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沈嫣日记 下章
第09章
 “还回去不?”返回的路上,吴东问赵玉。

 “我就不回晓彤那里了,直接送我回酒店吧,也在五道口那边。”吴东把赵玉送了回去,自己又回到艾晓彤那里,回家自己一个人也是无聊,再去喝会吧。

 桌上空无一人,吴东也懒得找他们,开了一瓶啤酒,看着舞池里的群魔舞,自饮起来。哪个颜值高?哪个身材妙?哪个舞姿?吴东突然看见一个长发扬,前凸后翘,放的惊女人被两个男人前后夹在中间,努力地摇摆蹦跳——

 “我去,这不是李海蓝吗?她老公呢?卧槽,还是跟上学时候一样啊!”罢了,与自己何干,只是晓彤去哪儿了呢?。

 二楼的房间里,佟天赢正和艾晓彤绞作一团,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给沈嫣下的药,会自己的情人喝掉,愤恨不已地想,你这个烂货我还用下药吗?

 晓彤却不知今晚如此动情是药的效果,虽然酒能助兴,但也从未如此,也许是情人带来的那瓶酒太让人兴奋吧!两人亢奋斗着,没多会晓彤居然来了几次高,却依然停不下来,佟天赢想着沈嫣,加上近一个小时的折腾早已疲倦,便找借口离开,艾晓彤虽然不放,但也无奈。路过吴东桌的时候,恨恨瞪了他一眼,后者却只顾自斟自饮,没有发觉。

 海蓝跳累了,坐了回来,跟吴东打招呼,两人又干了一杯。

 “你结婚多久了?”

 “我没有结婚,男朋友在一家上市理财公司做顾问,交往不到半年。”

 “哦,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再说吧,还没想过呢。”喝着,艾晓彤下来了,吴东与晓彤大学期间情不错,好兄弟狗剩的女友,自己自然也不会生疏,虽然后来二人分手绝,但吴东和晓彤还是朋友。

 此时的晓彤桃面泛红,发卷凌乱,酥起伏,看的醉酒的吴东心中犹如万马奔腾,不觉就直了眼。晓彤坐了过来,万分惑的妩媚:“怎么了吴东,没有见过像我这么漂亮的女人么?”吴东被逗乐了:“这不旁边就有一个?”说着指向李海蓝。

 谈笑间,过来两个时尚俊男,邀请李小姐再舞一段,海蓝便跟着他们走了,没有再回来。艾晓彤离地笑:“走了吧,”说着,居然凑到了吴东身边,双手抱住了他的右臂,柔软的脯挤了上来,吴东热血上涌,搞不清这是什么状况,一阵云里雾里去了。

 吴东本来就喝了很多酒,如今又有美人主动投怀送抱,浑身滚烫起来,下体也充血变硬,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同学都走了啊,我也该回去睡觉了,今晚喝多啦!”说着起身,却不想被晓彤死死拽住。

 晓彤的眸子里出男人无法抵挡的风情,和风细雨的声音在吴东耳边响起:“是都走了,只剩你我了。在我这里,不就是家吗?”说着,晓彤起身拉着吴东往里面走。

 吴东心里像猫挠的一样,跟着女人来到楼梯口:“你不管理你的店了?你喝多了吧晓彤?不行早点睡吧!”

 “酒吧自然有经理管理啊,店员那么多,他们会搭理好的,谢谢东子为我考虑这么多!”说着,便在吴东脸上印下印,拉着吴东来到了房间门口。吴东感觉到自己的心快要跳出来了,双眼呆滞,似对晓彤说,又似自语道:“我特么不是在做梦?”艾晓彤美美地笑了,打开房门,牵着吴东的手进去:“那你就当今晚做了一个美丽的梦吧。”

 佟天赢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对付一眼上的人沈嫣的招,却最终让自己的情人对别的男人投怀送抱。

 任由外面群魔舞,情高涨的艾晓彤只想释放,想要,想要,想要。门刚刚反锁,艾晓彤就搂住吴东脖子狂吻起来,此刻吴东也终于忍不住了,彻底放开,疯狂起来,酒药,各种刺下,两个人吻的如痴如疯,彼此的嘴角和脸都了大片。

 吴东把晓彤推倒在上,野兽一般扒掉她的衣,却因为手忙脚反而解不开文的扣子和带。晓彤鬼魅一般勾魂笑着:“慢点,急了反而更解不开,我自己来。”

 吴东看着这张大学时代就惊到自己的脸,她何曾对我有过如此人,简直是要人命的笑颜!几下就把自己了个光,晓彤也已经的只剩一条黑色低小丁字,透明的上沿,让她稀疏清淡的若隐若现…吴东的血全都涌到了下体和脑袋上,直接扑了上去,坚具如滚烫的铁,顶在了艾晓彤的美腿上,边。

 “哦!”火热的触感加上药的刺,晓彤已经动情,忍不住呻起来。吴东吻上晓彤丰的美,不同于嫣已为人母的丰润柔软,这对房青春人,即使躺着,也那么傲然,吴东如一个几天没有进食的小狼崽一样贪婪地着,大口地着两粒黄豆大小的头,它们就在男人的下硬如豆,东子大口着,时而豆,时而狼嘴大开,把整个入口中,身下的女人被她的吃的婉转娇啼,如泣如诉…

 吴东胡乱地吃着,伸手去摸晓彤泛滥的儿,结果连大腿内侧都了一片,右手直接拨开挡在中央的细薄黑色,把中指狠狠地入里面,挖动起来…

 “啊!!

 …啊…”晓彤上下被进攻,身体彻底沦陷,水蛇儿止不住地扭动,玉拧皱了单…吴东随即入无名指继续加快速度和频率,晓彤痛快的如同要死掉了一般…吴东吃了,也抠累了,终于起铁,抬起身,顶了过来,梦中的晓彤刚刚感触到的粘贴,玉手伸了过来,没等吴东开动,便一手拨开内的小布料,另一只手抓住渴求已久的,往自己饥渴难耐的美了进来!东子受到美人如此恩惠,早就如痴如狂起来,大量的水相伴,一下就顶了进来,直抵眼。

 “噢!!”吴东感受到晓彤玉尽头熔炉般的热情,此刻仿佛要将他的铁熔化一般,忍不住大声呻起来“噢!!好!!这滋味!!啊!!”一边大声呻喊叫着,一边干了起来。

 下面的晓彤舒程度只比男人过之无不及,

 一下一下的生猛冲击,带的自己壁也不住紧缩起来,比起刚刚和卢城的三次高,更是翻了天:“啊!!好!!!…好…舒服!!啊!!啊!!!老公!!干…用力啊,用力我!!啊…干死我了!!啊啊!!”

 吴东专注于两人合的地方,用力着身下的美人,脑子里一片空白,忘了所有烦恼,也忘了沈嫣是谁,此时他的脑海里,世界里,只有这个妖一样的艾晓彤,她美绝伦的脸,人的

 吴东猛着,突然小内内被扯了回来,每一次动都蹭着的侧边,此时的吴东如发狂的野兽,看一眼那条细薄的布条,猛地撕裂开来,扔到了一边,此时的艾晓彤,终于一丝不挂地被她在了身下,零阻碍地赤滑溜溜地进出美丽的里面外边…

 吴东喝了很多酒,麻木了神经,越战越勇,却没有意,晓彤却在药物的催情作用下死,到不行:“好厉害!!嗯…还是年轻好…哦…哦…舒服,好…舒服…啊…啊…”在一片的气氛中,晓彤今晚第四次来到了顶峰…吴东虽然不,却也终于体力不支,汗面,再也动不起来。

 需求足后的晓彤深情捧着东子的脸凝望着,然后伸出柔香舌,舐着他汗淋淋的脸…

 “嗯…嗯…”晓彤一边舐亲吻着吴东的脸,一边发出人的呻“唔…嗯…”沉重地息着“东子,嗯…”吴东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场面,脸被灵活的小舌头的汗粘成一片,虽然累的不行,但是更比刚才硬了起来,他干脆也伸出舌头,像晓彤滑过自己热的脸一样把她从嘴到脸蛋到眉眼额头奋力了个遍…

 两个人着,吻着,树藤一样紧紧绕着,滚做一团,好在大,尽情亵玩。累了,并排躺在大的中间,大口气休息,好一会,吴东才说:“艾晓彤没想到,呼,想不到,你…这么!”

 晓彤够了气,妩媚一笑:“不好吗?你不喜欢我这么吗?”

 吴东又歇了几口气工夫:“好…真好,太爱你了…就是不知道,你这么,我狗剩兄弟当年,怎么…受得了!”

 一听初恋情人的名字,晓彤脸色骤变,刚刚还桃花面,现在就像七月闷夏乌云密布了脸:“吴东你混蛋,凭什么揭人伤疤!”说着,竟然泣起来,不知是酒喝多了,还是东子这一提,让记忆深处的人冒了出来,伤感的情绪立马四处蔓延。想起那个人儿,忽然就哭的肩膀都抖动起来。

 “我去!这是怎么了!”吴东心里想着,后悔自己多嘴,看着肩膀抖动眼泪断线的晓彤,不知如何是好,学着恋人的样子,抱着她的头,揽入怀中,晓彤任由她抱着,只顾在他口痛快哭嚎。

 好一会,吴东才小心翼翼地说:“艾晓彤,都过去这么久了,你还是没忘了狗剩?你说当初你为什么要弃他而去,既然是你选择的分手,如今为何又如此怀恋痛哭涕,你说你何必?”

 晓彤听吴东这么说哭的反而更凶了,是她喝了太多酒,情绪在这一刻终于崩塌爆发,一边哭着一边骂吴东:“你…混蛋!呜呜…能…能不能…不要…不要提他啊…呜呜呜…”

 “好好,不提不提,你看你现在过的好好的,酒吧开着老板当着,日子终归会越来越好,不提了,不哭了。”说着,一手抱着她的脑袋,让她的眼泪恣意在自己淌,一只手像哄孩子一样安抚轻拍美背,晓彤的波披肩早如麻团,吴东的身上也沾了她的各种体,没有爱情的两个人,情与高过后,就是肮脏凌乱。终于平复了情绪,才分别去洗澡。

 “同学,今晚我还要不要回家?”吴东随意问到。晓彤也恢复了情绪,剜了他一眼:“想走就走。”

 “可是我不想走怎么办?你舒服了,我还没够。”

 “讨厌,得了便宜还卖乖,臭男人。”

 “哦,那我不走了,我还想喝酒,酣畅淋漓后洗个澡,清醒了许多,一清醒就想有的人,我的好晓彤,给哥来点酒吧。”

 晓彤没好气地说:“头柜有,自己拿去。”吴东便打开两瓶预调酒,直接喝了起来。晓彤拿起另外一瓶,对饮起来。

 “东子,”

 “嗯?”

 “今晚你约沈嫣对唱心雨,我突然好感动,当初说好了和狗剩永远不分离,如今却成了永远不相见,有时候我很羡慕你还能有最初的美好情感,我更羡慕沈嫣,有这样一个男人始终不变地把她放在心底,即使她为人,为人母。”

 “嗨,也不是啦,只是我一直没遇到比她更让我心动着的女人而已。”

 “不是一样么?”

 “完全不一样。”…

 “艾晓彤,你是我好兄弟的前女友,今晚咱们这么做是不是不地道啊?”

 “那我问你,我和狗剩在一起的时候,对你有没有吸引力?”

 “有啊,你,海蓝,美女么,对男人都有吸引力。”

 “所以说你得了便宜还卖乖,哼!”吴东感觉晓彤今晚的主动和不对劲,但又懒得去想太多,老子光一条,她又只是好兄弟的前女友,这样一个大美人主动投怀送抱,脑子坏了才不要!于是不安分的心又蠢蠢动起来:“老婆…”

 “别叫啊吴东。”

 “可是谁刚才的不行先喊了别人老公?”

 “我…”晓彤被他这么一说,俏脸又红了起来,正低头间,吴东已经凑了过来:“我还没出来呢,还得要。”

 晓彤认真地看着嬉皮笑脸的吴东,说:“那你躺下吧。”吴东的心如电击一样猛烈一跳,直勾勾地看着晓彤,躺在了大圆的中央,刚刚还是常态疲软的茎,立时就擎天举立起来…晓彤又深深地看了吴东一眼,跪到了他自然分开的两腿之间…

 随着晓彤温热气息的靠近,吴东沸腾的热血又回涌到那一个点,擎天伫立,晓彤抬头妖娆地看了吴东一眼,就这一眼,让吴东的头猛地跳了一下,“宝贝,你真!”晓彤鼓励道,即轻启朱,寸寸含入,头没入,茎三分之一没入,一半没入,晓彤轻轻下自己的头,整就被连含入了!

 “哦!!”吴东到憋不住,发出了舒服的呻,晓彤抬眼又看吴东,吴东与她四目相接的瞬间,茎又在美人嘴里昂跳动,晓彤感觉到了他的激动,轻轻抬头,吐出茎四分之三,只含住头,又连含住…如此反复几回,吴东仿佛已经是强弩之末:“哦!你…哦…舒服!!”

 晓彤感到吴东似乎要完蛋了,可是她却不想就此放过他,于是轻轻吐出茎,趴到他身上说:“怎么了?忍不住了吗?刚才不是很强吗?”说着,又吻住了吴东,吴东丝毫不介意她刚刚含过自己下体,两人又情地舌吻到了一起,美人的香舌似乎又给了东子鼓励,恢复了力气:“妖女,我要收了你!”

 “好啊,小女子求之不得!”晓彤嫣然一笑,又退到吴东腿间,右手握住部,左手拨他左边头,香舌绕着头绕圈打转,轻倾含,又用双亲吻,发出啵啵的声音,吴东头和下体双重的快让他又一次进入巅峰。

 晓彤听得见他气,也感觉到他在提忍着最后的气力。不能再等了哦,晓彤想着,叉开双腿,温柔地坐了上来,双手去握吴东的手,十指紧扣在了一起,壮硕的头抵在口,她轻轻用粉的两片花着沾自己唾头,爱也从自己里面涓涓起。

 吴东呆滞地盯着两人美妙的私处,想进入,却有力气,没准度,晓彤看他着急的样子不笑出声来:“傻样,不逗你了!”说罢,目不转睛地盯着吴东,下体一挪,捉住头,轻轻一落玉,整个茎就被了进去!

 “哦!!”虽然是她在挑动吴东,比起已经被他的亢奋的男人,自己却更动情,空虚的儿被的瞬间,美妙的感觉,让这个美妙的可人儿发自内心地快乐呻起来,“哦…到底了…”轻抬美,吐出茎体,头不,继续坐下去…

 “嗯…嗯…”平静而快乐的呻,在吴东耳边悠然响起…吴东轻松地躺着,只把力气聚集到与美人合的那里,看着晓彤修长美腿M型分开,在自己身上抛,甚是得意。

 晓彤一边主动甩着粉”着身下的男人,一边俯下了上身,丰刚贴到男儿的膛,便低头主动吻了下去,吴东接,顺势抱起了两瓣,用力往上顶。

 此时的晓彤不再呻,似乎是适应了这种舒服,只觉得每次动都到不行,只需均匀的呼吸,吻了一会,晓彤又起身,捧起子,送到吴东的嘴里,吴东下身用力往上顶,着晓彤的大股和,嘴巴也在两只美,两粒豆上忙不停了一会,便住了嘴,更用力地晓彤的

 晓彤被干舒服,以双埋住吴东的脸表示鼓励,起初吴东还被深埋在沟里畅快地气,可是没多久,就被晓彤的肥硕的无法呼吸,只得把头歪向左边,躲开她两座玉峰的迫,晓彤便把双在了吴东口,两坨美贴到解释的膛,舒服地挤在一起,变得扁平。

 吴东感到茎越来越暴涨,声音颤抖了起来:“我,美女,老子终于要来了!你好了不?”此时的晓彤早就舒服不已,心满意足,头贴在男人的颈窝里,温柔无力地说:“亲爱的,给我,我要你。”然后,亲吻东西的耳垂,舌头也进了耳蜗里…吴东用力抓紧晓彤的两瓣桃美,发起了最后的冲击…5…3,2…

 “啊啊!!!”东子一声怒吼,憋了一晚上的浓终于汩汩地入女人的道里…接着,清楚地感受到了壁的夹紧,夹紧,再夹紧…两个人如同死了一般,几分钟没有动弹,直到吴东软软地滑了出来,晓彤才从他身上下来,躺在身边。

 “唉,如梦如幻啊!”吴东自言感慨。

 “你又说什么呢?”

 “和兄弟的前任上<沈嫣日记> m.SIrEnXs.cOm
上章 沈嫣日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