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沈嫣日记 下章
第10章
 星期天,上午十点,艾晓彤醒来,看着身边依然赤睡的吴东,想起昨夜的情与荒唐,心里还有一点甜。下点上一支烟,光着身子,来到窗户边,果然只有真实的物质和真切的才让人舒服和足,爱情什么的,算了吧,如果说足够的钱与足够的爱凑到一起才算是爱情,想到这里,不自觉就想到了嫣和梁言,那么,我把两者分开,又有何不可呢?只要生活中足够有钱,有哪怕只是像吴东这样的工具,也很开心嘛!何况有了钱,怎会缺少小鲜?姐本来就很美,只不过少了虚无缥缈的情与爱,又想到狗剩,淡淡地吐了一口烟圈,分手是我的责任,但不是我的错,如果重来一次,我还是选择离开,最纯粹的爱情,只适合留在校园和记忆里。

 沈嫣在美国时间下午收到梁言的回复,忙了大半天,刚有空上来看看。赵玉是周晚上返回深圳的飞机,中午赵玉来到沈嫣家看看,毕业后她就去了南方,没有参加嫣的婚礼,也没有到过嫣的新家。

 “妈,这是我大学室友,赵玉。”嫣给婆婆介绍赵玉,“这是嘉嘉。”

 “阿姨您好!”“你好,快请进吧,坐,我给你们切水果去。”嫣和赵玉都让老太太不用忙活,自己来就行。

 “嘉嘉—— ”

 “妈妈—— ”小嘉嘉从卧室边跑出来,漫画散落一地,出来就抱住了妈妈的腿。

 “快跟赵阿姨打招呼。”

 嘉嘉开心地冲赵玉笑,眼睛眯成一条:“阿姨!”赵玉开心应着,张开双臂把小女孩揽入怀里,脸面贴到一起。嫣看见赵玉笑的那么开心,真觉得这个优秀的女人不该孤单下去。

 “嘉嘉,阿姨漂亮吗?”

 嫣凑到二人身边,温柔地问自己女儿。嘉嘉听了妈妈的问话,如实又害羞地轻声回答道:“漂亮。”

 “哈哈!宝贝真乖!”赵玉被逗乐了,抱起嘉嘉在左右两片呼呼的小脸蛋上么么亲了两口。

 “昨晚也没来得及多聊一会,人也多,光顾着喝酒了。像你这么优秀的人,怎么就一直单身了呢?”赵玉浅笑:“我还很年轻吧,我还有大把的青春,其实我也羡慕你,毕业就嫁得如意郎君,我们都还在努力打拼,你们家宝贝都这么大了。”

 赵玉望着跑去找的小嘉嘉的背影,眼里不无深情,“等嘉嘉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少女,你也不到四十岁,到时候街上一走,嫣,你说,会不会被人误以为成姐妹?”听着闺蜜的甜言,看着她人的笑眼,嫣也开心地笑了起来:“希望等到那一天啊,希望自己不要太快老去。”

 嫣问赵玉想吃什么,赵玉说都好,她说都好,就是真的随便。全聚德吧,小区附近就开了一家新店,在金台路北站。午饭后回来,婆婆哄嘉嘉午睡了,赵玉对嫣说,想去母校看一看。二人来到贸大校园里边,十一月微凉的秋风,伴着午后暖的温暖,十分惬意。

 “这里有太多我和唐飞美好的回忆,那是我一生中最好的两三年。”嫣听着赵玉的自白,认为她应该勇敢忘掉过去和缘分已尽的人,往前看:“玉儿,青春年纪最美好,但是最美好的年纪未必遇到最对的人,你要相信,总会有一天,会出现一个人,他会让你忘掉唐飞,忘掉一切,他对你的意义,就是整个世界。”

 “就像梁言对你而言?”

 “没错,就是这样。”

 “嫣,你能忘记你生命里第一个男人吗?”嫣没想到赵玉突然这么一问,说:“我当然忘不了梁言,他不只是我第一个男人,更是我们宝贝的爸爸,”聪明如沈嫣,明白赵玉的意思,“玉儿,你和唐飞不同,无论是第几个男人,没有最终在一起,不过是人生的过了而已。我说忘不了第一个男人,因为我第一个男人就是我唯一的梁言,女儿的爸爸,这与他是不是我第一个男人,甚至是不是我唯一的男人都无关。”

 “哦?是不是唯一的男人?无关?”赵玉调侃到,沈嫣听出了她的调笑,刹那红了脸,假装伸手去拧她,赵玉小跑开,终于开心笑了起来。

 嬉笑之间,两人走到当年宿舍不远处的篮球场,看学弟们奔跑投篮,感叹到:“唐飞,刘狗剩,吴东,这都是当年我们班的篮球高手啊!那时候还经常给他们呐喊。”对于赵玉而言,毕业季即分手季,艾晓彤和刘苟胜虽然一起去了南京,却难免相同结局。

 “嫣,早知如此,我还不如学学李海蓝,多几个男朋友,那样也许就不会被唐飞的记忆填。”

 “别闹了,我们跟她可不是一类人。”

 “那你看现在的晓彤呢?”确实,每个人都可能改变,当年校园里公认的金童玉女,如今也在残酷的现实社会中一败涂地,大家都明白晓彤和那个海运公司老总的关系,只是不说破而已。

 “晓彤怎么做,是她的选择,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幸福的方式,观念不同而已。”沈嫣淡然,“她怎么变,我们的友谊不会变,不是吗玉儿?”赵玉冷淡道:“我不知道,也许时间会给你答案。”

 时间很充足,两个人细细转了校园的几乎每个角落,四点半,来到校外一家咖啡馆。五点半,赵玉说要去机场了,就此作别,一个人生活的赵玉可能习惯了孤单,对于分别场景并无伤感,反倒是有老公,有女儿的嫣,不鼻子一酸,眼圈就红了起来。地铁口,赵玉轻轻拥抱沈嫣:“傻丫头,怎么还哭了,好好的,等梁言回来,有空带上嘉嘉一起到深圳找我玩。”

 嫣点点头,赵玉捧起她的脸,对望着,谁都不愿意离开。赵玉用拇指轻轻抹了一下沈嫣的双眼,走啦!转身进了地铁站,一边往下走,一边回头挥手道别,直到她消失在通道里,沈嫣才转身去公站点。

 依然每天和梁言在网络上交流,偶尔通越洋电话,嘉嘉也会在电话里说:“爸爸,我好想你呀!”梁言在大洋那边就笑开颜。手头的翻译工作越来越熟练,稿件和收入也渐渐更多了起来。

 新年第二天,北京来今冬第一场雪。这是确定恋爱关系并且在北京相聚以来,第一次分开过元旦。

 
 艾晓彤的店生意红火,她里里外外忙活的也很快乐,有钱挣,比什么都好。

 和吴东的一夜荒唐就像梦一场,事后两人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依然以老同学身份交往。

 黄昏,雪停了,华灯初上,把地白雪照耀成橙,今天的晓彤自己来到吧台,百无聊赖地看进出酒吧的红男绿女。忽然眼睛亮了起来,一个身着白色夹克,牛仔的高挑男人走了进来,剑眉挑,星目闪,艾晓彤的注目礼就一直行到他找到一个位置坐了下来。服务员走过去,就那一刻,艾晓彤突然嫉妒自己的店员。

 不同于其他人的狂饮狂,与美女搭讪,这个身材高大干净帅气的男人从进门到离开,始终一个人安静地喝酒,偶尔看下手机,虽然没挪过位置,最后一看账单,水消费却不菲。晓彤其实很想和他搭讪,却终究没有勇气。然而,让她开心的事,此后的几天,这个让晓彤暗生情愫的优雅美男,总会隔三差五地出现,而且每次消费都是高档酒水,从不去嗨吧狂,也不和美女搭讪。

 终于有一天,在他又像往常一样喝完准备离开的时候,艾晓彤走了上去,追到门外:“先生你好,我是这家酒吧的老板,看你经常独自饮酒,是有什么心事吗?能否请你喝一杯谈谈?”男人礼貌地拒绝了晓彤,他看起来很温暖,留了名片,晓彤也把自己的电话给他,说好回头加微信,常聊,男人微笑说好,然后离开。艾晓彤痴痴望向他的背影,仿佛回到了初恋时代。

 再后来白海翔来的时候,晓彤就会陪他一起,找一个安静的角落,换彼此的心情,几次下来,就成了亲密朋友。

 一个周四的夜晚,海翔又来到酒吧,这次他没有坐下,而是直接找到晓彤,问她有没有时间一起出去玩,晓彤欣然应允,白海翔开上他的ML350,带着晓彤离开。

 他们从学院路上了北四环,一路往东飞驰起来。

 “去哪儿呢?”晓彤细言轻语,极尽温柔。海翔随一笑:“我也不知道,我经常这样漫无目的游在主环路上,只是喜欢这些宽大马路,熙攘车给我的感觉,这些红黄的灯光线,让我心情舒畅无边,仿佛有种我是这个城市的主人的错觉,”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晓彤一眼,“其实,只是过客。”晓彤听着,不知如何回答。四环饶了一圈,白海翔从火器营桥下来,来往海淀西北边。

 艾晓彤坐在副驾驶上,像一只乖巧的猫儿。

 “饿了,找家饭店吃饭?”

 “好啊”晓彤应着。

 “你想吃什么?”

 “我随便,真的。”说完甜甜地望向海翔明亮的双眼。海翔笑了下:“女人不能说随便。”没想到这个男人会这样取乐自己,晓彤的脸突然热了起来。

 “家常菜如何?”海翔问到。

 “嗯,可以。”晓彤说。

 车子停了下来,还有几公里就是香山景区了,虽然不及市区的繁华,却有这座国际大都市难有的悠闲。

 “我要饿死了,看看你想吃什么。”海翔催着晓彤点菜。一会上了菜,海翔点了虾仁水饺,他告诉晓彤,喜欢吃饺子,是因为会想起除夕,想到过年,有家的味道和感觉。这里只有白酒和啤酒,问过晓彤以后,两个人开了一瓶金剑南。

 一个小时不到见了瓶底,海翔又要了四瓶青啤,酒足饭之后,接近九点,两个人回到车里。海翔发动起车,晓彤关心问到:“海翔你没事吧?还能开吗?”

 白海翔平淡地说:“这点酒小意思了。现在我们去哪里?送你回去?”艾晓彤看着海翔微红的俊脸,柔声说:“我不想回去,海翔,我不放心你。”说着,玉手按住了他准备挂档起步的右手上。黑暗中,白海翔嘴角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真的?”

 “嗯。”艾晓彤动情地答应。

 “那我开到哪,你跟我到哪儿?”

 “嗯。”白海翔发动起车,走起,这个女人也太好上手了吧,佟老大给的这个任务真容易。

 行驶了十几分钟,越野车停在了一片小树林里。

 “晓彤,我有点累了,在这休息下再回家吧。”说着,从前排爬到了后面,“你也过来吧,后面宽敞多了。”

 晓彤便也钻了过去。

 她刚钻过来,他就把她拥入怀里,没有拒绝,温顺的如同小绵羊。海翔直接吻了下来,晓彤启接,深吻着,海翔把晓彤的手拉到自己腿中间,纤纤葱轻轻张开,温柔地握住了男人的伟岸雄起,松开,收起,掌心忽摊开,玉指又轻挤…白海翔虽然阅女无数,却惊讶于此女手法,不愧是佟总的女人!果然大有不同!男传来阵阵惬意,咬紧牙关,又大口往女人嘴里呼入丝丝酒气…

 海翔亲吻着晓彤,私处享受着她的绝佳按摩手法,手也没有闲着,隔着衣服,起她的咪咪,感受到心仪已久的男神来袭,晓彤努力脯,让酥更紧密地顶到心上人儿的手心里…没有呻,只有滋滋的舌吻声和男女沉重的呼吸…

 海翔的手往下游走,摸到了晓彤的带,正熟练地解扣子,却被晓彤收回摸索着他的手按住,出乎海翔意料,他停止亲吻,看向晓彤。却听晓彤用极低的声音说:“今天不方便。”

 海翔才明白,心想,本该拿下了,真晦气!顿时趣全无。

 晓彤发觉了他的失望,笑着说:“没关系呀,不是还有嘴吗?”说着,在他上一点,俯身去解他的带。海翔此刻脑子几乎短路空白,只有她前几秒妖娆的笑,以及那句“没关系呀,不是还有嘴吗?”果然尤物!

 跟着佟天赢,真他妈福!带很快被解开,晓彤要海翔抬起股来,海翔就抬起来,子被她褪到小腿下边,宝贝愤怒地抬着头,擎起天,可惜不能长久了。

 妖葱指温柔绕上:“物如其人,这么漂亮,好感!”说着,低头含在嘴里,吃了起来:“唔…嗯…唔…唔…”一边呻着,一边让舌头和两腮通过摩擦挤茎然后留出空隙,发出哧溜哧溜的靡水声,听觉快深深刺着海翔的神经,真心叫了起来,然后啪地打开顶棚的灯,他是多想看看这个尤物此时是什么样的表情。

 心有灵犀一点通,艾晓彤一边哧溜哧溜地吐着,让结结实实地在她的口腔中进出,一边抬起了眼睛痴痴地凝望意中男人,美目瞬间让动情的海翔震惊,她居然有这样人的眼睛!天使,妖,清纯,魅惑,真情,火,各种含意,都于这双美眸。

 晓彤就这样深情地望着他,嘴巴忽而紧裹,忽而松含,两个食指也伸进海翔上衣里边,轻点头,左右捻…

 “哦!!舒服!哦…太…舒服…太舒服了!”海翔唱地呻,声音充,晓彤看着喜欢的男人在自己的伺候下如此舒服,心里很足,成就感很足。

 手收了回来,朱轻轻吐出头来,右手握住茎,上下套起来,嘴巴则滑到下边,含住了两颗丸…快由下体直抵心窝,海翔双手搂住晓彤后脑,往自己这边动起来,茎开始跳动起来。

 晓彤重新把它含到嘴里,开始最后的,海翔激动地按住晓彤的头,用力按下抬起,自己的也上下动了起来,“啊啊!不行了!!我要了!!”艾晓彤听着海翔的呐喊,丝毫没有吐出来的意思,只是低头紧箍,越越紧,终于,在海翔近乎嚎叫的喊声中,滚烫的深深进了晓彤的喉咙…茎开始慢慢失去硬度,晓彤依然轻轻含住,此时才抬眼看向海翔,一双美目,似有出。

 就这样看着他,又咽了一口,晓彤才把渐渐软化的茎轻柔吐出,嘴巴干干净净,无论边还是口腔,不留一起痕迹,双手圈住海翔后颈,妩媚温柔笑道:“要不要尝尝你自己留下的味道?”说着,张开嘴,里面干干净净,白海翔再也忍不住,一把将她搂入怀里,发狂一样痴亲吻起来…

 吻到窒息,又吻到深呼吸,好久好久,终于停了下来。晓彤依偎在海翔怀中:“今晚我好幸福。”她只是给我口,就感到幸福?“我也是,晓彤。”海翔这句没有说谎,从来没有一个女人的口技让他如此舒服,有那么一两个瞬间,清晰地感觉到对这个女人的心动,会觉得可惜,这是佟总的妞。

 “要我送你回去吗?”

 “可以说不吗?”

 “不回去?睡哪里?”

 “我想和你在一起,可以吗?”

 “当然可以,那我们回家吧。”

 “嗯。”白海翔和艾晓彤都回到前排,驱车来到香山脚下一个高档别墅区。不会吧?他这么有钱吗?进了小区,停好车,海翔揽着晓彤进了独栋楼房里,这是一栋三层别墅,装修豪华精致。艾晓彤没有问房子的问题,只是他的美,就足以让自己着,房子是他的不是他的,都不是自己的。

 两个人洗完澡以后上了,一边看电视一边随意聊着天,困了拥着彼此昏昏睡去。

 两个人从车里的第一次起,接下来的十几天,几乎天天在一起,酒吧房间里,香山脚下别墅里,奔驰越野车后坐上,电影院情侣包厢里,等等等等。

 一天下午,白海翔没有上班,约了晓彤又到了香山附近的别墅里,正情翻滚嗯啊斗着,卧室门突然被打开了,两个人望向门口都惊呆了——佟天赢!?

 海翔赶紧从晓彤身上爬起来下,晓彤则习惯性地双手捂(虽然佟天赢都看过千百遍了)。

 “你…你们…你们!!!”气的说不出话,暴跳如雷去追打白海翔,白海翔不敢还手,光着身子,只顾自己往门外楼下跑,象征地追了几步,便回来拷问晓彤,先了两个嘴巴,就质问起来,到底怎么回事!晓彤浑身发抖,说不出话,佟天赢继续她大嘴巴子,用穿着皮鞋的脚猛踢她脯,肚子,脸蛋,晓彤遭到毒打,委屈地痛哭<沈嫣日记> M.siReNxS.CoM
上章 沈嫣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