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沈嫣日记 下章
第27章
 听了KK建议修改成沈嫣和佟天赢上前在客厅沙发边看AV边搞,佟天赢对沈嫣上下其手三点不停循环蹂躏沈嫣的感官受到很大刺。不过我还没改。

 眼罩被摘了下来,沈嫣却没有立刻睁开眼,依然轻闭着眼睛,享受男人舌头给她的滋润…

 “乖乖,睁开眼睛看看是谁在疼爱你呀。”中的沈嫣还没反应过来人怎么能做到一边舌吻一边清晰地说话呢?按他说的睁开眼睛,看到的却不是佟天赢,而是一张干净帅气又青春的脸!是他的司机杨新!

 沉醉的眼神瞬间惊讶恐惧,嘴里也发出抗拒的声音,一边扭头想躲开杨新的吻一边推杨新,想把他从自己身上推下去,可是受到了沈嫣的反抗的杨新并没有如她所愿退缩,而是更猛地了下来,两个人的脯没有一丝隙地贴着,沈嫣的双手被杨新抓紧按住在上方,杨新的吻更猛烈,像一条捕食小绵羊的恶狼。

 “唔…唔…”沈嫣使劲摇晃脑袋挣扎,可是她哪有杨新劲大,刚刚还和谐美妙的爱,睁开眼,就变成了又一次强。佟天赢突然制止了杨新,让他从沈嫣体内拔出,从她身上下来了。此时沈嫣已经哭成一团,佟天赢又去抱她,轻拍她光滑的美背:“不要哭了,刚刚你多舒服,怎么突然这么伤心了呢?”沈嫣不停泣,佟天赢只一边言语安慰一边轻拍她后背,梳拢她秀发。

 “我不明白你哭什么呀?刚才你站在边,从后面干的你翻天的就是杨新啊!闭着眼睛黑着灯就行,面对事实就不行啦?”

 “佟天赢,你不是人!”沈嫣哭喊着。

 “我还真不是人,我是魔鬼,我对你做过不是人的事也不止这一件吧,最不是人的也不是这一回吧?你不还是跟我好,让我干吗?”

 “你无!”沈嫣红着眼睛愤恨地看他。

 “是!我就是无!我就是喜欢你!我就是接受不了我没有在你男人之前认识你我就是接受不了我不能独占你!!既然你不是我一个人的,既然我不是你第一个男人,也不是你最后一个男人,我怎么就不能让别的男人伺候伺候你?反正干过你的男人也不止一个了。”一番话堵的沈嫣没话说,一双美丽哀怨的眼睛就像几个月前在华清嘉园第一次失身于他的时候,充了忧伤,无助,恐惧,可是美丽依旧,动人依然。

 “我老了,配不上你。杨新年轻,你们做的场面非常美,我以旁观者的视角欣赏,非常,就像欣赏一副动态的艺术品,俊男美女,相互足,做着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情。你还不知道,上次我帮你找回嘉嘉,那天深夜,把你干的的嗷嗷叫,都不顾不怕你婆婆还在家的那个人,也是杨新,的那么深,让你又又痛,又痛又快乐!”

 听到这番话,沈嫣难以置信,原来杨新早就占有了自己的身体,自己不但毫不知情,还那么那么,心里有什么东西又破碎了,佟天赢之后,自己又失身于一个男人。杨新站在边,“阳光”微笑到:“嫣嫂真美,不但人美,小儿更是美的让我罢不能,干别的女人十几分钟,干你怎么也得半个小时,我哪里舍得完了拔出来啊。”

 沈嫣失神地听着,不知道听见了多少。佟天赢安慰她:“抛开观念,刚才你看两男一女3P的片,不也目不转睛吗?不也觉得女主角很吗?现在就让你尝尝那种死的快!”说着示意杨新上来,自己则双手捂住她两只房,然后用手指去挤头:“我们已经这样了,放开了享受吧亲爱的,这次过后,你会爱上3P的,这是你们女人的先天优势,的愉悦,是老天赐给你们最美妙的礼物,跟你老公做,一辈子也体会不到跟我们做的快!他。”

 佟指着杨新说,“比我美,比我巴比我硬,比我和你更般配甚至比你老公更配你!从生理说,你都平心静气接纳我这老家伙了,为什么不接纳他?”

 看沈嫣没做反应,杨新抓住她一双美腿,往两边一开,扶着巴就了进来…只见沈嫣锁眉咬,轻闭双眼,默认了他的侵犯。杨新动了起来,沈嫣喉咙中开始传出做时特有的呻,佟天赢看她终于被调教的有点的样子了,非常开心,趴到上,一面与她吻,一边轮蹂躏她两只房…

 沈嫣完全坠落望的漩涡,两个男人一上一下一吻一干,两只房也被两个人一人一手拿住蹂躏,他们的精力分散,所以更能专注自己做的事,更能做好所做的事,以前的边做边吻,从来没有一次,比这次更过瘾,更酣畅淋漓。

 佟天赢吻到她的脸蛋,下巴,脖颈,肩膀,问到:“吗宝贝?是不是比一个人伺候你更?”沈嫣的嘴得意解放,发出纵情酣畅的呻:“啊…啊…好…嗯…”啊…佟天赢看她这样,忽然激动起来,横跨到她脯上,往前挪动,把进了沈嫣嘴里,这是非强的第一次口,她没有拒绝,而是乖乖张嘴,还辛苦地抬头往前,为了把佟的巴更深地吃进自己嘴里,看着女神一样的娘们认真又辛苦地吐着自己的巴,佟天赢的心理快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两只手则伸到后面去摸沈嫣的房,下面的杨新还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享受着命子在女神儿中的快,不想终结这种感觉。

 佟天赢够了沈嫣的嘴,又退回她双中间,把入她的沟中,双手往中间夹紧那对令他销魂蚀骨的房,命令到:“把手到上面,紧了!”沈嫣顺从地把右手到被佟天赢紧紧挤着的双之上,巴被四面八方地紧紧包围了,佟天赢拿起边的油大量地撒到自己的巴和沈嫣的子上,两个人的手上,开始努力地前后动起来…

 “喔!!宝贝,再抬头来吃啊。”

 说着,佟天赢用力往前顶去,头就到了沈嫣嘴边,触碰到下巴后,沈嫣乖乖张开嘴,努力地抬头往前探,温柔地含进了嘴里,茎身在双和三只手形成的隙中间滑溜地进退,头被含在销魂的红白齿和滑舌之间,看着沈嫣认真口的样子,佟天赢终于到了崩溃边缘…

 突然摆房和三只手还有嘴巴的迫,右手猛地巴,左手抓住沈嫣后脑靠向自己,深深地把入她的口腔之中,猛烈地起来…

 一直了六七秒,佟天赢也没停下来,完了,双手死着沈嫣的头靠向自己,巴则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往她嘴里顶进去,下体还被快乐地着,嘴巴被填的沈嫣无法发出畅快的叫,佟天赢听的不,就拔出了巴,嘴巴空了,刚喊了几声,佟天赢又吻住了,还在沈嫣嘴里,他却毫不介意,了一些到自己嘴里,然后分开,咽下去,命令沈嫣:“咽下去!”

 此时的女人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奴,而佟天赢就像她的主人,于是乖乖下咽,口腔里干净了,才又尽情地呻起来。

 没一会,佟天赢又摸着子吻了上去,摸够了子,把杨新推开了,然后中指进沈嫣的里猛抠起来,直抠的沈嫣娇躯不停扭摆,嘴巴却被堵着发不出声来只能嗯嗯唔唔,手指变成两,拇指按住蒂使劲,佟天赢抬起身子来,给她呼吸和呻的空间,得到释放的女人嚎啕尖叫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

 体而出,淋了佟天赢整条右臂,她自己也不知道的是还是水…高之后的沈嫣像被掏空了身体一样,不停搐着…

 “到她脸上。”佟天赢对手着的杨新说。杨新跪到沈嫣脸前又狠狠地了十几下,一股浓猛地到了美人轻闭着的眼皮之上,还有部分洒落在脸蛋和鼻子上…

 两周后,梁言终于回来了。机场航站楼,沈嫣身着一件蓝色的连衣裙,长及脚腕,出后颈下的一点美背,蓝色的衣裙上布白色碎花,就像点点星辰散在夜空中,长发随意地束在后颈,呈低马尾状。

 高大干净的男人脸笑容走了过来,沈嫣也出许久未见的幸福笑容,梁言张开双手,沈嫣只站在原地幸福地笑着看他,直到眼泪了下来,被梁言抱在怀里,她埋头在他宽厚的膛,眼泪沾了他的衬衫。

 “答应我,以后都不会离开我,也不会再离开我这么久了。”

 梁言像哄女儿一样轻拍她的后背,温柔地说:“我答应你,再也不离开你这么久,即使不升迁不发展,也不会再离开你这么久。”沈嫣心里好安慰,抬起头深情地看着梁言:“老公,我真的好想你。”说着,眼泪却越越多。

 “宝贝乖,不哭,我不是回来了吗?”说着在爱额头深情轻吻,良久,才离开。他揽着她的右肩,走出大厅。

 一天晚饭后,沈嫣在厨房切凤梨,不小心切到了手,她没有出声,只是找出创可贴贴上,当她把切好的凤梨端到茶几上和梁言边看电视边吃的时候,梁言才看见她的手指着创可贴,忙心疼地问到怎么了,沈嫣却轻描淡写说没事,不小心切到了。

 梁言发现沈嫣这些日子经常走神犯错,做饭时候盐和糖会搞混,擦着地也会突然停住沉思,这一切梁言看在眼里,却没有去问她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一天睡前,梁言求,沈嫣却表现冷淡,她没有拒绝,但也没有积极热情的回应,更像是应付作业,梁言不解,事后抚摸着爱的脸蛋秀发和这让他唯一痴眷恋的身体,问她:“嫣儿你最近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以前你只在家带嘉嘉,现在那家公司做事适应的了吗?不行就辞职吧,咱家有我一个人挣钱足够了。”

 “没有,我没事,我现在的工作我很喜欢,老公我们睡吧。”说完,就埋在梁言怀里,右手搂在他身上,不再说话。梁言虽然心有言却不想再打扰她,也只是用右手轻轻抱着她。

 这几天,沈嫣和佟天赢并没有断了联系,只是梁言回来后,他们没见过面,不是她不见佟天赢,是佟天赢没提出见面。

 星期五下午,佟天赢打来电话,约她晚上吃饭,沈嫣想,该面对的,还是得面对,去吧。于是给梁言说,加班,要九点多才能回去。

 西餐自助餐厅里,佟天赢已经坐在落地窗等她。沈嫣坐下,表情不暖也不冷,不亲也不远。他让她点菜,她就点。他让她喝酒,她就喝,高脚杯,红酒。他们边吃边聊。

 “一会让杨新过来送你回去,我喝酒不开车了。”

 “不用,我自己回去就好。”

 “哈哈,你还怕他吃了你不成?就算吃也没事啊,又不是没吃过。”

 沈嫣听到这句,抬头看他,眼神凌厉,这是佟天赢从未见过的样子,倒让他有点脊背发冷。

 “佟天赢,我很爱我老公,我在他之前没有爱过任何男人,在把心交给他之后也不可能爱上别的男人,我的爱情一辈子只有一次,它不变质,不转移,我永远是他最爱的子,他永远是最疼我的丈夫。我不想说不要再见面这样的话,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我也不想再想起,我们见不见面,也只是熟悉过一段时间的路人而已,你是艾晓彤的男人,她是我曾经的闺蜜,就这样。”

 佟天赢听愣了,这可是认识她近一年来头一次这么硬这么冰冷。

 “哎?你被谁洗脑了吗?还是换心了?”

 “都没有,我还是那个我,只是我不能失去梁言,就像我不能失去嘉嘉一样,所以我不会再和你有往来。”

 “你不觉得跟我做吗?你忘了你死的感觉了?再说,你不说,你老公怎么会知道?”

 “这不是我说不说的事,我爱他,心里就接纳不了他以外的任何人,无论说不说,他知道与否,事实只要存在,对他对我就都是一种真实的伤害,这种客观精神伤害不会因为任何人的不知情而消失而不存在。他痛苦,我会比他更痛苦。你懂什么是爱吗?。”

 “我怎么不懂!”佟天赢忽然咆哮起来,“我他妈也爱你!从第一眼看见你我就爱你!你的眼睛,你的脸型,你的性格,都像极了我曾经最爱的一个女人!

 从第一眼看见你我就想得到你!”男人的咆哮让周围有人看过来,他又小声说到:“你知道吗?你是我干过的所有女人里面,最让我着的,如果我是你第一个男人,我愿意为你放弃所有其他女人。因为你长得太像她了,气质也太像了。”说着,仰起头:“可是我却没得到过她,没得到她的心,也没得到她的身体。”沈嫣平淡如水:“我不是她的替身,你喜欢的也不是我。你应该去找她,以你的条件,不爱你的女人不会有几个吧?”说着,居然也笑了起来,充深意。

 看看时间,八点多了,“佟天赢,你如果真的有一点对我用过真心,我希望你把保留的我的所有照片视频都删掉,我们可以平静相处,从此以后。”说完,起身就走,路过佟天赢身边,却被一把拉住:“删掉?我得不到你的人,保留点影视记忆也不行?”沈嫣不屑地笑着说:“你还没有得到我?你还想怎么得到我?

 你不但得到了,还和别人分享了。”忽然,眼泪就了下来。

 “那你被我们同时干不是很吗?你到底在哭什么?”

 “怪就怪我们年龄差太多,怪你没有在梁言之前遇到我吧。你,不是人。”说罢,挣脱佟天赢的手,哭着走出餐厅。

 八点四十,到家。

 “回来了,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做。”梁言从沙发起来去往厨房。

 “不用了,在公司叫了外卖。”说完就换了衣服去洗澡。

 早晨五点多,天刚刚亮,睡眠中的梁言听到子的尖叫,伴随着的是身体的挣扎颤:“放开我!不要碰我!放开我!啊!”,急忙去轻拍她的胳膊“小嫣,小嫣,做梦了?”沈嫣醒来一看自己躺在上,在梁言身边,一下钻进梁言怀里哭了起来:“我梦见坐黑车被抢劫,我把身上的钱都给他了可是他还拿刀扎我,挑我的衣服,呜呜…”

 “好了好了,是梦啊,不哭了。”梁言看看时间还不到五点半,“上班还早呢,再睡会吧。”

 下午六点,梁言下班到家,停好车上楼去了。出了电梯,刚掏出钥匙,被一个细长眼睛前额的高个女孩轻拍了下右肩,他从右边回头却看不见人,转到左边,才看见她干净的笑脸,头轻歪向一侧像是在撒娇,右手伸出来摇摆后要和梁言握手:“你好,我叫韩晓。”

 “你认识我?找我有什么事?”梁言感到奇怪,笑着问这个陌生女孩。

 “呐,梁先生,在你家门口说话怕不方便呐,是关于您子的,你没有觉得她最近行为反常吗?女人出轨后一般都会出蛛丝马迹哦。”

 的笑浮现在陌生女孩的脸上,看起来可恨,却又有些?感。梁言的笑僵在脸上,但他还是下了情绪平静地问她:“你是谁?你认识我老婆?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女孩轻笑依然,出洁白整齐的牙齿:“她不是叫沈嫣吗?想知道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她都做了什么就跟我来吧。”说罢,下楼梯了,梁言想到子这几天的反常表现,犹豫了下,跟着韩晓下楼去,而此时一门之隔的沈嫣正在准备晚饭,和女儿还有婆婆等梁言回家吃饭。

 韩晓用去杨新那里换取了沈嫣家的地址,杨新看她恨的心切,就提出一对一对她没兴趣,要和朋友一起玩她,让杨新意外的是韩晓居然一口就答应了下来,杨新就把这几年北漂玩的不错的朋友都纠集到一起,一共七个人,在其中一个朋友租的两居室里轮了韩晓,让杨新惊讶的是,他们七个怎么蹂躏她,她都乐于接受,并且非常享受,纵然脸上,嘴里,股大腿上,也是女王般傲慢的胜利姿态,让这帮氓很没面子,本来想享受凌辱的快,没想到却成了侍奉女王的奴,杨新想,下次再多几个哥们,不信不服你。当然有没有下次不得而知,这次,韩晓心满意足,无论是如愿得知“情敌”住址,还是感官的刺足。

 韩晓在自己的车里告诉了梁言沈嫣出轨的一些事情,最后还用轻佻又不甘心的语气挑逗梁言:“梁哥哥,你这么帅,我真嫉妒你家沈嫣,要不你上了我,就当和佟天赢扯平了,好不好?”说着,妩媚地笑着双手攀上梁言的后颈。

 <沈嫣日记> m.SirEnXS.CoM
上章 沈嫣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