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沈嫣日记 下章
第16章
 七月一号,嘉嘉办了入园手续,第一天,嘉嘉和妈妈,姥姥,一起来到幼儿园,嘉嘉很乖,不哭不闹,很快就适应了幼儿园的工作。沈嫣告诉梁言,女儿入园了,她和女儿都很想念他。

 二号,沈嫣开始投简历,找工作。她没有告诉梁言自己要工作了,毕业就嫁给了梁言做起了主妇的嫣并没有体会过工作的坚信,甚至没有过一天跑好几家公司的面试经历。

 盛夏季节,嫣穿着职业装,高跟鞋,忙碌穿梭于北京城的各个写字楼之间,她不想一辈子靠梁言,或者,她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和她的言过一辈子,而更重要的理由是,她需要做更有意义的事情,让自己忙碌起来,早六月雨天的那场噩梦。我的人生,要按照自己的思路,活出彩。

 嘉嘉每天早晨由姥姥送,下午放学由姥姥接,这一个周以来,沈嫣早出晚归,面试比正式上班还忙。

 又过了一个星期,嫣终于在一家西班牙企业找到了一份翻译工作,扔下几年的专业,还是很快地拾了起来。

 贤惠主妇变身职场丽人,不知情的追求者接连而来,对于套近乎的男人,她礼貌地回应,保持该有的距离,对于大胆直接的追求者,嫣总会报以微笑,亮出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不好意思,我已经结婚了。”每当这时,追求者或者无趣而归,或者执着于做比同事更近一点的普通朋友,嫣就不再拒绝,所谓普通朋友,与同事又有什实质区别。

 佟在天津的场站仓库发生了火灾,他不得不亲自走一趟。杨新驾车和老总一起来到港口仓库,查明原因,做好善后,两个人驱车赶往每次出差天津必到的水晶宫饭店。

 抵达酒店正是晚饭时间,佟和杨新开好房间去吃饭,饭后来到水晶宫洗浴中心。大堂经理看到佟天赢来了,客气地打招呼,佟笑着回应,二人泡了一会又蒸了桑拿,完了出来。经理主动上前:“佟先生这边请。”佟走着说:“还是要九号。”

 “佟先生不好意思,九号回老家了还没回来,我们这才来了两位兼职学生妹,这不暑假嘛,要不您看一下?”

 “好。”佟和杨新一起来到楼休息厅,找到位置躺了下来。一会,服务员带来两个青春女孩,一个身材丰高大,像一匹感的母马,一个小巧玲珑,乖乖甜甜的样子像一只小母猫。

 “您看满意吗?。”

 服务员礼貌地问佟,佟认真打量着两个女孩,高个子留着齐耳短发,身着一身黑色连体短裙,低开的V领抈是青春的房相互挤形成的深谷,宽松的裙摆刚刚盖过股,两条腿长而丰腴,略施粉黛的圆圆脸蛋巧笑嫣然,深井泉一样深邃的眸子认真深情地看向自己:“您好,我是六号,很高兴为您服务。”

 另一个,长发披肩,同款但是橘黄底的衣裙上布黄白碎花,由于个子矮,不像黑裙子那个好像一弯就会股来,眼睛更大,笑的更甜,不同于高个女孩的冷,这个甜美的矮个女孩像一朵向葵一样灿烂:“您好,我是八号,很高兴为您服务。”高个子女孩皮肤黝黑一些,矮个子女孩粉白粉白。

 “嗯,果然都不错。”佟打量着二人,问杨新,“你喜欢哪个?你先来。”

 “佟总来。”

 帅气的男孩说。

 “跟着我这多年了,还不了解我吗?让你先挑,你就先挑,我都一样。”杨新便不再推辞,猜测佟总喜欢高个子那一个,自己便点了矮个子女孩。

 两个人重新躺下来,女孩分别给按摩捏起来。

 “还在读书?”佟天赢问高个短发女孩。

 “嗯,开学大二。”

 “在哪所大学?什专业?”

 “天津理工大学,津岛学院,国际贸易。”

 “哈哈,毕业后要做大买卖啊!”佟忽然大笑起来。女孩圆圆的脸蛋一红,低头的瞬间短发垂到脸前:“没有了,当时只是觉得这个专业名字好听就选了,可是后来听学姐们说毕业并不好找工作呢。”

 “我就是做国际贸易的,毕业后到北京跟我干吧。”女孩听佟这样一说,轻抬她多情的眼眸,认真地看着他说:“真的吗?”

 佟看着女孩天真深邃的眼神,笑着说:“当然是真的,我做国际物的,海运代理,美国加拿大专线,老婆孩子早都移民美国了,公司注册地在洛杉矶,我在北京是孤家寡人一个啊!”他一直盯着她的眼睛,她没有立刻接他的话,美丽的眼波转,似是要滴出水来。

 “给你按按脚吧。”六号女孩温柔地问佟。

 “好。”女孩往佟的脚上涂油,细心地捏起来。

 “这个力度可以吗先生?”

 “好。”女孩温柔地捏着,佟又说:“再加点油。”女孩又涂抹上一些。

 “哦,。”女孩有点婴儿肥的小脸红晕起来。

 四十分钟的服务结束了,两个女孩准备离开,佟说:“姑娘,留个手机号吧。”

 高个子女孩羞红着脸拒绝说:“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规定不能给客人留电话的,您可以经常来,这段时间我每天都在。”佟笑着没有说话,摆摆手让她走了。

 两个女孩起身走了,佟看着六号女孩的黑短裙下丰的长腿和刚刚被裙摆盖住的肥硕美,短忽然撑起小小的帐篷来。

 “杨新,你感觉还好?”

 “还不错佟总,你对那高个女孩满意吗?”佟天赢笑了,没有回答。

 佟招呼服务员把经理叫来,说明了意思,经理笑着点头,回身而去。两个人来到B1慢摇酒吧,六号和八号两个女孩随之而来,六号依然一身黑裙,不过换成了背装晚礼服长裙,冷感,八号白色公主裙,清纯可人。

 “坐吧,今晚我帮你们给领导请假了,不用上班了。”李贤看着这个中年男人的笑容,感觉很有风度,很有感染力,手提长裙,轻轻坐到了他身边,八号坐到了杨新右边,四个人并排坐在一边。

 “你想喝点什?”佟问六号。

 “先生我不会喝酒的。”

 “不会喝酒就学嘛!”佟说完招呼服务员,调两杯橙味尾酒。八号看起来要比六号更放的开,杨新点什,她都随便。四个人喝着酒『聊了起来。

 “小姑娘,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佟问六号。

 “我叫李贤,青岛人,19岁,暑假没回家,跟老乡一起来这做兼职。”

 “哦?青岛是个好地方,李贤,贤惠的贤?”女孩微微低头,轻声嗯着,脸蛋由于饮酒而有一点红晕。佟伸手托起她的下巴,让女孩正视自己双眼,大眼睛如夜空中明亮的星星忽闪忽闪,紧接着就垂下眼睑。

 “小贤,你的眼睛和沈嫣一样好看。”李贤抬眼,看到男人的深情凝视,脸更红了:“沈嫣是谁?你夫人吗?”

 “呵,不是,一个婊子。”佟的柔情忽然转为愤恨,用到的词语也深深刺了李贤,她只觉心一颤。

 “今晚陪我吧。”

 李贤被佟突然说出的这句话吓了一跳:“不好意思先生,我们没有这种服务。”

 “你为什酝假在这上班?不好好享受假期?”

 “因为…因为我要挣钱。”

 “所以让你今晚陪我啊!”“可是…我们真的没有那种服务的…”佟笑笑,转身跟杨新使了个眼色,杨新便拉着白裙女孩去了一边,佟继续和李贤喝酒聊天。

 白裙女孩叫刘昱岑,和李贤同为青岛人,两个人同校同系,在老乡会上相识,当时刘昱岑已经在水晶宫做了两年,平常也只是在休息大厅给客人做普通按摩,推油服务,偶尔遇到土豪包夜,才肯出台,收入与酒店64开。

 杨新跟刘昱岑说明意思,李贤今晚也必须和她一起,因为老总看上了,报仇可以翻翻。搞定了刘昱岑之后,两个人重新回到座位上。

 佟看看时间,九点半,便和李贤说到:“你朋友会跟你说明白的。”然后在李贤额头深深一吻,女孩的心便触电一般,男人起身和他年轻帅气的助手一起离开。

 酒店六楼房间,佟问杨新怎样,杨新说放心,只管等她们上门来。一刻钟后,敲门声响起。

 “进来!”门被打开,一矮一高两个女孩先后进门来,前边女孩一条牛仔热,脚踏白色高跟凉鞋,上身一件脐装鹅黄吊带衫,长发披肩,后边高个女孩牛仔及膝短裙,上身一件黑色卡通短袖衫,脚上一双黑色平跟凉鞋。

 刘昱岑对男人灿烂微笑,大眼像狐狸一样狂放电,李贤跟在师姐后面,低头不敢看前面。

 “过来坐啊!”杨新招呼刘昱岑,女孩快乐地坐到杨新身边,撒娇道:“你们怎非得开一个房间不可呀?讨厌!”说着轻挽着男人的胳膊,把头落在他右肩。

 “宝贝,开一个房间刺啊!”刘昱岑听他这说,粉拳撒娇地落在他前。

 佟天赢没说话,只是笑着看李贤,李贤用余光看着男人,坐到他身边。

 “忙活了一天,终于可以歇歇了,给我按摩按摩吧。”说着,佟掉了上衣和短,只剩一条平角内,仰面躺下。李贤像平常一样给佟天赢按摩起来,她认真地做着,忽然听见对面上传来滋滋的声音,接着就是师姐的娇媚婉转:“嗯…嗯…”李贤顺着声音抬头一看,两个人已经吻的如痴如,杨新的手顺着师姐的小黄吊带衫伸到了抈,师姐柔的右手则抚在男人隆起的双腿中间。眼下的景象让李贤热血沸腾,身体热了起来。佟看到了李贤的反应,笑着把手伸进她的牛仔裙边。李贤浑身一颤,没有拒绝。皮肤虽然黝黑,却十分光滑佟贪婪地摸着,到了尖。

 “好了,你歇会,我来给你按摩。”说着坐起来把李贤轻轻推倒在上,李贤躺在那,只努力擎起头看着佟,紧张不安。

 佟双手摸向她间,狠狠一把就把她的牛仔裙扯了下来,李贤下身就剩一条黑色累死内,佟接着把她的短袖卡通衫起来推过双,推到脖子下面,女孩暖水袋一样的房就在黑色半罩杯的文覆盖下出了一半,没停顿,接着把她的上衣了下来,李贤此时就只剩一套黑色内衣裹身,脚上还踏着凉鞋。的对面,两个人是互相亲吻抚摸着掉对方的一切。

 “宝贝,你怎这喜欢黑色?”佟一边摸着李贤,趴在她耳边问。

 “因为…我肤比较黑…所以…就喜欢穿黑色了…”李贤由于紧张,话语断断续续。

 “宝贝,你真可爱。”佟说着,就吻上了李贤的嘴,女孩轻启红羞涩接,房间内,四条舌头两两之间相互游,口水挤齿口腔之间,发出的声音极致地感。

 李贤极力地合着佟天赢,却忍耐着不想呻出来,无奈佟的接吻技巧实在太厉害,只几下,李贤就被拨地动情起来,两脚替蹬掉了凉鞋,口中也像那边的刘昱岑一样娇啼起来:“嗯…唔…嗯…嗯…”佟左手抱着她丰腴厚实的美背,轻轻抬离了窗面,右手伸到后边,轻巧地打开了文的背扣,再随手一扯,李贤那对肥硕柔软的大子就垂了下来,佟收回右手,掌心放到按到女孩左中间,用力起来…

 “嗯…嗯!…”

 肥上传来的快让正在痴吻着的李贤更舒服地大声呻起来。指尖点上娇小粒轻轻捻,钻心的快头传来,让李贤挣脱了佟的舌剑,轻声斯喊起来:“啊?…?不要…不要那…那呀…啊…”佟不管她的话语,更用力捻动起来,只是让他感到奇怪的是,这女孩虽然有着水袋一样硕大柔软的房,两颗头却小如绿豆,而且任他怎蹂躏也硬不起来,这也真是一个奇异的女孩。

 佟离开李贤的嘴之后,把头埋在她充水一样柔软的两只肥中间贪婪地起来,从深沟到面,从晕到即使动情也柔软如常的尖,双手和舌头替大力地着,李贤就只仰头,下巴朝向天花板,大声地呻起来:“啊…啊…啊…”另一边,杨新已经在刘昱岑身上,狠狠地了起来,优美人的女声此起彼伏在房间…佟下了自己的内,李贤还闭着双眼,当佟去李贤最后那块黑色遮羞布的时候,李贤突然受到惊吓地睁大双眼,用手死死抓紧内两边,喊到:“不,不可以!”佟一边使劲往下拽一边说:“怎不可以?没有什不可以!”

 “不要…不…啊…昱岑姐…救救我…救我呀…不要…呀…”另一张上,刘昱岑正高高地撅着小股被杨新从后面狠狠地干,秀发散落凌乱,脖子动情地向上仰起:“啊啊…老公…好深…啊…死我了…嗯…嗯…干我…噢…好…噢…”李贤几乎哭喊起来:“昱岑姐救我呀!不要…昱岑姐…你说不会这样的啊,啊…不要啊…”刘昱岑才缓缓地转向李贤:“妹…啊…妹妹…答应佟…佟总…嗯…噢…好舒服…噢…嗯…你不会吃…亏的…啊!!不行啦!!老公!老公!你好…长啊啊!!”

 说着,昱岑一头栽倒在枕边,雪白滚圆的翘随着细小身的坠落更高地向上撅起,后面的杨新抬高了身体,由跪姿变扎起了马步,居高临下犹如久经沙场的勇猛骑士,用不变的高频动作驾驭着身下这匹洁白感的小母马。李贤终于哭了起来:“昱岑姐…呜…你不说只有…口的吗?呜…”

 佟一听口两字从李贤嘴吐出来,茎猛然一,挤到李贤丰的大腿上,他放弃了她的内笑着跨坐到李贤的口上:“来,如你所愿,口!”说着,左手茎的部,右手托起李贤的后脑,将狰狞的送到李贤那口红被吻的四散开来的间,李贤只哭着张开小嘴,佟天赢就狠狠地进抈——“唔…唔…”口腔瞬间被长的硬物,李贤只能发出模糊的声音,听上去那求不。佟松开抱着李贤头的那只手,命令道:“自己来!”

 于是李贤就辛苦地往前一下一下地探头,把铁吐在口舌齿间,佟双手背到后面去她松软的大,嘴箈到:“这极品牛!啊…你的吗!啊!对!就这样来,噢…舒服…”

 接着,佟从李贤口推到双中间,双手握住她水袋一样柔软的,让茎穿梭在房形成的包围中间,头却依然到女孩的边:“起来!含住它!”

 李贤就努力地往前探起头,香舌伸出,滑过沾她唾和他自己分泌物的水漉漉头的每一点。

 “自己用手子,用力点!”佟开了握在子上的双手,李贤乖乖地握紧自己的房,紧紧地挤下来,让软紧紧地吻在上,佟用力地前后滑动,的呲牙呻起来:“喔!真!舒服,真是极品大巴像放在两个软软的水袋中间!宝贝,你的是水做的啊!”此时的李贤已经停止了哭泣,只是不够熟练却努力地为跨坐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服务。

 刘昱岑此时换成了观音坐莲,双手与杨新亲密地握在一起,洁白的小股就像一座小雪山在男人小腹两上起起落落,不停地吃进杨新细长的子,再吐出来…叫着,声声都刺着经验不足的李贤。佟又把手伸到李贤腿间,这次没有去她的内,只把手指摸进了内抈…

 “唔…唔…啊!”李贤终于仰头吐出了,大喊起来,“不要碰那…啊…”佟把手指入李贤滑温润到不行的两片之间,轻轻磨蹭起来:“的这个厉害,小货,动情了吧!我这就来干死你!”说着猛地从李贤身上起来,用一只手抓住她双腕,另一只手扯开内中间的遮羞布,在李贤的挣扎声中,茎,狠狠地进早已水泛滥滑滑的道边!

 “啊!”李贤舒服地叫起来,“啊…不要…我…啊…不想…这样…哦…”佟天赢用力地干起来,只用了十几下,李贤拒绝的话语就再也听不见了:“哦…嗯…嗯…”“舒服了吧!<沈嫣日记> M.sIReNxs.cOm
上章 沈嫣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