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沈嫣日记 下章
第24章
 从河北回来的第三周,星期二下午,沈嫣在一堆文件中忙的没空抬头,电话响了,是婆婆打来的。

 “喂,妈,”

 “小嫣那,我,我把嘉嘉丢了!”婆婆的声音慌张又急促。

 “什么!”沈嫣几乎惊叫起来,“怎么回事啊妈?”

 “我刚刚接她从幼儿园出来,以前有段路都让她自己跑的,结果今天我从后面跟上后,发现嘉嘉不见了!”婆婆又急又怕,声音带着哭腔。

 “妈你怎么能这么大意啊!”沈嫣焦急之下声音也抬高了几分,引得身边同事向这个美丽女同事纷纷侧目。

 “小嫣,是妈妈的错,对不起,现在怎么办?”婆婆一边道歉,又无助问到。

 “报警了吗?”

 “没有。”

 “我报警,妈你在哪,我过去找你。”说完,沈嫣就奔出大厦,拦了出租车去往嘉嘉放学走的那条路。身后同事碎嘴念叨,到底是老总助理,来去自由。另一个说,羡慕吧,谁让你长得没人家漂亮了。刘亚飞看了这两个碎嘴婆娘一眼,不屑摇头笑笑。

 出租车停在了海川路,沈嫣下车看见婆婆红着眼睛呆站在那里,看自己来了,更委屈地哭了起来。沈嫣一边安慰婆婆一边等出警。一会民警来了,问清楚情况,让她们等消息。

 手头工作还有好多没完成,嘉嘉这一丢,心如麻,也没心思去做了,可是又不能不做,于是给老总打了个电话说明了情况,请了半天假。两个可怜的女人先回了家,谁也没想通知嘉嘉爸爸,远在大洋另一边,通知他也是干着急,先等等警方的消息吧。沈嫣一边安慰婆婆一边焦急地等待着,孩子已经丢了,冲婆婆发火也没意义,何况她向来都是温柔孝顺的好媳妇。

 几个小时过去了,天色暗了下来,却毫无进展。沈嫣想到佟天赢,其实早就想到他在公安部分的关系,可是好不容易断了联系,他难得不再纠自己,怎么能去主动求助他。可是,眼下,为了宝贝女儿,要她做什么她都愿意,女儿就是她的天,是她的一切。终于拨通了佟天赢的电话。

 自从与连珊珊干过之后,这几天佟天赢没事就带她出入各种场所玩,今晚正带她与两个客户吃饭,对面的两个男人直夸珊珊美丽温柔,佟总有这样一个赛西施的妹妹真幸福。每个人都不说穿,每个人心知肚明。珊珊在人前总是一副温柔可人的小女人姿态,和挨时候的放完全不一样。电话响了,佟天赢对客户说了声不好意思,一看,沈嫣?心里喜悦起来。

 “喂,你怎么舍得打来电话了?”

 “佟天赢,我女儿丢了。”

 “丢了跟我说干吗?报警去呀!小人,那么给你打电话都不接,丢了孩子想起找我了呀。”

 佟天赢调笑着说,听的珊珊和两个客户一愣一愣的。听他这幅语气,沈嫣急的快哭出来了:“你不要这样,你在公安不是认识很多人吗?天赢你一定要帮我,我不能没有嘉嘉,帮我找回嘉嘉,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说着,眼泪就了下来,哽咽着说:“真的,你一定得帮我找回孩子,我愿意为你做一切。”

 佟天赢喝了一大口酒,长舒一口气说:“好,我的小人。”说罢,挂了电话。沈嫣把自己锁在卧室里,老公不在,她被闺蜜算计出轨,如今婆婆的粗心大意走丢了嘉嘉,越想越伤心,越想越委屈,哭的香肩不停抖动。

 “不好意思两位,我离开下,五分钟回来。”佟对客户说,“珊珊你好好陪林经理孙经理。”两位客户忙说没问题有事先忙。珊珊笑着应允。佟给黎开打了电话,也通知了孟副局,说明情况,拜托二位一定尽早找到孩子。他虽然是个不折不扣的氓,玩的女人无数,可是对这个医生的老婆,却动了真情,她乖巧伶俐的女儿他也真的喜欢,这个电话让他喜忧参半,喜的是这个小娘们主动投怀送抱来了,忧的是孩子的下落。回到座位上,几个人继续喝继续聊起来。

 十点半,黎开打来电话,说孩子找到了,连犯罪分子一起带回了局里。佟天赢让杨新接上自己,来到沈嫣小区楼下,打电话告诉她孩子找到了,在楼下等她,让她下来。

 沈嫣赶紧换好衣服下楼来,匆匆跑到西门,一辆黑色GL550停在那里,杨新下来接,只见少妇脚穿一双白底粉边阿迪,黑色运动白短袖上衣,素颜简洁,清纯的像一个大学生。

 嫂子好!杨新笑着和她打招呼,沈嫣看了杨新一眼,没有说话,杨新拉开车门,沈嫣上车了。佟天赢坐在左边,笑着问好,我的小宝贝,好久不见,你越发水灵粉了。看着不施粉黛黑发披肩的沈嫣,佟天赢的心在跳,巴也热涨起来。

 “佟总好,谢谢你帮我找到嘉嘉。”沈嫣坐到右边,感激地说。

 “你还是叫我佟哥吧,一你不是我的员工,二你不是我的客户,叫佟总不伦不类。”沈嫣淡淡回应:“谢谢佟哥。”杨新开车驶向朝阳分局,佟天赢的右手轻轻按在了沈嫣左手上,深情侧目凝望她。沈嫣没有躲闪,也没有回望,只是轻轻转头看向车窗外呼啸而过的夜景。

 很快到了分居,嘉嘉看到妈妈,破涕为笑,看到女儿毫发无损,沈嫣喜极而泣,紧紧把嘉嘉抱在怀里,不停爱抚安慰。情绪平复一点后,擦去眼泪,对佟天赢说:“谢谢佟哥,真的太感谢你了。”说着,委屈的泪水又溢出眼眶。

 看着眼前流泪的美人,她的眼泪真就像是泉眼里涌出的清泉,佟天赢伸手拭去美人泪,别谢我,谢黎队长吧,要不是他们全力搜捕,我再想帮也帮不上你。沈嫣看着一边离的黎开,也顾不得厌恶了,只感激地说道,谢谢黎队长。黎开说小意思,以后有事尽管说,能做到的一定帮忙。

 “走,我送你们娘俩回家。”说着,佟天赢揽住沈嫣右肩,嘉嘉被沈嫣牵在手里,几个人与警察道别后上了车。很快到了楼下,沈嫣的心开始忐忑起来,这近半年的时间,她对佟天赢从一开始的恐惧厌恶到现在的微妙变化,她自己也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从长相来说,佟天赢算好,虽然个子不高,年纪又大。但是无论如何,自己是有夫之妇,是妈妈的身份,有优秀帅气的老公,两个人对待爱情都专一执着。沉思中,到了单元门口,沈嫣再次道谢后与他道别,佟天赢却没有离开的意思,笑着说,我送你们上去。

 电梯来到20楼(她家是不是20楼我都忘了就按照20楼写了以后),出了电梯,沈嫣慌忙打开了房门,带嘉嘉进了家,门却被佟挡住没法关上。

 “安顿好嘉嘉后出来下,我就在你家门口等你。”佟天赢用只有沈嫣能听见的低沉声音说道。沈嫣不置可否,关了门,给孩子洗澡,哄她睡觉,自己洗澡,完了也没有进卧室,就穿着睡衣呆呆地坐在客厅沙发上,秀发还没有干,她不知道是在想梁言,还是想,或者说怕此时与自己一门之隔的佟天赢。怎么办,自己到底要怎么办?。

 时间来到午夜了,沈嫣还坐在沙发上发呆。手机响起来,是佟天赢,沈嫣接了起来,只轻轻喂了一声,不再说话。

 “开门吧,嘉嘉已经睡了。”佟在门外说道。而楼下的杨新并没离去,坐在车里等老板的安排。

 沈嫣起身走到房门处打开,佟走了进来,一把将美丽人抱住,头发虽然干了,但还是凉凉的,碰到佟的脸,他觉得心里的。被佟天赢面对面拦抱着,在自己家里,在她和梁言的爱巢里,自己居然没有挣扎,没有拒绝,我这是怎么了?。

 沈嫣内心烈斗争着,此时似乎有两个自己,有两种人格,一个说,推开这个氓,让她从自己家滚蛋!另一个却说,是他帮我找回了嘉嘉,而且,和他有过的体验,那种刺与快乐,确实不是梁言给过自己的,虽然老公也很,但他总是安安稳稳中规中矩。内心挣扎着,身体却没有任何反抗的动作,佟已经吻了下来,嫣把头歪到一边,却没想从他怀里挣开,反而将头埋到他的肩膀上。

 佟天赢心里笑着,轻拍她柔软丰腴的后背,三周前在秦皇岛就该让你臣服于我,身心情愿地做我的情人,却让韩晓那个臭婊子坏了我的好事,想到韩晓,佟天赢的气又上来,直接把沈嫣横抱起来,冲向沙发。沈嫣为了身体平衡,玉臂绕上男人脖颈,轻声说,不要在客厅里,婆婆在背面卧室。佟说,那我们这间?抱着玉体往西间走。

 “不要,嘉嘉在里面呢。”佟天赢笑着说,那就主卧了只能。

 那是她和梁言的房间,墙上还挂着两个人的结婚照。

 沈嫣不置可否,佟天赢抱着美丽人来到主卧室放到上,关了房门,打开顶灯。沈嫣说,不要开那个灯,然后打开了橘头灯。

 佟笑着关了顶灯:“小蹄子,这个灯光好。”说着,衣没来得及,就到少妇美白丰腴的体上,吻住了嘴,这次嫣没有躲避,朱轻启,舌头就绕到了一起。

 佟天赢吻的深情热烈,沈嫣回应的认真足,没有呻,只有望释放的深呼吸,身心愉悦…佟一边与嫣舌吻,一边伸手去摸她的脯,薄薄的睡衣下,沈嫣没有戴罩,佟大喜,一把抓住丰又柔软的美摸起来,边摸边说:“宝贝,洗完澡就等着我来干你了是不是,罩都不戴了!”

 沈嫣不回答他,仍然只是深气,深呼气,可是房被摸的快却让她的下体逐渐润起来…佟的双手分别按住嫣两只房,时而鲁时而温柔。脑子好,一片空白…老公,对不起…梁言从来不会像佟这么鲁,可是佟这样时而暴时而温柔的手法,却让嫣得到了言给不了的舒服和刺

 隔着睡衣,佟嫣的头,直到睡衣双两点凸起的地方方圆几厘米都成一片,沈嫣还是紧紧咬着双,呼吸声却越来越重了。佟起身,把自己了个光,接着就剥下了嫣的睡衣睡,没理她的浅绿色内

 橘灯光下,隔着衣服被了粉头泛着水光,嫣咬着把头歪向了左边,窗帘的方向,佟贪婪地看着两只房,恨不得吃到肚子里一样,赞叹道:“几周没干你,还真是想的不行,这对子,这对子,”说着,一头扎下去,嘬住了右尖,左手向左,手掌摊开,掌心对准头,轻重替着往下,右边房则一会被只含住尖,一会整只被这到嘴里,真要入腹中一样…

 佟伺候的嫣细心,认真,亲完了右换到左,再用右手做刚刚左手对左做过的事情,美人美目轻闭,一缕发丝滑落脸前,两只房,特别是已经发情起的头传来的快,让儿的水越来越多,身体越来越热,喉咙深处再也忍不住,张开小嘴,舒服地轻叫起来:“嗯…啊…”声音很小,虽然快乐舒服,却不敢大声,怕惊到客厅北屋里的婆婆。

 折腾了好一会,佟把右手伸到女人的下体,隔着小内内,就感受到她泛滥的情,两手指隔着内内摸她的,内中间位置早就像刚刚被过的睡衣前,成一片。

 “看你的,我这就喂你。”说着,撤掉沈嫣最后的布丝,沈嫣顺从地抬,抬腿,内被退下来。佟天赢今晚喝了很多酒,他喜欢酒后纵,虽然酒后的器官感觉不够敏锐,甚至力度硬度都不如常态,但他就是喜欢酒带来的飘忽刺,精神上的快让他更追求,恋。扶住八成硬的巴到了爱泛滥的儿入口,身轻轻一,就顶了进入…

 “嗯…”沈嫣轻轻呻起来,很久没有做,又一次被充,已经顾不得想任何其他的事情了,似乎眼前这个氓就是她的男人,她想要的男人,“啊…”随着佟的一到底,沈嫣的声音大了起来。

 “喔!还是那么销魂!”佟由衷感叹着,趴到嫣的耳边“嫣儿,你说是你的天生销魂,还是我过于恋你?”沈嫣脸庞依然面向南边的窗帘,佟怜惜地把她脸前的发丝挽起到耳朵后边,“为什么和你做的感觉总是这么销魂?”佟天赢感慨着,把脸贴到嫣的脸蛋上,躯干开始上下起伏动起来,沈嫣只安静躺着,身体的快乐让她真心地轻着,这样的姿势干了一会,佟伸出右手,捧起她的脸扭回来,两个人又吻成一团…过了不到五分钟,佟天赢在了沈嫣里面…

 “不会怀孕的是吧?”

 “生完嘉嘉后上环了。”两个人平躺在上,头上面就挂着沈嫣与梁言的结婚照,梁言高大帅气阳光,笑的很开心,沈嫣一身洁白婚纱,小鸟依人,那一脸的幸福笑意,足以贯穿她与梁言的整个人生。而此时,在这张大婚纱照的下面,她却躺在一个大自己十几岁近二十岁的男人怀里,手放在他结实的膛上,低眉顺目柔声说到:“谢谢你帮我找回嘉嘉。”

 佟天赢轻吻她光洁的额头,更紧地拥她入自己怀里:“举手之劳,我也很喜欢嘉嘉,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做我的情人吧,我可以足你任何物质需求。”沈嫣不置可否,不回答:“谢谢你喜欢嘉嘉,她是我的一切,失去谁都不能失去她。”

 “你家有啤酒没?我渴了。”佟天赢问。

 “我也不知道,你去冰箱看看吧,小声点,不要惊醒婆婆。”

 “好。”说完,在美人上一吻,佟天赢光着腚,着他后耷拉着的巴来到客厅,给杨新打电话。两分钟不到,杨新上来了,佟悄悄开了门,让杨新到沙发上等着。

 佟拿着在冰箱找到的一罐奥古特回到沈嫣的卧室。

 “你怎么找了这么久?”

 “哦,我去厕所洗了洗下体。”沈嫣听他这么说,也起身去卫生间。佟却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怎么了?”沈嫣轻问他。

 “咳,咳。”

 佟天赢清了清嗓子,声音调高了几分,“没什么,只是片刻也舍不得你离开。”

 沈嫣听佟这么说,第一次真的笑了起来:“贫嘴,像你这样的男人,也会油嘴滑舌哄女人吗?”这是佟天赢第一次看沈嫣这样对自己笑,发自内心的真正开心的笑,看着她的笑颜,居然有点恍惚起来。

 “放手了,我去洗一下。”沈嫣注意到他的直眼,失神,羞涩地低下头去,小声说。新听到沈嫣要出来,快速闪进了西间,小嘉嘉正睡的香甜。

 沈嫣打开淋雨,认真冲洗起来。这次与以往不同,她并没有觉得刚刚的行为脏了自己,或者,自己早就脏了吧。洗完了擦干身子,一丝不挂地来到嘉嘉房间,杨新躲在一角,想,这不好,怎么就进来了,不如躲厨房了。可是并没惊慌,蹲到了头角落里。

 女人光着身子走进来,没有开灯,走到宝宝前,玲珑曲线凝脂肌肤在这个比自己还小了四岁的帅气小伙年前暴无遗。杨新没有因为紧张而心跳加速,现在却为这个少妇的曼妙体狂跳起来,裆部也瞬间支起了帐篷,暗暗道,果然犹豫,怪不得佟总那么恋这个女人!近乎完美的脸蛋和身材!

 他妈的她那个医生老公真有福!可是一想,他头上的绿帽子,又不嘲笑起来,一会,我也给你小子戴上一顶!哈哈。

 沈嫣幸福地看着睡的宝宝,眼浓浓母爱,只要你安好,什么代价都值得,都无所谓吧。杨新只能借着外面的灯光看到沈嫣完美的体,却看不到她注视女儿时的母柔情。

 我不是个好子,也不是个好妈妈。忽然心里一酸,退出西间回到主卧。佟双腿大张着,壮的巴又有了抬头的迹象,沈嫣进门就看见这的一幕,脸红到耳,迅速低下头去。

 佟天赢看在眼里,笑她说:“哈,又害羞啦?孩子都那么大了,也心甘情愿地和自己老公以外的男人上了,怎么还跟小媳妇似的呀?。”

 沈嫣回到上,躺在佟身边。佟侧身面对她:“刚才没把你伺候好吧?要不要再来一次?”沈嫣刚刚很舒服,但确实没像之前和佟做的时候那样高迭起。

 佟的问题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着,佟拍灭了头灯。两具体又绕到一起,这一次,沈嫣不再把头歪向一边,而是像和自己的男人做一样,像和梁言做的时候一样,面对这个男人,她已经完全放开了,两人热吻着<沈嫣日记> M.SiREnxS.CoM
上章 沈嫣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