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沈嫣日记 下章
第17章
 七月十七,北京下着小雨。忙完了一天的工作,沈嫣准备下班的时候接到了吴东的电话。

 “你好,”

 “沈嫣,是我,吴东。”

 “嗯,我知道。”

 “听赵玉说你上班了,在SOHO现代城?”

 “是,上了半个月了吧,你最近还好吧?。”

 “我就那样啊,和以前一样。一会我路过你们那儿,顺路接你下班吧。”

 “哦,我下班还得一个小时,你有事就去办吧,我坐地铁回家就好。”

 “我已经没事了,晚上约了几个朋友吃饭,他们下班更晚,我现在就去你们楼下等你,说实话沈嫣,就是想见见你。”沈嫣听吴东这说,也不想再拒绝:“那我下班给你电话吧,你在楼下停车场等我吧。”

 “好。”

 十分钟后,吴东开着他的破途胜来到现代城楼下,找个车位,停好,听着音乐等女神下班。

 雨越下越大。五点四十,望眼穿的东子终于看见一身白色职业装的沈嫣撑着伞向停车场走过来。吴东把手伸出车窗外向嫣挥手,沈嫣看到,匆匆走了过来。

 白裙刚刚盖到膝盖上边一点,西装抈是一件桃粉衬衫,丰脯把衬衫顶起两座小山,黑色亮的波卷随意披散在两肩,丝美腿下脚蹬一双白色高跟凉鞋,车门被打开,女神收起雨伞上车来。

 “转眼就是半年啊!”吴东看着挡风玻璃上的雨线说。

 “是,时间过的真的很快。”

 “今晚一起吃饭?介绍你跟我朋友们认识认识。”

 “不用了,嘉嘉还在家呢。”

 “哈哈,和你开玩笑啦!走,送你回家和小朋友见面!”说着,发动车子,顺着长安街,往东环方向驶去。

 雨很大,路很堵。

 “真不好意思,早知这样,还不如陪你坐地铁。”吴东心巴不得堵车,好跟沈嫣多待一会,嘴上却如此说到。

 “没关系。吴东,你还没有女朋友吗?”东子突然想到半年前和艾晓彤的情一夜,说:“没有啊,得不到你,其实赵玉,艾晓彤,都不错啊,可是一个都不属于我。”听吴东提起艾晓彤,沈嫣的心突然剧烈一颤,却依然作轻松说:“哦,缘分未到吧,坚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会遇见真正属于你的女孩的。”

 坐地铁十几分钟的路程,由于堵车,二人行驶了40分钟,终于到达怡和家园,大门还是不开,嫣对东子说:“就到这吧,谢谢你送我回家。”

 “说什呢,该是我谢你,我想见你,你没拒绝。”

 “我走了。”沈嫣笑笑,打开车门。

 “走吧。回头联系。”嫣下车,撑起雨伞,走进小区,吴东一直注视着她,直到她左转,消失在他视野。

 打开家门,嘉嘉就叫着妈妈扑了上来,沈嫣答应着,弯把宝贝抱进怀。

 姥姥说:“先换衣服吧,今天有一封你的快递。”嫣把女儿放下,看见吧台上的快递,没有寄件人姓名,留有一个座机号。谁呢?隐隐约约,感到不安抑郁。

 换下高跟鞋,嫣还没回卧室换衣服,就打开了这封文件袋,是一叠照片,还有一封信。是大海的照片,沙滩金灿灿,天很蓝,洁白的花轻轻拍着金色的沙滩,有的是天海相接,有的是近景的海沙滩,有的是天海沙滩全景,一共6张,很美的景

 当沈嫣看到第七张的时候,顿时像被空一般,双腿如灌铅,差点支撑不住倒在那,照片中的自己双手被捆绑在头上,俏脸桃红,双摊开躺向两边,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正是佟天赢这个恶人!

 第八张,他全下了下来,第九张,两个人在接吻,第十张,两只恶手抓住自己的双捏,第十一张,右被含在嘴,自己好似动情地仰头,闭着眼睛…沈嫣拿着文件封和照片回到卧室,换下衣服,出来吃饭,她尽量表现的平静。

 晚饭后跟嘉嘉和姥姥说有工作上的事要做,就把自己锁进了书房。最怕的时刻还是到来了。

 “我来天津出差,顺便来到海边,看美丽的大海,心对你万分思念,如果能与你牵手在这黄昏,我愿意放弃一切。上次约会的录像和照片,我会好好保存的,这次先给你发几张看看,洗出来的效果还不错吧?看看你美丽的容颜,销魂的神态,什AV女优,什明星模特,都完败。我一定会好好收藏你的作品,而我与你的爱情故事,才刚刚开始。佟。”沈嫣心慌意,此时却不知该怎办,她想求助朋友,又难以向任何人开口,到底怎办?。

 第二天,星期五。上午十点半,每个人都在忙自己的工作。忽然间,办公室聒噪起来,沈嫣抬头看,只见一个人在前台小姐的指引下手捧一大束玫瑰走向自己,到了跟前:“你是沈嫣沈小姐吗?”

 沈嫣在诧异中回答:“我是。”

 “您好,这是一位姓佟的先生让我给您送来的999朵玫瑰。”沈嫣一听,如五雷轰顶。

 不知情的同事们议论纷纷,女士们眼的羡慕嫉妒恨,男士则纷纷摇头感叹,这种女人果然到哪都是焦点,自己这点微薄的薪水又怎会入得了人家的眼。

 嘈杂之后,各自忙碌起来。11点多,前台女孩过来喊沈嫣,说外面有人找。

 沈嫣放下手头工作出来,果然是佟天赢站在公司外,春风面:“小嫣,一个月没见,十分想念,你又漂亮了!”沈嫣冷冷地看着他:“你要干什?”

 “昨天快递到你家的照片,看到了吧?怎样,拍的不错吧?”嫣听他这说着,走到跟前,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到:“佟天赢,你已经如愿以偿了,还想怎样?”

 “谁说我如愿以偿了,我的愿望只能说开了一个好头而已!我有很多愿望,而你是我最大的愿望!大海很漂亮吧?我就是想和你这样的美人在浪漫的海边漫步,做我们都爱做的美妙事情。”说着,佟的脸就贴到了嫣的脸上,嫣气的浑身发抖,面色青白:“你不要脸!卑鄙!氓!混蛋!”

 “我是。我就是像你说的那样,但你不能因此否决我对你的痴爱,我就是喜欢你,就是要占有你。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只要你配合我,你依然是你的梁言最爱的贤,是你宝贝女儿贤惠的母亲。如果你不配合我,那会有什贞鲎,我也不知道了。别想报警,没什用。好了,不耽误你工作了,明天休息,我去找你。”

 “不行!我妈在家。”

 “哦?那你出来,我们另约地方。”

 “你休想!”

 “那就家讈吧,下午两点,准时见面。”说完,对沈嫣做了一个飞吻的动作,转身走向电梯间,剩下嫣一个人呆站在走廊,丢了魂魄一般。

 这个周末的夜晚,沈嫣注定要在煎熬中度过了。

 星期六中午,一家口吃完饭,姥姥说要出去走走,周末自己就让女儿自己好好陪陪嘉嘉,沈嫣答应着,母亲就出门了。

 一点半,沈嫣哄嘉嘉睡午觉,卧室窈调开在26度,很舒服,小宝宝很快就睡着了,看着女儿幸福的睡相,嫣的心却泛起波澜。果然,正想着,电话就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来电,但是嫣都不用想,就知道是佟。她默默地接起来:“哪位?”

 “当然是我呀,亲爱的,开门吧,我已经在你家门外。”

 “我不会开门的。”说着,沈嫣挂断了电话。佟又打了过来:“开门吧宝贝,不开门,我是不会离开的。你要是不怕邻之间看到一个男人一直站在你家门前,那你就不用开,你看我还不按门铃不敲门,这照顾你,你还不赶紧给我开门啊?”沈嫣知道,这个男人绝对能说到做到,不给他开门,他会一直站到母亲回来,甚至让四邻都知道自己和他的事。门终究是被打开了,女人一脸冷漠的表情看着他,他却觉得她如此冷的脸,那双眼睛,别有一番风情。

 “干吗这一副幽怨的表情?。”

 佟笑着说,“是一个月没被我滋润,怨恨我了?”说着,佟关上门,就上前拥抱沈嫣。嫣本能地后退,双手抵在自己和佟之间,用力推着他的前,想把他推开:“你放开我!”佟也不使劲,就轻轻地环住嫣,不抱紧,也让她无法从自己的环绕中逃离开。嫣无处可逃,又推不开他,好在自己还有空间,只好垂下双手,怨恨地看着他说:“你到底想怎样?”

 “我想怎样你还不明白吗?我想和你做!”

 “滚,你个氓!谁和你有爱!”

 “没有吗?你忘记上次,你是多动情了吗?”

 “你…你不要脸!混蛋,放开我!”说着,沈嫣又用手推佟的口,这回佟却突然抱紧她,男人解释的膛靠了上来,嫣丰柔软的脯,就被这个用力的拥抱挤了过来,贴到男人的膛,被挤地变了形状——“嗯。”被束缚挤的气短,嫣不由地呻一声。

 佟的情,此时完全上涨了:“宝贝,我们去你的卧室吧!今天我就要在你和你老公做上,好好地和你做!”说着,环在美人柔软身上的双臂用力一抬,嫣就被抱了起来,任她叫喊挣扎,佟只几步就抱着她进了主卧来。

 就这样被这个氓抱进了卧室,嫣想到睡的嘉嘉,突然不敢声张了,只用粉拳狠狠地砸向佟的口,用力地推,奈何柔弱女子,怎能推开这个发情的男人。

 宝宝的在东南角上,嫣和梁言的头靠在西,南边留有空间,北边空间大一些。

 佟抱着嫣的,就把嫣头朝南地放在了大上,顺手下了她的拖鞋,嫣惊惧地睁大双眼,双腕被他用手面,丰脯因为挣扎和恐惧而剧烈地起伏,就像一条被点燃的导火线,引燃了佟天赢的火。

 只见男人低头,深深地将自己埋在嫣的双峰之间,用力地挤,扭摆,深深地嗅着女神身上的味道,大口地呼出热气,让嫣感到口火烧一样热了起来。嫣不敢大声叫喊,只是用力地推他的头,狠狠地用手掌砸落下来,可是发情的男人就像一头野兽,任由她娇柔的双手砸向自己的脑袋,也毫无躲闪。

 在男人的侵犯下,沈嫣逐渐感到闷气短,呼吸也急促起来。此时佟抬头凑到嫣的耳边说:“小婊子,想了是吗?。

 我这就来足你!”说着,就把嫣身上的红白相间家居短袖衫掀起来往上拽,嫣极力反抗,却仍然只几秒就被他扯到脖子之上,衣服被撕裂的声音伴随着自己急促的息,当然在看见这个禽兽一样的男人时,上身已经只剩一件紫的内衣。

 佟用力把嫣身子一番,双手一扣,文的背扣就被打开,再往前一拉,雪白的离了罩的舒服,如两只小白兔一样跳了出来。

 “哇!终于又见到你们了。”

 佟说着,把嫣的身子摆正,张嘴就含住一只房,用力起来…左手紧紧住嫣的上身,右手在她双腿不停地挣扎摆动下掉了她的短和紫,这个女人,终于又一次赤在了自己面前。

 佟天赢掉衣服,站到边,解开自己的带,对着上一丝不挂,眼角溢泪的沈嫣说:“放弃反抗吧,吵醒你女儿看见这一幕可不好,妈妈这是在干什那?

 我也不想破坏我自己在你女儿心的形象呀,更别说她贤良伟大的妈妈了。

 我只是很爱你,爱到不能不你!”说着话,佟天赢也把自己的一丝不挂,两句赤的身体,纠到了一起…佟去吻嫣的嘴,嫣不敢叫,只是无意义地躲闪,那种力度的反抗,在男人眼,反倒是更好的催情剂,吻了一会,便把他坚硬的下体到嫣光洁的大腿中间,前后磨蹭着,却发现女人的儿却干涩如旱灾。

 没有药的刺,果然更难得手啊!佟想着,埋头到了嫣的腿间,双手用力地扒开她的大腿,往上推去,像狗一样奋力了起来,他的速度快,唾多,力量足,女人似乎已经放弃了无意义的抵抗,有气无力地用手抓住他的头,一会是想推开,一会却又摸了起来,就在女人拒还的推搡下,佟灵巧的舌功,终于攻陷这片池城,粘滑的爱不停地从嫣美丽的中涌了出来…

 “货,准备好了吗?。

 我进来了!”说着,佟起身上到和嫣对等的位置,右手执住钢铁坚硬的茎,对准被唾水濡口,一,就顶了进来!此时的沈嫣只闭着眼,咬紧牙关,强忍着身体的感觉,不让自己发出声来。佟天赢开始动了起来,动作从慢到快,越来越快,力量不减。他看见了嫣想喊出来又极力隐忍的样子,就深深地吻了下来,两个人的嘴对接到一起,女人此时就是呻出来,也是微小压抑的声音,不怕惊动宝宝睡的嘉嘉了。

 佟也不想停下来,不想换姿势,就这样在心爱的女人身上耕耘着,感受着每一下的爽快。他抱着她,他让自己除了合的地方,身上每一处都尽量与她接触,

 他们吻,他们腹相贴,只是她没有再像第一次在药物作用下那样,玉臂将他圈起来。在这种刺的环境下,多没有男人抚慰的嫣,很快就来了一次高,水汩汩地涌出来,道一紧一紧地收缩,不由自主的夹紧男人在自己体内动的铁

 佟感受到了嫣的高到来,依然卖力地干,直到他感觉嫣逐渐平静下来,自己才慢慢地停下来,硬,在嫣的耳边轻言:“宝贝,舒服了吗?。看你刚才的样子,为什么开始还要拒绝?你会渐渐爱上这种感觉,身体的快乐让你无法拒绝。”说着,佟又猛干起来。

 高过后的嫣,又被他带了起来,舒服,身体真的好舒服,我明明恨这个人,却无法拒绝他给我带来的这种快!这是与言给我的完全不同的感觉!身体真的好舒服!抈像是燃烧了起来啊!佟不知道又干了多久,突然停住,拔了出来,此时的嫣随着身体被掏空,那种空虚的感觉让她睁开了蒙美丽的双眼,似恐惧,似不解,似渴求地望向依然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佟看着她这样的眼神就笑了起来:“宝贝,我就是喜欢你这双眼,美,太美了!”说着,就低头吻了下来,而这一次,沈嫣没有再躲闪拒绝…深吻之后,佟骑到嫣嘴边,股坐在她的脖颈处,那狰狞的就举到了她的边,嫣却像往常一样把头歪向一边,冷然地闭上眼。

 佟把手背到身后,一边温柔爱抚着嫣的房,一边轻声说:“宝贝,快给我含含,刚才就是它把你伺候的那,让你上了天!你不该慰劳一下它?”说着,几指头分别在嫣硬粒上起来,最感的部位被刺着,沈嫣不住轻起来:“嗯…嗯…不…不要碰那…”

 “怕叫出来被女儿听见?那你就乖乖地张嘴含住它!那样就不糊叫出声来了!”

 “不…我才不要…啊…你不要碰我那…啊…”“你这个货,明明的不行,还嘴硬!”说着,佟一只手捏起嫣的桃腮撬开朱,一只手茎,狠狠地刺了进来!男人的子终于进了自己的嘴,越来越深,直到几乎不过气来!天!这是梁言从来没有对自己做过的事情!自己的第一次口,居然给了这个人渣!佟用力地进退,长的几乎刺进喉咙,再退出来,如此反复,自己的眼泪又了下来…

 “你的嘴真笨啊!雏儿啊?你老公没用过啊?”佟一边动着,一边说。

 虽然嫣的口被动十足,毫无技巧,可是看着这觊觎已久的完美女神吐着自己的巴,佟依然感到十分舒服,刺。就在他享受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嘉嘉睡梦中喊了一声:“妈妈—— ”正是这个声音,让佟停了下来,此时的沈嫣红着双眼,看向宝宝的女儿,又恨恨地转向男人,如果可以,她真想杀了他,以解恨!佟停了下来,从嫣身上起来,退下,小女孩并没有醒来,只是睡梦中想妈妈喊了一声,若是以往,嫣每当女儿喊自己,一定第一时间回应,但今天,她却没法答应女儿。

 好在嘉嘉只是做梦,很快便又睡了起来。佟<沈嫣日记> M.siReNxS.CoM
上章 沈嫣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