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 下章
21.粗麻布
四月二十三星期六

 男孩子在高空中飞行。在他的下面就是东耶特兰大平原。他坐在雄鹅背上,一个一个地数着矗立在小树林中的许多白色教堂,不久就数到了五十。但后来他数了,再也无法数下去了。

 农庄上的绝大多数院落里有宽敞的、粉刷得雪白的二层楼房,气魄是那么的雄伟,使男孩子不羡慕不已。“这地方不可能住着农民吧,”他自言自语道“我怎么连个农庄的影子也没有看见呢?”

 这时,所有的大雁突然叫了起来:“这里的农民住得和贵族一样阔气。这里的农民住得和贵族一样阔气。”

 平原上已经冰消雪融,耕已经开始。

 “在田野上爬行的长长的大壳虫是什么东西?”男孩子过了一会儿问道。

 “那是犁和耕牛。那是犁和耕牛。”大雁们回答道。

 耕牛在地上走得很慢很慢,几乎看不出他们是在走动,大雁们向他们喊道:“你们明年也走不到头儿!你们明年也走不到头儿!”但是耕牛也不示弱,抬起头来,张着大嘴对着天空吼叫起来:“我们一小时干的活比你们一辈子干的还要多!”

 有些地方是马在拉犁,他们比牛要卖力气,拉犁也比牛拉得要快。但大雁们并没有放过他们,也要戏他们一番。

 “你们和牛干一样的活不害臊吗?”大雁们喊道“你们和牛干一样的活不害臊吗?”

 “你们自己和懒汉一样,根本不干活,难道不觉得害臊吗?”马咴儿咴儿地叫着反驳道。

 正当马和牛在地里干活的时候,大公羊却在院子里跑来跑去。他刚剪过,动作敏捷,一会儿把小孩子撞倒在地,一会儿又把牧狗赶回窝里,然后又神气活现地来回走动,就好像他是谷场上惟一的主人一样。“大公羊,大公羊,你把你的到哪儿去了?”从空中飞过的大雁们问道。

 “我把送给诺尔切平的德拉格纺厂了!”大公羊扯着嗓子回答说。

 “大公羊,大公羊,你的角又到哪里去了呢?”大雁们问道。

 使大公羊极为伤心的是他从来没有长过角,所以再没有比问起他的角使他更恼怒的了。他气得在那里跳着圈转了半天后,又对着天空顶起来。

 在乡间大路上,有一个人赶着一群刚出生几个星期的斯康耐小猪到北部去出售。这些猪虽然还很小,但走起路来却很大胆,互相挤在一起,像是为了寻找依靠。“唉呀,唉呀,我们离开父母亲大早了。唉呀,唉呀,我们这些可怜的小孩该怎么办呢?”小猪们说。大雁们没有心思去取笑这些可怜的小家伙。“你们的遭遇会比你们想像的要好得多,”大雁们飞过的时候向他们喊道。

 大雁们再也没有比飞过大片平原时心情更舒畅了。他们不慌不忙地飞着,从一个农庄飞到另一个农庄,同家畜家禽开着玩笑。

 男孩子骑在鹅背上飞行在平原上空,想起了一个他很久以前听说过的传说。他记不太清楚了,不过好像是关于一件长外套的故事。外套的一半是用织着金线的天鹅绒做的,另一半则是用灰色的麻布做的。但是外套的主人却在麻布的那一半装饰了许多珍珠和宝石,看上去比用天鹅绒做的那一半还要华丽、漂亮。

 当他在空中看见底下的东耶特兰时,他想起了那块麻布,那是因为东耶特兰是一个大平原,而它的北部和南部则是多山的森林地带。那两块森林高地静卧在那里,在晨曦中青翠夺目,就好像披着一层金色的薄纱,而平原部分不过是光秃秃的耕地,一块接一块地散布在那里,看上去显不出比那灰色的麻布要好看。

 但是人类在这块大平原上过日子肯定很惬意,因为它既慷慨又善良,人类想尽办法去打扮它。男孩子飞在高高的空中,觉得城市和农庄,教堂和工厂,城堡和火车站,像大小不一的装饰品散布在大平原上。瓦房屋顶闪闪发光,窗子上的玻璃像宝石一样在闪烁。黄颜色的道路、锃亮的火车轨道以及蓝色的运河像丝带一样在城市和村落间蜿蜒向前,林切平市围绕着大教堂铺展开来,就像珍珠饰物围着一块宝石,而乡间的院落则像小巧的针和钮扣。这种没有规则的布局看上去却富丽堂皇,令人百看不厌。

 大雁们离开了奥姆山区,沿着耶特运河向东飞行。这里也在为春天的到来做着准备。工人们在加固运河的堤岸并在巨大的闸门上涂刷沥青。

 为了接待好春天,到处呈现出一派繁忙的景象,城市里也不例外。油漆工和泥瓦匠站在屋外的脚手架上装修房屋,女仆们爬在打开的玻璃窗上擦洗窗户。码头上的人们正在清洗着帆船和汽船。

 大雁们在诺尔切平附近离开了平原地区向北朝考尔登飞去。他们沿着一条在荒凉的峭壁上蜿蜒向前的古老山道飞了一阵,这时男孩子突然喊了起来。原来是他坐在鹅背上,一只脚晃来去,把一只木鞋给甩掉了。

 “雄鹅,雄鹅,我的鞋掉了!”男孩子喊道。

 雄鹅掉过头来向地面飞去,这时男孩子看见正在这条路上行走的两个孩子已经把他的鞋子捡了起来。

 “雄鹅,雄鹅,”男孩子急忙喊道“向上飞!已经晚了。我再也拿不到我的那只鞋了。”

 而在下面的路上,放鹅姑娘奥萨和她的弟弟小马茨站在那里正在打量着刚从天空中掉下来的小木鞋。

 “这是大雁们掉的,”小马茨说。

 放鹅姑娘奥萨默默地站了很久,思索着他们刚刚拾到的东西。最后她慢慢地、若有所思地说道:“小马茨,你还记得吗?我们路过鄂威德修道院时曾听说过,有一个农庄上的人曾看见过一个小精灵,他身穿皮,脚登木鞋,跟一个普通的干活汉子一模一样。你还记得吧?我们到威特朔夫勒的时候,有一个小姑娘曾说,她看见过一个脚穿木鞋的小精灵骑在一只鹅的背上飞了过去。我们自己回到老家的小屋那里时,小马茨,我们不是也看见了一个穿着打扮一模一样的小人儿,爬到鹅背上飞走的吗?可能就是同一个小人儿,刚才骑着鹅从这里飞过时把这只木鞋掉了。”

 “对,肯定是的,”小马茨说。他们拿着小木鞋翻过来倒过去,仔细地端详着,因为在路上拾到精灵的木鞋是极少见的。

 “等一等,等一等,小马茨!”放鹅姑娘奥萨惊奇地叫道“你看,鞋的一边还写着字呢。”

 “怪了,还写着字呢,可是这些字太小了。”

 “让我看看!对,上面写着——写着:西咸曼豪格的尼尔斯嚎格尔森。”

 “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等奇妙的事哩!”小马茨说。  M.siReNxS.CoM
上章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 下章