:“不止眼馋,巴更他妈馋!”说完,两个男人同时哈哈笑起来,手握在一起:“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上午十点,公司会议中,沈嫣的手机震动起来,拿出来一看是佟天赢,挂掉。

 再来,再挂掉。

 “周末见个面,周六周随你,但必须本周末,我们做个了断,所有照片和视频归你销毁,但你得陪我做最后一次。你要是不来,我就把照片贴到你老公医院去,视频也让它们都传出去,我是什么人你知道,来不来你看着办。上午九点,我到你家对面的公园门口接你。”沈嫣看着这条短信,心如麻,下面领导的话一句都没有听进去。散会后,她被留下,老总问她刚才为什么开小差,他们的工作中容不得半点马虎,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就自己提出离职。沈嫣低头说知道了,老总说去吧,她低着头走出办公室。

 距离周六还有两天半,她不想去,又不得不去。中午下班前沈嫣来到消防通道,拨通佟天赢的电话。

 “想明白了?周六过来吧,我保证跟你做完这一次,不再纠你,东西全都当你面销毁,连同那DV一起。”

 “你说到做到,就这最后一次。”沈嫣声音颤抖着问他。

 “你放心,我对一个女人的兴趣不会超过三个月,对你,已经格外宠爱了。”沈嫣听着无赖的言辞,她倒宁愿他不“格外宠爱”自己。

 “公司最近好忙,我们周六要加班,你陪嘉嘉去参加幼儿园的亲子活动吧。”沈嫣不动声,淡淡告诉梁言。梁言一听,心中起疑,随口说:“哦,你们周末经常加班?有加班费吗?老婆,如果累就辞了工作,没关系。”沈嫣努力笑着说:“哪有加班费啊亲爱的,都是义务劳动,我们可不像你们,过了工作时间病人挂个号还给你们算加班费。我不累,嘉嘉以前小需要我照顾,现在上幼儿园了,我不上班在家待着干吗?。”

 “喔,那就好,我只是怕你累着,如果太累不想干就别干了,或者找个轻松一些的工作。”听梁言这么说,沈嫣心里非常不是滋味,他多么爱她,她也多么爱他,可是明天,她却又要背着他去做对不起他的事情,想到这里,心又如针扎一样疼起来。梁言却想,你加班?我就看看你加的什么班,不用我跟着你,就有人替我盯着你,如果你真的出轨了,我就要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为什么!

 梁言找机会给侦探所打了电话,要他们一早到自家小区等他老婆,说明了情况。

 周六早晨,沈嫣七点半起,梳妆完毕吃过早餐出门去了。

 梁言雇佣私人侦探一个月后的周末,终于有了“实质”收获。七点五十,梁言的私人侦探看见了一个身着黑色职业装,脚踩黑色高跟鞋的优雅女人挎着红橙的坤包走出小区,上衣西装的里面是一件白色衬衫,远远看去,这套职业衣裙很好地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玲珑人的身材。

 盯梢的年轻人喉头动了下,笑着摇头,娶个美女,到底是福还是祸呢?远远地看着她,过了马路,往前走去了,过了第一个十字路口,往右拐了,拿出手机打电话。八点十分,一辆黑色奔驰轿车停在路边,沈嫣上了车。梁言委托的人开车跟了上去。

 黑色奔驰在前面开着,梁言雇佣的人在后面跟着,东三环中路上了东五环,东五环一路向南上南五环后又行驶了一段路下主路,又行驶了一段,停在一个小区门口,私人侦探给梁言打电话,没五分钟,小区里出来另一部黑色轿车,一起往南开去了。侦探又通知梁言他们的动向,梁言叮嘱跟紧了,这边说没问题。

 梁言腔怒火出了门,开车往南直下,今天一定要抓到这个夫!怒火中烧的梁言车开的又快又猛,半小时后又接到侦探电话,两部轿车进了大兴区一个小型度假村的别墅区,刷卡进门,他的车实在是进不去了。梁言一听,手中的手机都要被捏碎一样,即使这样,都感觉不到疼痛。

 “告诉我具体地址!!”那边查了具体地址,告诉梁言。

 这边,进了别墅区后,轿车停到了一栋别墅前,这个小区里全是独栋别墅,一共大概四五十栋,十排一共。停好车,一行六人进了别墅。

 佟天赢,杨新,连珊珊,沈嫣,许欣,以及杜站长。院子里有一个大泳池,水很清澈,一进门,大门就被反锁了,高高的院墙让院里的人往上看去有点压抑,像困在一座天井里。

 几个人都往里去了,佟天赢却一把拽住沈嫣的胳膊,推到墙上强吻起来,沈嫣被这突如其来的吻惊到,本能地挣扎反抗,大喊放手,可是对一个虫上脑的男人,这种柔弱的反抗和无力的言语只会让他更来劲,更有征服。佟天赢的吻强硬有力,沈嫣痛苦地摇头,他便双手锁住她的头继续实施侵犯,里面的秃顶老头喊到:“老佟,你干嘛呢啊?许欣要你!”许欣听站长这么说,只是妩媚一笑,一旁的杨新看见许欣的笑容顿时觉得身体除了一个部位硬了之外,其他地方都软了,她好漂亮,和沈嫂各有各的美!听见里面的喊叫,佟天赢停了下来,拖拽着沈嫣就往里走。

 到了客厅里,老杜看见这梦寐以求的美人儿,嘴里的津一下就多了起来,口齿都不那么利落地说:“美女,我们又见面了。”说着,就伸出手和沈嫣握手,沈嫣低头不语,双手下垂在裙子两边。老杜笑着说,沈小姐真有情趣,知道今天来参加合大会知道俺老杜喜欢officelady所以特意穿上职业装给俺欣赏是吗?说着,搂过身边同样职业装的许欣,她身穿粉紫上衣,下面是海蓝裙子,与沈嫣相同的色彩是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以及,脚下黑色高跟鞋。

 “老佟,我们开始吧。”说罢,右手揽住大欣的后背,左手上她的峰,佟天赢对沈嫣做同样的动作,不同的是,许欣顺从享受,热情回应,沈嫣却痛苦万分,避之不及。

 “唔。唔…”沈嫣像是想说话,却被佟天赢吻的说不出话,痛苦地闭着眼睛紧锁秀眉,双手还在挣扎着想推开男人,可是那点力气却无济于事。正痛苦之间,大腿又受到一双手的侵犯,沈嫣本能地看下去,是姓杜的坐到了她面前,双腿把她盘在中间,一双手摸上她修长匀称的玉白美腿,佟天赢放了手,去搞许欣。

 沈嫣用力去推老头,老头就像一个不倒翁,推不倒,沈嫣更用力,却被老头紧紧抱着自己的双手放到了自己。沈嫣一边挣扎一边大喊:“放开我!你放开我!。”

 说着,又对佟天赢说:“佟天赢,你说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的!呀!放开我啊!

 啊,你说你要…啊放开呀…你要把资料还给我…都销毁的!啊…”佟天赢听沈嫣这么说,突然停止了对许欣的动作,但是老杜对沈嫣的猥亵侵犯还在继续,一双手已经死死按住一对美,使劲,任凭沈嫣怎么拍打他的秃头,也不放手,不躲避。

 佟天赢听到沈嫣提起照片和视频的事,让杨新把硬盘拿来,蹲到被杜猥亵着的沈嫣身边说:“就在这张硬盘里,所有照片,视频,都在了,今天你乖乖听话配合我们,我就把它还给你,忍一忍吧亲爱的,过了今天,我就彻底把你还给你老公。”

 说着,按住沈嫣动的胳膊,“你配合点,我们都舒服爽快,你来也来了,别大家玩不痛快你也拿不回那些照片和视频资料。

 乖乖,我帮你把这职业装了,多美的officelady!”说着,老杜和佟天赢一起去解衣扣,“别挣扎别反抗,跟老公说出来加班加的衣服都撕烂了可就不好了!”沈嫣的挣扎慢慢弱了下来,像一只待在的小羊羔,只剩下内心的恐惧和不平静的呼吸。两个人几下就下了沈嫣的套装,裙子下面是的包丝袜和白色的内,上面是那件淡紫衬衣,黑色的高跟鞋还踩在脚上。

 “宝贝,自己解开衬衫扣子吧,让我们看看你那美妙的房上今天戴的是什么颜色的罩。”沈嫣呆坐在那里低着头,秀发凌乱,看不到脸上的表情。

 “快,否则我帮你撕开,撕开就不是下来了,回家不好解释了。”佟天赢趴到沈嫣耳边,一边轻柔地说着,一边舐她的耳垂。老杜和另外三个人在一边看着,沈嫣像机器人一样,缓缓解开了自己的衣服扣子,了下来,里面是一件和丝袜同的文,她没有双手护住部,而是机械地拦丝袜,缓缓抬起股,丝袜就退到了膝盖处。

 “哈哈,这就对了,自己主动点,别老让我们催。”佟大笑着说。沈嫣完丝袜和高跟鞋,沈嫣缓缓站了起来,轻轻抬头看着佟天赢:“你想要,就快点吧,到哪个房间?”,那双美丽的眼睛似忧伤,似哀怨,似祈求,无论什么神情,此刻的样子都那么凄美动人。

 “到外面泳池游泳啊!”老杜笑着说,“许欣去带她换上泳衣,让她自己挑一件。”

 两个女人去了卧室,打开衣柜,成堆的比基尼和连体泳衣映入眼帘。

 沈嫣挑选了一件海蓝色连体衣,紧身泳衣比比基尼能够更好地勾勒出她的曲线,泳衣下角收向中间成窄的倒三角形,沈嫣漂亮的股就各有一半出在外面,往上是被泳衣束的很好看的细,怎么看都不像已经生养过的样子,圆润的脯虽然没有一旁身着紫比基尼的许欣那么硕大<沈嫣日记> M.siReNxS.CoM
上章 沈嫣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