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沈嫣日记 下章
第22章
 佟天赢追到马路上,看见沈嫣正快步地往西走去,他没有喊她,只是快跑追上,从后面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宝贝,不要走。”说着,更紧地把沈嫣锁在怀抱,下巴死死地在她的肩膀。

 “你放开我,我要回家。”

 “这距离你家快三百公里了,你怎么回家。”

 “汽车,火车,出租车,怎么不能回家。”佟天赢转到沈嫣对面,双手扶住她的双肩,只见泪水顺着她美丽的双眼下来,润了酒后绯红的脸,美丽的人儿眼睛怨恨地看着佟天赢:“佟天赢,我恨你,是你毁了我的幸福。”

 看因为韩晓的一句话而心情晴转雨的女神,佟天赢又怒又心疼,一把搂进怀里。

 “我有一个相爱至深的老公,一个聪明可爱的女儿,你这个恶为什么要搅我美好平静的生活!”沈嫣越说越气,挣脱他的怀抱,“你女人那么多,为什么非得找我不可!”随着情绪越来越激动,哭的肩膀也颤抖。

 “多一个人爱你,不好么?我对你一见钟情,不行么?我喜欢你,我爱你,所以我想占有你,有错么?”

 “你这是爱我吗?你明知我有老公,却给我下药…强我…你违背我的自愿…强迫…我做不喜欢的…不想做的事情,你就是这样爱我的?。”

 “我说了,我爱你所以想要占有你,如果非得解释我的行为,那只能说我更爱我自己,我不能忍受相思之苦,我看上的女人,从来不会放手,人生在世,没有什么感觉比自己心爱的女人,比把心上的女人到高更好。如果他不出国,我也没有机会,他那么爱你,为什么要离开你一年之久,在女儿才三岁,你年华最好的时候,他没有尽到丈夫的义务,我替他爱你,滋润你,有何错之有?你的身体不也接纳了我么?下午还在海里和我绵,说晚上要,难道就因为那个小婊子一句话,就要这样?”

 沈嫣抹了一把眼泪,泣着说:“佟天赢…你…别说了…我从来都没有接纳…过你,是你…三番五次地纠我,不放过我…我根本就不想理你,我心里只有梁言。”

 说着,低下头去。

 “那你上次在华清嘉园怎么那么?事后怎么像小绵羊一样依偎在我怀里?还有,如果说以前都是我胁迫你,我给你吃药,今天我可没威胁你,我只是邀请你,是你自己甘愿撇下女儿跟我来到海边度假,你敢说你心里没有我?就算你心里没我,你的身体,你的不想要我进去?不想我把你带到你那个书生气的老公从来没有带到过的天堂?看你口的生涩模样,被我时的颤抖激动,你和你那个梁言可有这种快乐,高?”

 沈嫣被佟天赢说的无可辩驳,她无法否认,内心深处对佟高超技巧和略微野蛮的大动作的折服渴望,那种力度的刺和享受,确实是珍爱自己如明珠的老公未曾做到的,但是她也很明确,心里只爱梁言。

 “别说了,我不会跟你回去了。我要回家陪女儿了,我老公下个月就会回来了,如果你真的像所说的那样,爱我,请你放过我。”

 “小嫣,做我的情人好不好,我不会强迫你,也不会破坏你的家庭,在你想我,方便的时候,我们就做,一切都听你的,我保证你老公不会知道。”

 “不,即使他永远都不知道,我也不会和你再有来往,我不能对不起自己的心,佟天赢,我很明确,我的心里被梁言填了,的,没有一点隙再容纳任何人,也没有空间容纳你。”说完,沈嫣转身走了,夏夜里,她的背影如一把利刃划在佟天赢心上,热的空气顿时如深秋的冷风,刀刀划过男人心头。

 佟天赢还不甘心,几步追了上去,握住沈嫣手腕:“好好,我一切都听你的,我现在和你一起回去,我开车送你。”

 “不必了,我自己坐车回去。”说着,用力甩开佟并没抓紧自己的手,继续往前走。这回佟没有追过去,只站在原地歪着脑袋看着窈窕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这如深秋午夜一样寒冷的夏夜里。

 各自回到北京之后,佟天赢给沈嫣电话,不接,信息,不回。佟天赢倒没有去她公司或者小区堵她,这一次,他想让她彻底折服,让她心甘情愿地和自己做快乐的事。给她时间吧,佟天赢想着,又想起那天下午在海水浴场的情景,那是沈嫣第一次那么顺从,情愿,酒足饭之后就是对她身心的彻底征服,没想到被韩晓这个争风吃醋的小人坏了好事。

 周五下午,前台敲响佟天赢办公室,说有人找。佟说让进来。韩晓纤细扁长的眼睛一如既往地眯着,脸媚笑,佟哥,还在为上次的事生气吗?“小人,我可以捧着你,也可以随时摔烂你!你不就是我花钱养的小婊子么?你为我的女人吃醋,我就是和谁在一起也他妈轮不到你吃醋!”韩晓面色不改,笑脸依旧,哥哥,人家错了嘛!以后再也不敢了!下班我们去吃东来顺吧!介绍我的同学跟你认识,肯定是你喜欢的类型!佟天赢意味深长地看了韩晓一眼,没回答,摆摆手让她出去。韩晓对着佟天赢吐吐舌头,乖乖退出房间,下楼和她带来的同考古系的同学在写字楼大厅等他下班。

 五点一刻,佟天赢走出电梯,径直往大门去,韩晓快步上前,挽住他的右臂,向另一边走过来的女同学喊到:“珊珊快来!这就是我常跟你提起的佟总!”女孩加快步速过来,佟天赢顺着韩晓招呼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个女孩穿着紧身的淡蓝色牛仔,灰白色帆布鞋,上身是一件灰色体恤衫,外面又套了一件橙背心,马尾左右跳着来到自己跟前,女孩笑的甜美娇羞:“您好佟总,我是韩晓同系同学,我叫连珊珊。”

 说完,温柔如水地微笑着看向佟天赢。佟天赢打量着眼前的女孩,黑亮的眼珠,温柔甜蜜的笑容,红齿白,看不出化妆的痕迹,脯虽然不像已经养育的沈嫣那么圆润,却也滚圆坚,如果说沈嫣的房像透的桃,眼前这个叫珊珊的女孩,青葱白的脯就像两个充青春气息的青苹果。佟天赢回应:“你好。”韩晓摇着佟天赢胳膊说,走吧,我们去吃火锅,我请客。

 “你请客?你花的不是我的钱?”佟天赢直白道,“吃完饭呢?你们回宿舍,我回家?”韩晓的脸上划过一丝不悦,珊珊虽然知道两个人的关系,但是佟天赢现在这么直白地说出来,还是让她有点难堪,她却不得不忍着继续陪笑道:“大周末的,不着急回去吧?我无所谓呀,但是哥哥你舍得眼前这位美人吗?”佟看向珊珊,却发现珊珊如水的眼神充深意地望着自己,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他甚至不那么想沈嫣了。

 “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吧,吃饭娱乐一起了。珊珊能喝酒吗?”佟问身边的美丽女孩。女孩点头瞬间,韩晓嘴说,能喝着呢,我们系男生都喝不过她!

 “真的?”佟天赢语气温柔起来。珊珊轻轻嗯了一声,三个人走出大厦。佟天赢叫了杨新,又让他喊上公司新来的销售Gary,晚上七点,紫竹院附近的一家娱乐广场三楼的包厢里,齐人点餐。新人Gary是杨新初中的同学,对于今晚可能发生的事情,他早已被杨新叮嘱好,除了做司机,就是配合老板做老板需要他做的事情。

 韩晓很主动,一次又一次地敬酒,提起上次在北戴河的事,不停违心地向佟天赢和杨新道歉,纵然心里一万个不甘,不,不认,脸上堆的笑容,嘴里吐的巧语,大口干杯的朗,还是让人一点看不出她的内心活动,可是佟天赢这么精明的人睡了她这么多年,太了解她了。

 “行了行了,过去的事就别老絮叨了,你不觉得今晚你反客为主了?今晚到底谁是主角?”佟天赢问。

 “当然是我们的系花珊珊啦!”韩晓说着话的同时,挽住连珊珊的左臂,把头靠到女孩的肩膀上。连珊珊温柔一笑,举起酒杯:“谢谢佟总的款待,以前总听韩晓提起你,今天终于一见本尊,这是我今晚敬您的第一杯酒,珊珊先干为敬。”说完,连珊珊干了一杯。佟天赢笑着想,今晚你们两个小人总有一个要在这包房里被群,到时候你连珊珊说了算,是你,还是把你带来的韩婊子。

 这是一个带KTV的餐厅包房,酒到高时,几个人纵情歌唱起来,gary招呼服务员安排了三位点歌小姐,佟天赢和杨新一人拥着一个,另一位和gary在一起点歌,倒是今晚的两位女主角被冷落在了角落里。珊珊只安静地坐在沙发一角,若有所思,时而看着纵情高歌的人们,时而低头不语,韩晓却心的不悦,心里仍然记恨着几周前的事情,那个女人已婚,有孩子,到底哪里比我好?

 越想越气,越想越不甘心,忽然跟珊珊耳语几句,珊珊却依然不置可否,面不改

 那几个男人还在纵情高歌畅饮,又几曲过后,佟天赢终于让他们停了下来,打发走了三个小姐。音乐停下,房间里忽然安静的掉一针到地上都听的见。

 “珊珊,来这边坐吧。”佟老板招呼韩婊子身边的女孩。珊珊看了韩晓一眼,韩晓貌似是支持她坐到佟的身边,她就坐了过去。“杨新你们继续唱你们的,带上那个婊子一起,不用管我和珊珊,你们仨玩你们的,我们两个玩我们的。”杨新和gary听老板这么说,开大音量,酒瓶举起,继续high。杨新自顾自地唱,倒是gary坐到韩晓身边去一边把麦克风递到她手里一边和她闲聊起来。

 靠门的这边,佟天赢已经把珊珊抱到了自己腿上,他短暂地忘记了那个让他多少年不遇的女人给他的美妙感觉,忘了她清澈柔美的双眼,此刻坐在自己身前眼眸下垂的女孩,另有一番娇羞涩。佟天赢把嘴巴往她樱凑去,她也不躲,他的舌头伸出想往她嘴里探索,她也不张嘴相

 “哦?韩小婊子这个同学,倒是与她有些区别,相貌迥异,性格也完全不同。”

 心里想着,拥紧她,躺到了沙发上。珊珊被佟紧紧地抱着,起不来,想说话却没张口。佟忽然放开她,起身把靠墙的沙发往前拉了一段距离,然后头朝下双腿搭在沙发靠背上,躺了下来,杨新他们依然嘈杂的歌声中,佟示意珊珊面朝沙发靠背坐到自己身上来。

 女孩依着男人的意思跨坐上来,淡蓝紧身牛仔的小股就在了男人的膛上,的气息从佟天赢的口鼻中呼出,直抵女孩最私密的部位,珊珊感到浑身闷热,望慢慢升腾起在心里,就在她心跳逐渐加速的时候,纤忽然一紧,身下的佟天赢搂着她的,贴向了自己的膛,小腹与口紧贴的一刻,珊珊的私处也零距离地凑到了佟的嘴边…

 青春的气让年近半百的佟天赢裆部猛地一下就撑起了帐篷,珊珊感觉到牛仔最中心的位置被润了,酒的作用下,一双玉手不按在了眼前那个鼓掌的小帐篷上,息在另外两个男人嘶吼的歌声中微弱到没有一点声音…

 韩晓目睹着眼前的光景,说不明白是什么心情,若不是那天在秦皇岛为一个出轨的人吃醋,又何必把这个妖介绍给自己的财主,自己与佟天赢本来也是金钱与体的关系,没有感情。只是女人天生的嫉妒心,让她受不了那天佟天赢对沈嫣的态度,自己与他好了这些年,他对自己向来轻薄,一个只有毫无情感而言的冷血男人,氓,居然会在自己面前对另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有老公有孩子的“老女人”,表现的那么疼爱怜惜,她就是受不了,她当然受不了,就算与珊珊这个妖分享佟天赢(的钱),也不能让那个货独享他的钱财怜爱。当然,这只是韩晓以为的而已,沈嫣与佟天赢会走到一起,完全是命运,是孽缘,而已。

 佟天赢像一条野狗一样贪婪地舐亲吻着连珊珊的牛仔中间,还一边喝着酒润口腔舌头,珊珊识趣地抚摸他隆起的裆部,两个人一头朝下一头朝上呈69姿态亲热着,佟天赢伸手去解连珊珊的扣,他要把这个人闷的小妖就地正法。珊珊虽然在酒的作用下有些,但是佟这个动作还是让她下意识地抓紧了自己的,并且试图从佟身上下来。

 佟顺势把她从身上抱下来放在沙发上,侧身住他,吻上他的,女孩没有躲闪,热情张开红吐出香舌接,氓吻的狂暴热烈,像要吃下她一样,她就随着氓的狂一同狂起来,两条舌头时而在口腔内时而滑到边嘴角,没一会两人腮上就沾了带有酒味道的唾,在的气息和男人高超舌技的刺下,珊珊很快就软了下来,像一条死蛇一样软绵无力,从沙发靠背上瘫软滑落到坐垫上,氓也跟着一起动,狂的吻没有停下来。

 恶魔的爪子终于伸进了小娃的体恤衫里,抚摸她如玉滑溜的腹部,然后往上,去推她的罩。珊珊脑子一片,只要不是最私密的部位,她已经无力去阻止,也许,也根本不想阻止,若非屋里还有韩晓和那另外的两个男人,她早就被佟天赢掉牛仔,甚至进入了。

 角落里,韩晓眯着细长的眼睛,冷冷地看着这一切。杨新忽然坐了过来调笑到:“韩嫂,你带这么漂亮的妞给老大认识,今晚老大怕是不会对你有兴趣了,要不我伺候伺候你吧?”韩晓恨恨地看了杨新一眼,小声嘀咕了一句傻。杨新也不生气,拿起酒瓶,靠到沙发靠背上,仰头喝起来。  M.SiREnXS.CoM
上章 沈嫣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